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灵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交易

    梁莽其人,萧祺这些日子听群狼寨的人谈起,也了解了个大概。

    梁莽本是秦行虎的副手,二人都是当年禹王军中的逃兵,溃败于平南王之后落草为寇,一同创立了猛虎寨,也正是他们二人联手打下了峪中十六川大半的地盘,奠定了猛虎寨当年“啸林之首”独一份的名号。

    可大概十年前,梁莽带着他网罗的一干亲信,不知出于何等不满,想要刺杀秦行虎夺权,好在秦行虎正值壮年,面对梁莽众人的围攻,竟生生扛了下来,由此衍生为猛虎寨的内乱。猛虎寨因此元气大伤,梁莽带着一干追随自己的弟兄出走,建立了如今的毒蛇。也正借着这次内乱,杨平的群狼寨才得以发家。

    折磨了秦行虎这么多年的并不是某种恶疾,而是某种毒。当年梁莽刀口喂毒,刺伤秦行虎,才导致了萧祺所见的诡异模样,秦行虎早已被毒素侵染多年,手臂上深紫色血管如细小爬动的蛇。

    这种毒据说来自遥远的西边,甚至还要在西荒大漠以西,隆元王朝中找不到解药。外人不知梁莽如何获得这种毒,但其毒蛇之名,就此传开,毒蛇寨在他手下也日益壮大。

    因此萧祺看着眼前的梁莽,也不由得暗暗警惕,担心他从哪里施些肮脏的伎俩。

    梁莽一双吊角眼,颧骨很低,脸上如蒙着一层阴翳,长得倒真有些像蛇,最毒的那种。

    “二位,谁是主事儿的?”他一双充满了心思的眼睛带着笑意打量着萧祺和张晟,若有所指地问道。

    上来就想要挑拨离间。萧祺不由得暗暗冷笑。

    “这位萧兄弟。”张晟指了指萧祺,这是他们早就商定的对外统一话术,毕竟当初前往群狼寨谈判的是萧祺,如此也能给群狼寨几分面子。

    “哦,萧兄弟真是英雄出少年,好能耐啊!不仅有霞隐门的背景做支撑,还有手下各位能人异士的臂助,难怪能搅动峪中十六川的风云诡谲。”梁莽咯咯笑道,轻轻拍手他说“手下的能人志士”的时候,还特意朝张晟笑了笑。

    可惜张晟要么全然没领会他话里的含义,要么便也是全然不在乎。他坐得笔挺,目光如剑,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几乎算是萧祺认识的最直率坦荡的人,萧祺丝毫不担心梁莽的话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梁大头领今日来,不是为了说这些的吧。”萧祺很干脆,他知道对方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寒暄或是客套。

    “对了。我今日来,是有笔生意,要和萧兄弟谈谈。”

    “是关于霞隐门的事情吧?”萧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梁莽,“不过梁大头领也应该听闻,此事我已经许给了群狼寨。梁大头领是有什么必定能打动我们的条件,特来截胡么?”

    “哎,萧兄弟真是低看我了。”梁莽的神情耐人寻味,“咱们也算得近邻之好,萧兄弟和群狼寨的弟兄们揽了这么大个饼,我不得帮着意思意思么?截胡这种事情我怎会做?”

    梁莽笑着,露出黄黄又不整齐的一排牙齿,在萧祺眼中有如毒蛇的獠牙:“我愿当萧兄弟的第一个客户,萧兄弟意下如何啊?”

    萧祺和张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

    梁莽看着二人的神情,笑着继续说道:“不论霞隐门那边卖什么,做什么生意,我都接,只要价钱公道,我绝不还价,也算是帮霞隐门和萧兄弟开开路呐。”

    “是么?”萧祺注视着梁莽那双阴诡的双眸,问道:“那刚好,据我所知,霞隐门有一批内功道功法,是长久以来从各处收集来的,因为与霞隐门本门功法相去甚远,因而一直被搁置。这次霞隐门与外界通商首要的目的,就是处理掉这一批功法。梁大头领可有兴趣?”

    梁莽眼中不可避免地闪现过一丝热忱。内功道功法他虽未见过,但他知道随便一卷,在世人眼中都是罕见的宝贝。有此臂助,毒蛇寨的势力还能更上一层楼。这个想法刺激着他的野心瞬间膨胀。

    但他很快掩饰过去,露出思索的神情:“听起来似乎不错。不过这也全都是萧兄弟自己的卖家之言,我对这什么功法知之甚浅,怕是不好判断啊。”

    萧祺站起身说道:“那梁大头领,不妨先去验验货。”

    “哦?霞隐门已经把货运来了么?”梁莽眯着眼笑。

    “自然没有,此处守备空虚,货物放在这里岂不是给有心之人可乘之机。”萧祺淡淡说道,随意地伸手,摆出“请”的姿态,然后也不顾梁莽有没有跟上,便率先往前走去。

    梁莽眼中闪现过一丝厉色,还是跟着萧祺而去。

    萧祺所谓的“验货”便是关百河和何韫。关百河正指导着何韫的功课。萧祺隔着老远,招呼着关百河。关百河一早瞥见了萧祺,直到跟何韫交代完之后才不耐烦地走近,扫了梁莽一眼,问道:“什么事?”

    萧祺向关百河行礼:“大师尊,这是毒蛇寨的梁大头领,有意收购霞隐门那些功法的存货。”

    关百河又扫了梁莽一眼,皱眉道:“东西还没运来,门内那些家伙自有主张,催我也没用。”

    长久以来的世故使得梁莽已从这简单的对话中获取了足够的信息。他微笑着对关百河郑重行礼:“这位是霞隐门大师尊?在下梁莽,见过前辈。前辈果然仙风道骨啊。”

    关百河一脸的不耐烦,默默瞥了他一眼。

    “梁大头领对那批功法有些好奇,我记得大师尊有随身带了几份抄本,便想着是否能给他瞧瞧。”萧祺适时地开口。

    关百河哼了一声,不说话,只是朝着不远处的何韫招呼着挥了挥手。何韫连忙放下手头的功课赶来,听关百河低声吩咐了两句,然后便一路小跑,去往破庙后的住处。如今有群狼寨的援助,破庙后原本废弃破烂的厢房都被休整一番,所有人都不必住在那间破庙里。

    不多时,他便带着两三卷卷轴回来。关百河结果之后,随手丢给梁莽,仿佛那只是些毫无价值的东西。

    梁莽脸上毫无愠色,微笑着接过,展开了细细端详。说实话,他对内功道一窍不通,这个卷轴上记载的运气方法、术语,还有一些晦涩深奥的符号,对他来说与天书无异,但他不能够在关百河面前无理,于是只得连连点头称赞:“内功道玄机,果然深奥无比。”

    “这便算得玄奥么?”关百河忽然发出一声冷笑,“世人果然还是这般无知啊。”

    他的内力刹那间喷涌而出,强大的气场扩散开来,震得梁莽甚至站不稳。曾威慑杨秋鸣的手段又被如法炮制,用在梁莽的身上。

    梁莽陡然想起,这些功法都不过是霞隐门闲置的东西,自然对其不屑一顾。他懊恼自己举止不当,在关百河面前失了态,只得连连称赞:“前辈果然好神通,好神通!”

    关百河转过身去不再看他,说道:“送客吧。”

    萧祺示意梁莽往外走。梁莽干咳一声,向关百河行了个礼,才缓缓离去。

    等到走出关百河的视野,他才笑着对萧祺说道:“霞隐门不愧是历史悠久的宗门啊。”

    “那这些功法,梁大头领以为如何?”

    “虽然霞隐门的诸位对此嗤之以鼻,但对我们那可也是宝贝。不论霞隐门打算出售多少,我们都收。”梁莽眼中闪动着难以掩饰的热忱。

    “那价钱这边,大师尊的意思是三百两一卷,目前首批运来的,大概是一百二十一卷。”萧祺淡淡说道,“还要加上我们和群狼寨押送、牵线的佣金和过路费,大概一卷四百两,如何?”

    梁莽思索片刻,方才说道:“单价倒是不贵,好说。不过这些功法想必良莠不齐,如此一般定价,岂不草率?”

    “在霞隐门的眼里,它们都是一个层次的货色。”萧祺注视着梁莽的双眸,一字一顿地说。

    梁莽很快理会,微笑着点头。

    “不过对我们这等俗人来说,这些东西也分三六九等。若买回去全都是些低级货,我也难免有些不平衡。”梁莽露出为难的神色。

    萧祺早有预料,他递出手中的一卷,说道:“这一卷是大师尊特地抄录了带在身边的功法,即便大师尊声称此不过是雕虫小技,但你我都清楚,此卷必定有些可取之处,才让大师尊如此重视。梁大头领不妨先拿去瞧瞧,以此为参考,过些日子咱们再定价,如何?”

    梁莽拍手:“萧兄弟做生意,果然大气痛快!那便如此商定了!告辞!过些日子再来拜访。”

    萧祺默默目送着梁莽离开,面无表情。张晟静静走近,问道:“不会露破绽么?”

    “那一卷确是霞隐门‘落霞诀’,只不过师叔誊抄时故意将许多细枝末节运气心法做了更改,若无一定的内功道造诣,是断然瞧不出来的。只是这几日要辛苦师叔他们多编造几本看似玄奥实则不通的‘功法’来充数了。”

    张晟笑着点头,这几日,关百河和何韫确实没闲着。二人基于对内功道的理解,对所知晓的经典功法进行“改造创新”,只保留基本框架来唬人,其余的全是他们胡乱编造的,可谓五花八门。只是这编造不能全然天马行空,还要遵循一定的基本原理和脉络,又不可重复,可谓毫不轻松。张晟甚至感觉关百河这几日头发更加稀疏了。

    送走梁莽之后,两人却不约而同地站在原地,像是有默契地在等待着什么。终于,眼前的树丛动了一下,接着冒出一个脑袋。穆长笙斜挎着帝剑濯心的剑鞘,右手挥剑,将填满前路的灌木和矮草斩开。

    穆长笙一抬眼便望见了萧祺和张晟二人。他咧嘴笑道:“还跑这么远来迎么?”

    “辛苦穆大哥跑这一趟,有什么进展么?”张晟笑道。

    “幸不辱命。猛虎寨的人虽然对我们充满敌意,但猛虎寨如今的头头儿,那个叫庞元的家伙,他出乎意料地同意与萧兄弟见一面聊一聊。”

    “辛苦穆大哥了。”萧祺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这盘棋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