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流浪商人

    “哦!”少女显然有些不服气,但被索尔抱在怀里冷漠地瞪着,最终还是妥协。

    她有着一头嫩草色的短发,连眼瞳都是浅绿色的。灰白色肌肤,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尖脸,也算清爽秀丽型的袖珍小美女一个。只是娇小了点,站直了勉强能够到索尔的胸口。

    “侏儒?半身人?”索尔试着问出自己的判断,他没有提到矮人,因为身高上不像。而且印象里那个会被自己胡子绊倒的种族,似乎也长不出这种精致的容貌来。

    “我是一个妖精,伊格莉特。”少女鼓了鼓嘴,闷声报出名字,似乎因为被索尔误认为侏儒那些种族而有些气恼,看来她在人类世界没少因为身高遭遇各种视线。

    “妖精?妖精怎么会那么大?”索尔下意识呢喃。

    少女眉毛挑了挑,有些窃喜地悄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你想得美!我说的是你的体型。我在书上看到的妖精族,不都是只有巴掌大小那种,背着几对透明翅膀,像个羽虫一样嗡嗡嗡地飞来飞去的吗?”索尔没好气地说。

    “你说的那种是森之妖精,而我是一个黑暗妖精。你看的那本书估计是我养的松鼠写的,还有你才是羽虫。”少女小声嘟哝着,不过她的后半句话用的是大陆通用语。

    看来她的种族应该和人类接触得并不频繁,所以还保留着大陆通用语的习惯。不过这个少女既然能混迹在人类聚居地周围,显然人类语言方面也掌握得不错。

    至于黑暗妖精是什么妖精,索尔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曾经从书上看到过,说黑暗精灵是一个奸诈凶残的种族,至于黑暗妖精的描述则从来没有接触过。

    这片大陆上许多种族分类太繁杂,就算你有着足够的见识阅历,想要搞清楚也并不容易。

    比如简单的一个兽人族,据索尔现在所知的就有好几种。

    一种长着被兽毛覆盖的尖耳朵,体型娇小的兽人。还有一种却是浑身无·毛绿皮肤,成天背着个铺盖卷到处乱跑,以部落形式存在的强壮种族也叫兽人族。

    除此外之前在废墟古都酒馆里见到的猫人女招待,半身覆盖兽毛只露着胸腹肌肤那种,严格说来似乎也是兽人。还有一种长着狼爪的狼人也属于兽人,不过不是古王国历时期对着月亮嚎叫的那种。

    在荒野深处据说还有一种体型高大的兽人,有弯曲獠牙从嘴侧凸出,嗜战凶残血腥低智慧。据说那是个被神灵和所有别族所厌弃的种族,叫半兽人,也称獠牙半兽人。

    分类那么多,难免会让人产生一种族群很庞大的错觉,但在萨尔维尼亚这片大陆上,人类才一直是最庞大的族群,至今仍未改变过。

    “妖精就妖精吧,那么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索尔继续问。

    “什么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伊格莉特疑惑地瞪着索尔,索尔也漠然看着她。

    一段沉默的对视过去,索尔不知从哪里默默揪出来一块破布。

    “你……你要做什么?”伊格莉特看着索尔的动作吓了一跳,虽然那只是块破布,噢,貌似还带着点馊味,但少女莫名地觉得那块布似乎有着某种恐怖气息。

    “刚才我说过的,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也没时间在这里和你开玩笑。我给过你机会,但显然你选择了另一条更麻烦更漫长的道路。”

    “这里是荒野,接下来我会把这块烂布塞到你嘴里以防你喊叫。然后我会把你变成女人,而在那之后,我会把你扔到兽人的营地里变成很多人的女人。”

    “你大可以放手挣扎哀嚎,又或者低声呜咽,总之你自己高兴就好,只是希望你娇小的身躯能够承受住我或者我们的野蛮冲撞。”

    索尔平静地说着,伊格莉特能清晰地看见他眼里的冷漠。

    “你们人类……那么卑劣的么?”少女眼睛瞬间就红了,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人类卑不卑劣我不知道,但我的确是人类里最毫无底线的那一部分。你可以认为我毫无人性,也可以认为我身上汇聚着所有的人性阴暗面。”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或许在你曾经听过的许多恐怖故事里,就有着我的事迹也说不定。你也许觉得我在吓唬你,那就好好看看吧,这是我刚才的猎物,还很新鲜,而你将是下一个。”

    一边加重着威胁的语气,索尔一边将自己背后小彼得的尸体包裹卸下来打开。

    鲜血、断裂、残缺、恐怖,少女不可置信地捂住嘴,整个人也恐惧得颤抖不已。

    此时彼此正共同侧躺在地面上,索尔温柔地抱住她。

    “看你抖得那么热情,我最后破例问你一次,你知道什么?”

    “……请饶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敢了!”伊格莉特只是抱着肩膀不停摇头,看着她那柔弱的样子,不会是被自己的故事吓崩溃了吧?

    也许是小彼得的零散尸体加大了说服力,自己似乎用力过猛了点,索尔思索后有了结论。

    “那么说说你为什么在洞口埋伏我,看见我就逃跑?”索尔不再加大威胁力度,而是换了个问题。

    “呀~!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没有埋伏你,我甚至都不知道你是谁,也没见过你。我只是从加兰达来经过这个小镇时顺便卖点东西,听当地人说起这个洞窟所以才来看看。”

    “因为这样的洞窟里如果有什么强大的怪物栖息,周围很可能会生长着一些魔法材料,所以我才悄悄跑过来看一看。”

    “我埋伏在洞口是因为不知道洞里的具体环境,我又不敢进去,所以才想在外面躲起来等一等看看。结果过了一会就看见你出来了,我以为你是洞里的强盗,所以……”

    少女眼珠转动着,仿佛突然想通了某些关窍一样语速飞快起来,眼神里还带着点幽怨。似乎认为索尔误会了她,还凶恶地吓唬了她。

    索尔不动声色地看着伊格莉特,整个故事有着一定的逻辑性,他暂时没抓住什么明显的破绽,但对于故事是否值得怀疑一时也不能轻下判断。

    从加兰达来?索尔不知道加兰达在哪里,但这种贸易行为在大陆上并不少见。这类人有着统一的称呼,叫旅行商人或者流浪商人,她们通过游商形式向各地兜售一些自己的小玩意。

    “你卖什么?”索尔看着少女的眼睛。

    “一些我自己制作的魔咒和卷轴。”伊格莉特挺了挺小胸脯,语气似乎还有点骄傲。

    索尔略微偏头扫了一眼,看见她长袍背后背着一个小包裹,那包裹体积很小,包裹容量估计比当时克蕾蒂逃跑时背着的那个还可怜。

    “脱下来。”索尔的目光回到少女脸上。

    伊格莉特看着索尔,目光似乎有些恐惧和乞求。

    “脱下来!”索尔不为所动地加重语气。

    最终少女放弃了抵抗,有些哀伤地咬着嘴唇,掀起了长袍的衣摆,露出光洁的小腿、大腿……

    “你是猪头吗?我叫你把背后的包裹脱下来,不是衣服,现在的小鬼整天都在想些什么……?”索尔有些无语,一脸黑线地按住她的手。

    “你才是猪头……不懂温柔的男人,注定要被反复抛弃。”少女用通用语低声念叨着,然后红着脸羞恼地纠正了自己的动作,把小背包取了下来。

    “你再用通用语骂我我可能就要失控了。”索尔用通用语回应了一句,不理会少女的震惊,从她手里把背包接了过来。

    里面的东西不多,只有三个魔咒和一个小卷轴。

    “分别都是什么?有什么作用?”索尔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魔咒是苍蝇魔咒,卷轴是不稳定的随机传送。”伊格莉特回答着,突然目光一震暗自有些懊恼。我果然是个猪头,要是刚才想起来用传送卷轴,又怎么会落在这个恶人手里。

    苍蝇魔咒?索尔眼角抽搐着,这取名……还真是像骡马兄一样随便。

    至于随机传送,索尔心里不禁一亮,那可是好东西。上次伊文用过后索尔一直想弄几个来防身保命,可各地集市上从来没有见到过。

    “那各自都是什么价格?”索尔不动声色地问。

    “魔咒一百银狼,卷轴也是。”伊格莉特听见有人询问价格,语气有些小兴奋。

    一百银币一个魔咒?索尔无语地看着她,恐怕你才是强盗吧?他原来在灰幕镇的鲜血魔咒才五银币一个,这一路旅行索尔对各地的魔咒价格也大致了解。

    伊格莉特有些疑惑,因为索尔就那么盯着她,一直盯着,让她很不自在。突然这家伙又伸出手把自己抱了过去,紧紧地搂着,还用鼻子在自己的小脸上蹭了蹭。

    “你明明知道我是个恶名昭著的人,居然还有勇气敲我的竹杠,这就很勇敢。”

    “所以经过深思熟虑后我认为,我应该把你变成我的女人,这样你的就是我的了,人财兼得,也符合我利益最大化的风格。”索尔一边说着又蹭了蹭。

    “你不能这样,做这些魔咒我很辛苦的,材料也不容易弄到,这价格的确很公道了。”伊格莉特被索尔的亲密行为弄得羞涩不已,却还是脸贴脸地据理力争。

    “那你这苍蝇魔咒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把敌人变成苍蝇?”索尔讥讽地笑着。

    “是的,但不是把别人,是把自己。”伊格莉特解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