第144章 表演节目

    林宴是在邬以丞那里吃过晚饭才回去的,就吃的是顾妈妈包的饺子,邬以丞一个劲儿的夸顾妈妈的饺子包得好吃,就连甄以瑶也难得多吃了一点。

    从邬以丞哪儿回到家,林宴正好接到了顾笙的视频邀请,他连忙接起来,然后才脱掉外套,打开空调。

    “我刚刚从橙子那儿回来,妈妈让我给他带点饺子,宝贝儿,你吃饺子了吗?”

    林宴到了一杯水坐在了手机面前,顾笙回答林宴说他太忙了,没有时间自己包饺子,只吃了点店里面的已经被本土化了,根本没有那股熟悉的味道。

    林宴既觉得心疼,又觉得有些好笑,连忙安慰道,“没事的,过年的时候你有空回来吗?到时候可以让妈妈给你包。”

    “我们国家过年放假年,但是这边可没有这个节日,应该是不会放假的。”

    林宴一听就沮丧的耷拉下耳朵,但是立马他又原地满血复活,“没事的,你不放假我放假,我可以飞过去看你。”

    顾笙一听,眼睛闪烁,眼神柔和了下来,“嗯,好。”

    林宴就这么盯着顾笙看,他觉着顾笙怎么又变帅了,顾笙其实并没有走多久,但是林宴却有一种顾笙走了好久好久的错觉,他现在无比的思念顾笙,可是再想念顾笙,他也只有忍耐,谁让他已经过了冲动不顾现实的年纪了呢。

    “顾笙,你在那边习惯吗?你以前出过国,应该也还算习惯吧。”

    林宴趴在桌子上,手指轻轻戳中屏幕上顾笙的脸,顾笙眼眸淡淡的注视着他,“都很习惯,就是不习惯身边没有你。”

    林宴的心头一跳,视线立马就被雾气给模糊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好像自从和顾笙在一起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爱哭鬼,顾笙总是能够一句话就把他惹哭。

    林宴声音哽咽的说道:“那……怎么办呢?我不能立马飞到你身边。”

    其实我也很不习惯身边没有你,我想每天晚上被你抱着入睡,想要你每天给我一个晚安吻,清晨被你吻醒而不是被刺耳的闹铃吵醒,我还想念你做的早餐,想念和你一起上班的清晨,想念不用转身就知道你一直在我身后。

    能怎么办呢?当然只有忍耐着,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顾笙看着林宴的眼睛,说:“有空的时候给我写信吧,不用太长,你想写的时候就写,我也写,等到我回来的时候我们交换。”

    林宴的眼睛微微睁大,“好。”

    林宴没有想到自己谈恋爱的时候居然会这么黏糊,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属于比较理智的人,毕竟他心冷,可是顾笙就像是一把火,他是冰,顾笙就让他融化,他是火,顾笙就让他更加热烈。

    异地恋根本不止是什么,我这里天晴你那里下雨,我这里白天你那里黑夜的事情,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未知的恐惧,你在那边是不是有人正悄悄对你好,你有没有一点心动?你看见别人出双入对,心里有没有在想为什么我不在你身边?

    太多太多,林宴只能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如果他连顾笙都信不过了,那这世上就没有谁可以信任了。

    林宴只能让自己埋头工作,林宴不在他身边,他的工作效率更高了,并且学习能力非常强,像是海绵一样不断吸收着知识,对此莫老乐见其成,倒是Drew大师看到之后,接着一次出差的机会,正好和顾笙一起吃了个午饭,提到了林宴现在工作可是拿命在拼,让顾笙自己也加油,小心被自己老婆甩在后面。

    顾笙淡定的喝着下午茶,“他一直都很优秀,他是我的骄傲。”

    Drew大师简直觉得牙酸,他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一脸性冷淡的顾笙谈起恋爱俩居然是这么黏糊的人,情话不要钱的往外冒。

    顾笙他们这边公司的人自然要邀请Drew大师出去聚一聚,他们和中国的饭局不同,喜欢邀请人去夜店之类的地方。

    顾笙刚来的时候被邀请了好几次,后来顾笙的领导邀请他,顾笙不好拒绝便跟着去了一次,只是他全程正襟危坐,谁想过来搭讪,他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宛如一朵高岭之花,顾笙就去了那么一次,直接成了那家夜店的传说之一。

    Drew大师这次过来,自然也被邀请了,Drew大师原本就是外国人,当然很乐意的答应了,还叫上了顾笙,顾笙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顾笙的同事就笑道:“不用叫顾了,顾可是不会去的。”

    “他说他有爱人了,真羡慕顾的爱人,顾对他的爱人可真忠臣。”

    顾笙一直戴着戒指的,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只是装饰戒指,虽然顾笙的气质并不像喜欢带着些的,可是顾笙太年轻了,而且他长得非常英俊,很难想象这样的人早早就结婚了,后来他们多次邀请顾笙去夜店,顾笙才说他已经有爱人了,夜店之类的地方以后不必邀请他了。

    大家顿时不知道是该先为顾笙有爱人这件事震惊还是应该为顾笙如此深情且专一震惊。

    Drew大师摸摸下巴,决定以后给女儿找男朋友怎么也得是顾笙这个标准。

    林宴因为工作的原因更喜欢把戒指用一条项链串上,戴在脖子上,他不喜欢手上有东西妨碍他工作,也就是休假的时候会把戒指取下来戴在手上,所以上次杨修平自然也就没有看到他的戒指,不过杨修平要是看见了,还想勾.搭他那这个人可就真的很有问题了。

    林宴也就是最近才开始把戒指往手上戴,之前很多人都听说林宴有爱人了,还不怎么信,现在看到林宴戴上了戒指,一个个对林宴抱有幻想的男男女女们纷纷表示心都要碎了,又少了一个单身帅哥。

    林宴的日子过得还算是风平浪静,他偶尔也会拿出纸条给顾笙写一些东西,最开始真的只是想随便写写,但是后来却有点停不下来手,什么都想和顾笙说,想和他说那几只流浪猫里有猫又怀孕了,林宴打算找个日子带它们去绝育,流浪猫怀孕实在是太危险了,大的小的都不容易存活,更何况还是在寒冷的冬天。

    还有楼下的包子铺出了新品,他吃着味道还不错,下次等顾笙回来带他去吃。

    邬以丞和叶医生又吵架了,叶医生把邬以丞的肚子都打青了,邬以丞却露出一口白牙说他把叶医生的耳朵给咬出血了,估计要留痕迹。

    到年关了,他很忙,最近没有什么时间和顾笙视频,想和顾笙说抱歉,也没有什么时间给顾笙写信,可能这段时间的信会少一点,让顾笙别介意。

    零零碎碎,全是生活中琐碎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事,但是林宴就是想要告诉顾笙,想要告诉他,快过年了,我可以去看你了,你可以见到活的林宴了。

    “组长,莫老的助理过来说过几天年会的时候每个组都要派出一个节目,让您准备一下。”

    蔡桐敲开门,低眉顺眼的和忙得抬不起头的林宴说道。

    林宴眉峰如聚,“嗯。”

    其实他什么也没有听清,蔡桐却以为他已经传达到位了,根本不知道林宴已经忙得走火入魔了。

    临近年会的时候莫老的助理过来问林宴他们组的节目准备得怎么样了,林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啊?什么?”

    “就是年会啊,每个组都要派出节目,之前我就过来说过了。”

    助理和林宴大眼瞪小眼,“你等下一下,蔡桐,你过来。”

    蔡桐正在忙活,突然被林宴叫到,而且林宴似乎还有些烦躁的揉着头发,蔡桐敏感的玻璃心一下就不好,他又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组……组长……您找我?”

    “嗯,之前你有和我说过年会排节目的事情吗?”

    蔡桐点点头,“说过,您还‘嗯'了一声。”

    林宴这下知道了估计自己忙晕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行吧我想想办法。”

    助理离开之后,林宴才对办公室里的一群人开口道:“手上的活儿都停一停,能歌善舞的出来一个。”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纷纷指着蔡桐道:“蔡桐会弹吉他。”

    林宴转身看向蔡桐,拍了拍蔡桐的肩膀,蔡桐被吓得汗毛直竖,“行啊,你小子深藏不露啊,行了,我们组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蔡桐吓得直摇头,“不不不,不行的,组长,我好久没有弹过了。”

    “没事儿,这就和骑自行车一样,多骑一下就熟悉了。”

    蔡桐还是直摇头,“组……组长……我怕……”

    林宴叹了一口气,“怕屁,到时候我和你一起上去。”

    蔡桐眼睛一瞪,整个办公室的人都震惊了。

    林宴要上台?他要表演什么?

    蔡桐咽了一口唾沫,“组……组长您要表演什么?”

    “你吉他我未必还能去弹钢琴和你合奏吗?就唱歌吧,你们到时候别嫌辣耳朵就行,这事儿是我的过失,自然不能让你一个人负责。”

    顿时林宴的形象在蔡桐和众位的眼里又高大了几分,成熟有担当的男人果然最有魅力,就算是有家室也不能妨碍林宴组里的女孩儿花痴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