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恨铁不成钢

    秦简亦得知云依人生下了孩子,有些意外,得知孩子不见了,他更是笑了,“孩子不见了就误会是你给拿走了?这群人是什么人啊!”

    司空凌川抿着唇,“你派人去找找孩子的下落。”

    秦简亦觉得自己听错了般,“你要我去找孩子?他们误会你把孩子给抢走了,你不生气,反而还要替他们去找孩子?司空凌川!你什么时候这么犯贱了!”

    秦简亦对司空凌川越来越恨铁不成钢。

    司空凌川表情有些凝重,“你知道孩子在谁手上,不是吗?”

    有谁会无聊到去把孩子给拿走?不是他,那么就只会是和云依人争锋相对的人。

    “不管孩子在谁手上,都不关我们事!”秦简亦冷讽,“而且又不是你的孩子,孩子谁手上重要吗?”

    “重要!那是云依人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孩子被人伤害。”说到这,他声音卡了一下,“而且她要是知道孩子没了的话,一定会很伤心。”

    “反正我不会提她去找小孩,不是有时擎酒吗?用得着我们?”秦简亦就看不惯。

    司空凌川已经被她害得这么惨了,之前有多么讨厌司空凌川,不想看到他,现在一有什么事,就上赶着找他帮忙?

    “秦简亦,你是不是找死啊你?”他踹了他一脚,“别磨磨唧唧,快点去找!”

    “不去。”秦简亦今天就算是死在他手上,也不可能帮着云依人和时擎酒去找孩子。

    说着,他起身,离开了,没有一点谈话的余地。

    秦简亦离开后,打了一通电话给云依人,他说,“孩子不在司空凌川那,你要找别找他去!”

    “那孩子在哪?”

    秦简亦冷冷的说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说孩子是被司空凌川给抱走的?无凭无据就找他去要孩子,云依人,你脸皮倒是挺厚啊!”

    说着,他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的云依人望着天花板,眼睛一片花白。

    孩子真的不在司空凌川那吗?可除了司空凌川还有谁会平白无故的把她的孩子给拿走了?

    云依人接到秦简亦的来电话吧,就莫名的有些担心。

    她怕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

    想到这,她不顾自己的身体起身,却不想费森连忙走了过来,“夫人,你别担心,少爷去找孩子了,你现在身体不好,得多静养着。”

    “你觉得我这样还能坐得下去吗?”

    “可你现在在坐月子!若要是月子没坐好的话,会落下病根的。”费森着急的说,坚决不准云依人出去。

    云依人红了眼,“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我这身体算什么?”

    费森听闻,怔了正,随后说,“少爷已经去找司空凌川了,相信用不到多久,少爷就能把孩子给抱回来了,你千万不要着急。”

    云依人没说话,不过却把手给伸了出来。

    费森有些不太懂。

    云依人斜了眼他,“手机,我要打电话给时擎酒!”

    费森听着也不敢怠慢,连忙把手机掏出来给她,然刚想到她有手机,不想她猛地拿起麻醉针打在他手臂上,来不及嘱托,亮眼一黑,便昏了过去。

    云依人早有准备,看来她这准备还是用得到的。

    云依人艰难的出了病房。

    自然秦简亦打了电话给她,她大概已经确定孩子确实不在司空凌川手上,她也才猜出来了,肯定是被辛小语给拿走了!

    想到这,云依人的脚步迈得越来越大,完全不顾自己不便的身体。

    可能是走得急太过担心,双腿疼得厉害,可此时的她哪还有闲工夫停留?

    进了电梯……

    忽然,她发现走过的路流了一地的血。

    她昨日才生了孩子,身体还没有复原,她盯着满是鲜血的裤子,终究是红了眼。

    她只能躺在床上,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没下落吗?

    电梯嘀咚一声,到了一楼。

    她没出去,因为她痛得走不了路,不知何时,一个坐着轮椅的人推到她面前。

    有些熟悉,云依人抬眸一看,是宁妄然。

    他身边还跟着厌笙,两人似乎是知道了她的消息,特意过来看她的。

    云依人没出声,无声的落下了眼泪。

    “听说你生了孩子?恭喜。”这么久没见,她要消瘦了。

    云依人别过脸,不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被他看到,“谢谢。”

    “孩子丢了?”他问。

    这样的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应该是躺在床上坐月子,可成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

    除了孩子之事,怕是没有什么能动撼到她的心,而且他过来的路上,也听说了她孩子不见的事。

    云依人没说话,她不知该如何解释。

    “你回病房躺着,孩子的事我会找人给你解决。”

    云依人眼里燃起了希望,声音沙哑的问,“真的吗?”

    “自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觉得是辛小语把孩子给抱走了,你可以从她身上找。”

    “你不知道吗?”宁妄然望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蛛丝马迹,可她一脸的茫然,“辛小语早就被时擎酒给发配出了中国。”

    云依人听闻,诧异,“怎么回事?”

    “很早的事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死没死,反正已经没了消息。”

    也就是说,她的怀疑是错了?可若不是辛小语的话,那会是谁了?想到这,她问,“那你知道孩子被谁给抱走了吗?”

    “不清楚,不过你不用担心,相信用不了多久,孩子会回来的。”

    云依人听着宁妄然给自己保证的话,有些不信,可如今的她,也只能这么祈祷。

    一想到那瘦弱的孩子,她红了眼,眼泪忍不住要掉下去。

    宁妄然斜了眼站在身后的厌笙,“还不快把她给待下去?”

    厌笙看了眼脸色苍白,完全没了生气的云依人,淡淡的说了一句,“是。”

    云依人刚说不用,不想厌笙靠近她,一阵好闻的气息扑鼻而来,云依人只觉得鼻腔一浓,随后便了任何意志。

    厌笙连忙扶住快要倒下来的云依人,问道,“门主,她昏了,这里的监控全都被隐了,时擎酒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是我们把云依人给带走的。”

    宁妄然淡淡的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把她带走把。”

    “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