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巧遇杨修平

    林宴今年难得运气好一次,居然抽中了奖,虽然只是三等奖,但是好歹算是中奖了,送了一个某牌最新款的手机给他。

    林宴拿着手机很高兴,但是更高兴的是他可以去见顾笙了。

    林宴和顾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和她说了顾笙公司那边不放假,回不来,顾妈妈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是理解的,然后林宴说自己会飞去顾笙那里,估计大年三十的时候没有办法回去,顾妈妈一听不仅没有责怪林宴,反而还很支持他。

    “你们俩感情好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不用担心,你元旦的时候不是刚回来过吗?更何况箫箫还在家呢。”

    “箫箫不和陆洵昭回去吗?”

    顾妈妈一听,笑了笑道:“陆洵昭家里说让他今年先到我们家来,毕竟他以后是要把我们家箫箫娶回家的,自然要把诚意拿出来。”

    林宴闻言,忽然觉得陆洵昭家里的家教一定很严,不过看他们这架势,至少不会让顾箫吃亏就是,林宴倒是放心了不少。

    和顾妈妈打了电话,林宴想起邬以丞那边,便给邬以丞打了个电话。

    “喂,橙子,你过年的时候……”

    “邬以丞过年和我回去。”

    林宴的话还未说完,电话那边就传出了一个冷质的声音,是叶筵之的。

    “叶医生?”

    “嗯,是我。”

    林宴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的确拨的是邬以丞的电话号码,不过他们俩不是还在吵架吗?

    “叶筵之,你拿我手机干嘛!还给我,真是给你胆儿了!”

    手机那边忽然传来了邬以丞的声音,一番嘈杂的声音之后,手机换成了邬以丞来听。

    “刚刚叶筵之那个傻逼私自拿我的手机接听,他说什么你都别管。”

    “哦……你过年回S省吗?”

    邬以丞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应该要吧,我带甄以瑶回去看看沁姨。”

    “你去S省做什么?不是说了和我回家吗?”

    “我和你回家?大过年我找打啊?你爸看见我的脸估计就把我往外轰。”

    “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叶筵之,你拿什么和我保证。别忘了,昨天你妈才让你去相亲呢。”

    林宴隔着电话听见邬以丞和叶筵之又吵起来了,他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俩人可真是艰难险阻,困难重重。

    林宴正打算挂了电话,另外找个时间再和邬以丞说,就听见了那边砸东西的声音,然后手机通讯就被挂断了。

    估计又打起来了,林宴看了看手机,并不以为然,因为这俩人吵架打架实在是太频繁了,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林宴才知道,这一次他们俩吵架有多厉害,邬以丞气得把叶筵之打得鼻青脸肿,然后给了自己一刀。

    当然这是后话,林宴现在正准备着去顾笙那里的事情,他准备给顾笙一个惊喜,晚上视频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顾笙,他要过去了,而是照常和顾笙聊天。

    “我今年运气特别好,中了奖哦。”

    林宴将他的新手机放在摄像头面前给顾笙看,“你看,三等奖,就是这个手机。”

    顾笙看见林宴雀跃的模样,也不由跟着嘴角上扬,“恭喜你。”

    “哈哈,真难得,一定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以前就从来没有中过奖,一直都倒霉透了,但是今年我却中奖了,想来想去都是因为身边多了一个你。”

    林宴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顾笙,顾笙的心头一震,“那我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幸运。”

    “你这是说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林宴看着视频那边的顾笙问道,顾笙低垂眼帘,温柔的看着他,“嗯,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林宴噘嘴道:“你这个骗子,明明你现在就不在我身边。”

    顾笙不慌不忙的回答他,“我的心一直在你那里啊。”

    林宴嘴角忍不住上扬,“油嘴滑舌,顾笙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你不喜欢吗?”

    林宴回望着顾笙清浅的眼眸,“喜欢,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顾笙眉眼都柔和了下来,“真想吻你。”

    林宴的耳朵一热,和顾笙的视线一碰上,眼神便变得缠.绵起来。

    林宴沉默了顾笙却开始像个十足的流.氓一样,一句句的逼问林宴,“最近有自己摸吗?”

    林宴猛地抬起头,看见顾笙用他那张禁欲十足的脸问出如此下.流的话,他震惊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林宴撇过去头去,顾笙却是步步紧逼,一点都不肯退让,“有吗?林宴,回答我。”

    顾笙强势的语气让林宴的肩头一阵颤抖,他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回答道:“有。”

    “想着我吗?”

    林宴觉得他说的是废话,不是想着他,还能想着谁。

    “嗯。”

    林宴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顾笙却继续问道:“有自己摸过后面吗?”

    林宴猛地抬起头,面色通红,“当然没有!”

    顾笙的无框眼镜反射出寒光,“真的没有吗?”

    林宴忽然有一种自己是被审问的犯人的错觉,他咽了一口唾沫,“就……洗澡的时候……摸了一下……然后就算了……”

    “嗯?为什么算了?”

    林宴将头转到一边,耳朵到脖子全都红透了,“就……就……”

    “什么?”

    在顾笙步步紧逼下,林宴最后豁出去的说道:“因为不是你,所以没感觉啊!”

    林宴用双手捂住了自己涨红的脸,他都说了些什么啊!他这个年长的哥面子还要不要了。

    顾笙却是在视频另一边扬起了嘴角,声音有些低哑的说道:“昨晚梦见你了,废了一条裤子。”

    做春.梦这种事情本来很正常,但是不知为何从顾笙的嘴里说出来,林宴就觉得耳朵和脸乃至脑子都要烧起来了。

    明明他们俩是情侣,什么事情都做过了,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说过了,他偏偏还是会莫名其妙的脸红心跳。

    林宴觉得自己实在是弱爆了,看看顾笙,明明比他还要小一岁,但是不要脸起来,脸不红气不喘,十分淡定。

    调.戏了林宴的顾笙还不知道这个人马上就要到他面前让他不仅要换裤子,还得换床单。

    林宴一早起来觉得自己有点小感冒,他找出感冒药在吃了早饭之后服下,为了防止自己感冒加重,林宴把自己裹得非常严实,然后给顾妈妈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去机场了。

    巧合的是林宴在飞机上碰见了意想不到的人,自从A市一别再也没有见过的杨修平。

    原本这人是坐在林宴前面几排,但是当他看见林宴之后,立马找到林宴旁边的人商量说可以换一下位置吗,那人觉得没什么就答应了。

    林宴却不是很想和这人有什么交集,毕竟陆洵昭的侄子还被他骗了,虽然他现在还不是很喜欢陆洵昭,但是也算是半只脚踏进他们家们的人了。

    “杨总监,真是巧,你这是?”

    “探亲,没想到居然能够遇上你,真是缘分啊。”

    林宴笑而不语,谁要和你有缘分。

    杨修平似乎是很高兴能够和林宴巧遇,他一直试图和林宴找话题,林宴却是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说自己想要睡一会儿。

    林宴的确身体不适,他发现自己的感冒好像加重了,找空姐要了一条毯子之后林宴便睡了。

    杨修平有些惊讶于林宴居然真的就这么睡了,自己好歹比他职位要高,就算不是一个公司的,但是能多个关系就是多条路子啊。

    林宴睡着的时候,脸看起来特别稚嫩,就像是十几岁才上大学的大学生,而且因为没有上班,所以林宴的衣着打扮比较年轻,羽绒服居然还是果绿色的,不过幸好他长得好,所以衬得起。

    杨修平咽了一口唾沫,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的几个男朋友,年龄是真的比较小,但是一个个心思可复杂着呢,倒是之前那个,二十出头的年纪了,心思还很单纯,要不是那男孩儿的叔叔多管闲事,早就弄到手了。

    他眼光高,喜欢长得好看的,最好还是那种清纯款的,这就比较困难了,所以杨修平相较于圈子里别的人来说算是干净的。

    他看了看睡着的林宴,觉得心头痒极了,像是有蚂蚁在爬。

    林宴睡醒之后觉得脑子有些昏沉沉的,他让空姐给他倒了一杯热水,飞机餐也没有食欲,因为是空腹所以他也不敢吃药,只要等到下飞机了再说。

    “你不舒服吗?脸色看起来好差。”

    杨修平有些担忧的看着林宴,林宴摆摆手,笑道:“多谢杨总监关心,有点感冒而已,不妨事的。”

    “你是去旅游吗?”

    “不是。”

    林宴捧着杯子的手指上反射出一道银光,杨修平这才注意到林宴的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我是去探望我爱人的。”

    杨修平瞪大了眼睛,林宴有爱人了?

    他的喉咙发紧,有些艰涩的吞咽了一口唾液,难以置信,林宴居然有爱人了,他不是gay?

    “哦……这样啊,你这么年轻居然已经结婚了。”

    杨修平觉得自己的嗓音有些走调,他有些失望,林宴居然不是同类人,他看走眼了,而且林宴已经结婚了,他连睡一次林宴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宴闻言笑而不语,杨修平却是当他默认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