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度蜜月

    林宴和顾笙的蜜月旅行去了日本著名的温泉之乡——伊豆。

    “之前我看川端康成的文章里说到伊豆是日本历史的缩影,一直想去看看,特别是温泉。”

    林宴坐在飞机上一直说不个不停,顾笙坐在他旁边听着,时不时附和他一下。

    他们来到正是时候,恰逢樱花盛开,不少前来观赏樱花盛开的游客,林宴和顾笙挤在里面,差点被人群冲散。

    “还是我牵着你走吧,一不注意就不见了。”

    顾笙牵着林宴的手,林宴吐了吐舌头,没办法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

    去往住宿地点的路上两旁的路上正是满开的樱花,风一吹漫天樱花飘落,落在两人的头顶和肩膀上。

    “真漂亮。”

    林宴不禁感叹道,顾笙点点头,林宴立马拉着他拍了不少合照,又拜托路人帮他们俩拍了合照,背景正是满开的樱花,两人站在一起笑靥如花。

    “谢谢,麻烦你了。”

    那被林宴拜托拍照的女孩儿笑了笑用英语说道:“你们俩真般配。”

    林宴愣了一下,笑道:“谢谢。”

    女孩儿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真的是一对,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看着他们俩离开的背影。

    “刚刚那个帮我们拍照的女孩儿说我们俩很般配呢。”

    林宴走在顾笙的身旁,一边翻看刚刚的照片一边和顾笙说话。

    “嗯,天造地设的一对。”

    林宴听见顾笙丝毫不害臊的这么说,抬头对顾笙说:“你可很是很不要脸了。”

    顾笙故作无辜的看着林宴,“难道不是吗?”

    林宴自然是不可能否认的,“对啊,我们俩最般配了。”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就到达了住宿的地方,他们下榻的是温泉旅馆,自己那个房间的庭院里就有一个露天小温泉,当然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去泡大浴池。

    老板娘是个五十多岁的女性,穿着素雅的和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非常有气质,一点都不像是五十多岁。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林宴将行李放下,地板是榻榻米,整个房子的风格十足的和风。

    “这个桌子好矮啊,长期这么吃饭不会觉得累吗?”

    林宴看着一会儿他们吃饭的桌子摸了摸下巴说道。

    顾笙正在整理行李,闻言解释道:“一般人在家里吃饭还是和我们一样的。”

    林宴点点头,然后走向露天的温泉,上面还冒着蒸腾的热气。

    “哇,泡起来一定很舒服,而且还是露天的,晚上还可以看月亮。”

    顾笙将行李整理完毕,抬头便看见林宴拿着手机到处一通拍。

    “你不累吗?过来休息一下吧。”

    林宴拍得正起劲儿,哪里觉得累,连连摆手对顾笙说:“我不累,这里好漂亮啊,我今晚要在这里泡澡。”

    顾笙笑而不语,打开手机一看,顾妈妈给他发了消息问他们到了没有。

    顾笙给顾妈妈回复了消息,只是一会儿的时间,他的朋友圈就被林宴刷屏了,他发了好多张照片,还有他们俩的合照。

    邬以丞他们纷纷表示这狗粮我不吃。

    “哈哈哈,你看昭君给我回复的,他说他认识的情侣里面就我们俩发狗粮最凶猛。”

    林宴跑过来将手机拿给顾笙看,顾笙看了一眼,道:“我们俩是夫夫,不是情侣。”

    “你说得对,我回复他。”

    林宴便坐在他旁边回复起赵军,顾笙几乎已经预想到了赵军会如何的想要踢翻这盆狗粮。

    六点钟的时候,旅店的工作人员准时的送来了晚餐,晚餐非常精致,纯正的日式料理。

    “等等,我要先拍几张。”

    顾笙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传染给林宴的这个习惯,他怀疑是顾箫也怀疑是秦柔,还怀疑是常欢意。

    “真漂亮,我都舍不得吃了。”

    林宴话音刚落,顾笙的筷子就下去了,丝毫不犹豫的夹了起来然后放进了嘴里,林宴望着顾笙,忽然有一种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感觉。

    纵然这些食物做得再精美,估计在顾笙的眼睛里就是普通的食物而已。

    “还不错,很新鲜你尝尝。”

    顾笙完全没有意识到林宴心里的一番感慨,给林宴夹了食物放在碗里还推荐了一下他觉得味道不错的。

    林宴这顿晚餐吃得很满足,颇有些意犹未尽,他不挑食什么都吃,所以对于这些平日里不怎么吃到的美食越发的喜爱。

    吃过晚餐之后,顾笙和林宴准备出去走走,消消食,顺便观赏一下伊豆的夜景。

    夜晚的樱花树倒映在河面上,暖色的灯光下水波粼粼,十分美丽。

    夜晚的人流量不少,顾笙牵着林宴的手以防止他走丢了,他们俩旁若无人的牵着手,即便偶尔有人侧目而视,他们也当做没有看见,好像天地之大,眼里却只有彼此而已。

    “我以前听说樱花树下埋着尸体,你说是真的吗?”

    林宴转过头对顾笙说道,顾笙牵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回答他,“你一定要这么毁气氛吗?”

    林宴笑了笑用自己的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

    林宴拉着顾笙拍了很多照片,顾笙看着他的笑脸,嘴角也不由跟着上扬。

    等到林宴玩累了,两人才慢慢往回走,夜晚的风轻轻吹拂着林宴的脸庞,他闭上眼睛鼻间全是鲜花的馨香。

    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的玩过了,之前一直有工作忙个不停,这次好不容易借着和顾笙度蜜月出来玩,虽然两人在亲朋好友面前做了见证,但是说到结婚证,并没有,可林宴一低头就可以看见顾笙牵着他的手上的戒指,顿时眼神柔和了下来。

    这对于他们来说大概就是结婚了,虽然没有那一张纸,可是他们在亲朋好友面前做了证明,而且彼此心里也是真心实意的把对方当做共度一生的人来看待的。没有那一张纸也没有关系,他们会紧紧抓着彼此的手,走完余生。

    林宴拿着浴衣打算去泡温泉,本来想问顾笙要不要一起去,结果顾笙正在打电话,便没有叫他。

    林宴的脚一踏进温泉里就感觉到非常的烫,但是也不是那种会烫的你跑出去的热度,他坐了下去靠在温泉的石壁上,仰着头喟叹一声,感觉浑身经脉都被打通了。

    天空像是一块幕布,林宴仰着头,感觉身心舒畅,他倒了一杯清酒在天青色的酒杯里,浅浅的呷一口,实在是惬意。

    顾笙平日里是禁止他喝酒的,但是这酒暖过,喝下去只觉一股热流滑过,从里到外都暖和了起来。

    泡了一会儿顾笙走了过来,他腰上围着白色的浴巾,露出肌理分明的上半身,水雾中林宴看见顾笙漂亮的肌肉线条和他取下眼镜之后那稍显凌厉的五官。

    林宴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泡久了的缘故,他感觉自己浑身滚烫,就连脸都开始发烫。

    顾笙刚下来,他便站了起来,“我去醒醒酒,有些晕。”

    “怎么了?没事吧?”

    顾笙关切的问道,他伸过手扶住林宴,林宴只觉顾笙的手碰到自己的地方都像是带了电流一般酥酥麻麻的。

    “我没事,大概是泡久了。”

    林宴赶忙从温泉里往岸上走,顾笙看着林宴在水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形,清浅的眸子,闪了闪。

    林宴走到房间里面将自己身上的水渍擦干,然后穿上浴衣,他一个和浴衣斗争了老半天就是绑不好角带,直到一双手出现接过了林宴手里的带子。

    顾笙的身上还蒸腾着热气,林宴怕他感冒了连忙催促他去换衣服,自己来就好,顾笙却是非常熟练的帮林宴绑好了角带,再帮他整理了一下浴衣。

    林宴转过身去的时候顾笙正在穿自己那身浴衣,顾笙的浴衣是藏蓝色底,白色花纹,花纹很素雅,像是竹叶之类的。

    顾笙的身形高大颀长,没有戴眼镜的时候五官凌厉,因为刚刚泡了温泉,所以他额前的碎发沾上了水汽,顾笙随手将那些凌乱的头发撩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林宴咽了一口唾沫,紧了紧拳头,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

    顾笙真好看。

    心里想着顾笙真好看的林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在顾笙的眼里是何等的诱.人,就像是春天里含苞待放的桃花,吐露出馨香的花蕊。

    林宴的浴衣是纯白色的底,上面印着蓝色的花纹,大概是因为刚刚喝了酒,又或者是在温泉里泡久了,他的面色酡红,眼睛里带着水雾,不管是嘴唇还是眸子都带着撩人的水光。

    额前的碎发坠着水渍,当他看过来的时候,顾笙的心头一跳,强忍着往他全身四散开来的热流,一步步走向林宴,他倒了一杯清酒,对林宴说道:“那晚我们俩还没有来得及喝合卺酒,现在补上,不过刚刚你已经喝了不少,不能再多喝,你就和我共饮这一杯吧。”

    林宴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他看见顾笙将那杯酒倒进了嘴里,然后唇上便传来一阵温热,顾笙捏住他的下巴让他被迫张嘴,一股醇香的酒气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顾笙将酒渡了过来,没有来得及咽下的酒顺着他的嘴角滑进了他的衣领里,顾笙按着他的肩头,与他唇舌勾/缠。

    至于这杯合卺酒到底是个什么滋味,林宴尽数不知,他像是醉了,又像是醒着,他只知道自己心里很快乐,他冲顾笙笑着,顾笙便回吻了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