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恰同学少年(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叶筵之父亲的秘书找到他,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知道他在学校里和邬以丞谈恋爱的事情,如果不想邬以丞出事,就乖乖出国去。

    叶筵之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他父亲的秘书却告诉他,他是他父亲的亲儿子不要紧,但是那位邬以丞同学和他可不一样,邬以丞家里很困难,家里全靠邬以丞打工挣钱,而且已经高三了,他父亲轻而易举就可以让邬以丞连大学都念不了。

    叶筵之知道他父亲说得出就做得到,毕竟当初他父亲也是这样逼迫他姐姐和他姐夫分开的,只是他姐姐没有遵从他父亲的意愿,和他姐夫私奔了,他姐夫是个老师,他父亲根本看不上对方,动用了点关系就逼得他姐姐和姐夫离开了这座城市,只是后来他姐姐和姐夫生活困难,他姐姐的身体原本就不是很好,再加上他姐姐怀孕了,最后生产的时候一尸两命。

    他随身携带的那条项链就是他姐姐留下的,是他姐夫刻意拿过来给他的,之后没有多久,他姐夫自杀了。

    叶筵之深知他父亲有多么的冷血无情,他答应了秘书,说他和邬以丞告别之后就和他走。

    只是叶筵之没有想到这个道别居然演变成了一场欢好,他把邬以丞上了,也真正认清了自己的心思,即便他再不愿意承认,他也是真真切切的喜欢上了邬以丞。

    他将邬以丞背回了家,然后留下了那条项链。

    留下项链的初衷是什么,叶筵之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许是希望邬以丞不要忘记他,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八年后重逢,他没有想到还能够和邬以丞再续前缘,而他被邬以丞上了之后他发现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好像只要是邬以丞,怎么都可以。

    可是碍于他父母的缘故,叶筵之并没有打算和邬以丞有什么具体发展,那只会害了邬以丞,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没有想到邬以丞会跑到抗灾前线去找他,也没有想到邬以丞会为了救他差点丢了命,那一刻他真的什么也不在乎了,只要这个人能够好好活着,如果他想和自己在一起,那么他就不顾一切的和他在一起。

    “你那个小学弟最近怎么没有联系你了?”

    邬以丞拍拍叶筵之的肚皮发现居然都是腹肌,一个文文弱弱的医生居然有腹肌,他不爽的多摸了几下。

    “范阳吗?他又出国去了。”

    “他怎么走了,我倒是觉得他挺可爱的。”

    叶筵之把邬以丞压在身下吻,“不准想别人,说起来挺巧的,他就是当初我在S省借宿的那家人的儿子,很早就出国去了,他们当年对我挺好的,至少比我爸妈好,所以我每年过年也会去拜访他们。”

    邬以丞愣了下一下才反应过来叶筵之是在和他解释,他抬手捏了捏叶筵之的脸,“解释什么?这有什么,你这些年难不成还自己擦枪不成,多正常啊。”

    叶筵之没有说话,邬以丞挑了挑眉,“哈哈哈,不会吧,你难不成还为我守身如玉不成?”

    叶筵之捂住他的嘴,眼神幽深的看看他,“你难道有别人?”

    邬以丞拉下他的手,“那当然,知道我们部队里最不缺的就是男人吗?有一次去别的军区模拟训练的时候,晚上他们那边有一个队长摸到我床上,让我干他一炮呢,啧啧,那屁股可真紧实。”

    叶筵之的眉头越皱越紧,一口白牙生生要咬碎去。

    邬以丞见叶筵之不说话,拍了拍他的脸,“怎么?生气了?”

    叶筵之摇摇头,“没有。”

    “还说没有,这脸都快拉成马脸了。”

    叶筵之抿了抿唇,“都是我自己作的,我有什么资格生气,怪我太胆小,怪我太懦弱,也怪我太爱面子。”

    “得了吧,你那时候都还没有成年,十几岁能干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打算和我私奔不成?估计还没有跑出省就被逮回来了。”

    叶筵之知道邬以丞是在安慰他,可是他就是这么没有用,就算是长大了,他也没能好好保护邬以丞,甚至连他心安都做不到。

    叶筵之将头抵在邬以丞的肩头,邬以丞抱住他的头,亲了亲他的耳朵,“没有别人,只有你,从头到尾都是你。”

    叶筵之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入眼的便是邬以丞那灿烂的笑容,恣意洒脱,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是那个巷子里那轮明月下那个桀骜不驯的少年。

    “真的?”

    邬以丞看着叶筵之这幅傻愣愣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真的,真的,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老子初吻都是给的你,满意了吧?”

    叶筵之的脑子顿时当机了,“可是,你当时不是说你……”

    “说说说,说什么说,记性那么好干什么?吵架的时候好翻旧账吗?”

    叶筵之摇摇头,然后抱住了邬以丞,“真好,从始至终都只有我们彼此。谢谢你还愿意爱我这么一个混蛋。”

    邬以丞翻了个身将他压在了身体下面,“那么小混蛋,还不快好好伺候爷,爷今晚高兴了,重重有赏。”

    叶筵之看着上方的邬以丞,忽然拿出一枚戒指,那是在顾笙和林宴结婚典礼上被邬以丞拒绝的戒指,“那么可以请爷赏我,一生到老吗?”

    邬以丞掀起遮挡叶筵之的布料,感受了一下他的腹肌,锋利的牙齿宛如可以咬碎敌人的咽喉,却像是和叶筵之玩闹的小猫一样,用牙齿磨着他的喉结,“可以,把爷伺候高兴了,小美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叶筵之抓过邬以丞的手,像是害怕他反悔一样,把那枚戒指戴了进去,他牵着那戴着戒指的手,在戒指上落下一个吻。

    “邬以丞,我们结婚吧。”

    邬以丞看着叶筵之虔诚的目光,低头吻过他的胸膛,“你确定?如果我答应了,而你背叛了我,我可是会杀人的。”

    叶筵之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他抬手触碰到邬以丞的脖子,那是人类最脆弱的地方,邬以丞这种接受过训练的人只要别人有意图碰上他的脖子,他就会立马反应过来掰断对方的手,但是他对于叶筵之的触碰毫无反应。

    叶筵之目光清冽,眼神深沉,“可以,如果我敢背叛你,你尽可以杀了我,邬以丞,我爱你,你说你这种人上不了天堂,那就带我一起下地狱吧。”

    邬以丞怔忪了片刻,露出了笑容,他没有直接回答叶筵之,而是低头亲吻上了叶筵之的嘴唇。

    明明刚才雨疏风骤,这会儿皮肤一接触到,就立马像是干柴烈火,噼里啪啦的燃了起来。

    邬以丞利用他优秀的体能镇压了叶筵之许久,叶筵之虽然平日里有注意运动,但是根本没有办法和邬以丞这个退役特种兵抗衡,这种情况明显表现在他们俩的床上还有他们俩吵架打起来的时候,叶筵之往往都是吃亏的那个。

    就像是他把邬以丞翻来覆去的烙饼之后,邬以丞可以再跑过来烙他,但是如果是邬以丞先把他烙过之后,他就没有办法再去动邬以丞了。

    “别……别留痕迹……我还要上班……”

    叶筵之不明白为什么邬以丞之前已经被他弄过一次了,为什么还能这么有劲儿的弄他。

    而且邬以丞这人简直是拔X无情,自己在旁边抽着事后烟,让他自己在旁边像个废人一样,还不得不一瘸一拐的进浴室去清理。

    “渣男。”

    叶筵之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脖子,红艳艳的一片,忽然有点怀疑自己这婚是不是求错了。

    叶筵之洗完澡回来往邬以丞旁边一躺,完全不想动弹。

    “你妈刚刚给你打电话,我给你接了。”

    “嗯,她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她说她给你介绍了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孩儿,让我识趣点赶快离开你,还说要给我十万块。”

    叶筵之闻言皱起了眉头,拉住了邬以丞的手,邬以丞毫不在意的开口道:“不是我说你也太便宜了,十万块就打发我了。”

    叶筵之愣了一下,“我在瑶瑶学校附近买了一个房子,离你上班也近,我们搬过去吧,瑶瑶的学费不便宜,我不想你太累了……”

    叶筵之解释着生怕自己让邬以丞觉得自己是在拿钱伤害他的自尊心了,但是邬以丞却轻松的点头,“好啊。”

    叶筵之一副完全没有回过神的样子,傻愣愣的看着邬以丞,邬以丞笑了笑,“你不是已经和我求婚了吗?以后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还是我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叶筵之剧烈的摇着头,“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请把我带回家吧。”

    邬以丞哈哈大笑,拍了拍叶筵之的屁股,道:“准了!”

    叶筵之痛得闷哼一声,心里不禁郁闷的想:果然是渣男。

    做人嘛,就是要有来有往,叶筵之也礼貌的拍了拍邬以丞的屁股,邬以丞龇牙咧嘴的看着他。

    叶筵之云淡风轻的伸手关灯,“晚安。”

    邬以丞看着叶筵之盖上了被子,闭上了眼睛,忽然觉得自己遇见的果然是个人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