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我大哥真的死了么?

    陆婷婷吓得闭上了双眼。

    她认识小哥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骇人的一面。

    以前她一直都把他当成少年看待,因为他们年纪相仿。

    可眼下看着最真实的他,她才恍然惊觉,这个男人是响彻国际的存在。

    他是枭雄,是真正的男人,不是那个在她面前可以表露出柔情的少年。

    薛敏今日必死无疑了,因为她劝不住他。

    至于其他人,就更不敢阻止了。

    薛敏的瞳孔在剧烈收缩着,一连串的尖叫声从她嘴里溢出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错了……”

    一股不明液体在地面蔓延开来,明显是她经不住这样的刺激,直接吓niao了。

    ‘滴滴滴’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冲了过来,停在了小哥面前。

    车里的人没有下来,一道清冷的女声在寂静空旷的街道上响起。

    “小哥,她好歹是修罗门分部堂主的女儿,你就这么将她给杀了,无法向薛堂主交代,

    我要是你,我就将她扔进慎刑堂,让她进去好好体验一下咱们修罗门制定出来的刑法,

    你这一枪下去,她当场就得毙命,既会给你带来麻烦,也没让你出了心里的那口恶气,不值。”

    小哥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缓缓收回了手里的枪。

    不是他想通了大发慈悲,而是江酒开口了,他必须得这么做。

    今日换做别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好使,哪怕陆婷婷求情,他也不会听。

    但江酒开口就不一样了,他尊她敬她,她说的每一句话,下达的每一个命令他都会遵守。

    陆婷婷感受到周身的戾气在渐渐退散,不禁松了口气。

    她有些艰难的抬手,握住了小哥仍旧在轻颤的手掌,靠在他怀里,低语道:“我好累,睡会儿。”

    小哥彻底从狂暴的杀气里清醒过来了,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车子走去。

    “将这个女人扔进慎刑堂,让他们好好招待招待她,如果薛堂主有什么异议,让他亲自来找我。”

    左右几个黑衣保镖连忙应是,踱步朝薛敏走去。

    小哥又补充道:“今日所有参加行动的人,全部都扔进慎刑堂,一个都别跑了。”

    “是。”

    小哥抱着陆婷婷钻进了车厢,然后猛地拉上了车门。

    将陆婷婷放在座椅上之后,他连忙对江酒道:“姐,你帮我看看她的伤,她流了很多血,很多血。”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都在轻轻颤抖。

    江酒握住他的手,安抚道:“我在这儿,她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赶紧冷静下来,想想后续怎么安排,别因为一点小事就乱了分寸。”

    说完,她附身开始检查陆婷婷的伤势。

    “帮我把她的嘴掰开,我先倒一点止血散进去,给她止住血再说。”

    陆夜白连忙上手,轻轻将她的嘴唇掰开了。

    小丫头的舌头上还有鲜血不断地渗出,满口全是浓郁的血腥味。

    看着妹妹如此狼狈的样子,他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意。

    楚家是吧,一个月后将不复存在。

    江酒从口袋里掏出备用的止血药,倒进陆婷婷嘴里后,又帮她擦干了下巴上的血渍。

    小哥在一旁提醒道:“小腿后还有一粒飞镖,插得虽然不是很深,但伤了动脉,一直在流血。”

    江酒连忙蹲身,用匕首将她裤腿给割破扯开了,看着嵌进肉里的飞镖,脸色渐渐沉了下去。

    “我还以为她只咬了舌,没想到还中了镖,刚才不应该拦着你的,那女人该死。”

    小哥伸手就去推车门,“她还没走,我去毙了她。”

    江酒瞪了他一眼,“越是这样,你越应该让她好好体验一下慎刑堂的刑具,死太过便宜他了。”

    说完,她重新坐回了对面的椅子上。

    小哥蹙眉看着她,伸手一指陆婷婷小腿上的飞镖,“不把它拔出来么?”

    “插在动脉上,这一拔出来,血管绝对破裂,车上没有针线缝合,无疑是在杀她,赶紧回基地吧,得动手术取出来。”

    “……”

    这时,陆婷婷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了。

    看到江酒的那一刻,她的眼泪又哗哗地往下掉了。

    “嫂,嫂子……”

    江酒握住她的手,淡声道:“舌头疼就别开口了,等伤养好了再说。”

    陆婷婷哭道:“我大哥真的死了么?”

    “……”

    江酒下意识朝陆夜白看去,才惊觉他脸上戴了面具,陆婷婷没认出来。

    不过没认出也好,这丫头心思单纯,如果告诉她陆夜白没死,可能消息会从她口里泄露出去。

    倒不是担心她会出卖他们,而是她实在太单纯了,有心之人挖个坑一套话,立马得现形。

    “嫂子……”

    江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我来海城,就是替你大哥报仇的,是陈媛对她下了毒,这笔债,我会从她身上讨回来。”

    陆婷婷眼中的希翼渐渐退散了,一下子哭得更凶。

    江酒看向小哥,悠悠道:“交给你了,我现在没心情哄人。”

    “……”

    她确实没心情,一想到白开在海瑾身上下了煞血青,她就头疼。

    药引。

    她要怎么从那家伙手里拿到药引呢?

    …

    同一时刻。

    某休闲会所。

    海涛豁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什么,行动失败了,人被救走了?”

    黑衣保镖战战兢兢地立在门口,抖着声音回复,“是,是的涛少,福利院也在东郊,当小哥察觉到不对劲时,从东郊私人机场一下子杀到了……”

    不等他汇报完,海涛直接冲到安琪面前,狠狠甩了她几耳光。

    “蠢货,谁让你将陆婷婷引去东郊的?你不知道修罗门的副门主被楚家主引去了东郊么?”

    安琪吓得大气不敢出,捂着火辣辣的脸蛋,怯生生地道:“我,我也不知道楚家主将人引去了东郊啊,

    再说了,陆婷婷她只赞助了一家福利院,刚好就在东郊,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凑巧的事啊。”

    海涛气得青筋暴突着。

    如今楚雄那废物已经开始闹了,他若再不将人给他送过去,那蠢货一定会搅乱他们所有计划的。

    “事是你搅黄的,那你就替她去承受楚雄的报复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