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一 谁人是敌手

    空空儿倒是并不急着回答千云生的疑问,而是笑着道:“阁下既然设局杀了向杀,想必定然是对这云海城有些想法,但不知阁下对于云海城了解多少?”

    千云生没想到对方一照面就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也暗暗自省自己这段时间似乎太过顺遂,以至于只是听说云海城有了南明离火就动了心思,倒是还没有好好的认真调查过一番。

    因此他诚心诚意地道:“倒是未曾详知,还请诸位解惑!”

    空空儿微微一笑,指着笑头陀道:“要不请头陀来给公子解释解释吧。”

    千云生目光朝着笑头陀望去,笑头陀则朝着空空儿拱了拱手表示尊敬,才朗声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咱们这云海城之所以能矗立在东海妖族的深处,一切都还是要拜盗怪所赐。”

    千云生吃了一惊,惊异的道:“莫非头陀说的,乃是当年威震我人族的一拳、一刀、一剑、一针、一枪、一鞭、一手、一耳中的一耳吗?”

    空空儿见千云生提起旧事,轻轻摇头道:“子孙不孝,难得还有人记得家祖的威名。”

    千云生这才恍然,怪不得空空儿一身本事如此了解,原来是盗怪家传。

    传说这个盗怪乃是一个天生哑巴,所以反而成就了它一双绝伦世人的双耳。而且除了这个盗怪本事高强,盗术无双之外,最为世人称奇的就是他亦怪亦邪的作风。

    没想到万年袅袅,竟然他在东海还有一路传承。

    千云生知道了空空儿的传承,顿时肃然起敬地开口道:“阁下竟然是盗怪一脉,还真是令人惊诧。”

    “既然这云海城都是拜盗怪所赐,应该也算是阁下家传,那为何又被外人窃居了去呢?”

    酒癫子在一旁哼声道:“谁说是让旁人窃居了,只是少主人不耐打理罢了。”

    “我等表面上十大恶人互不统属,实际上,我等当年都是受了老主人的大恩,都曾立誓要尽力竭力辅佐少主人的。”

    “因此少主人才将这云海城交给我等十人打理,还安排了赛伯从中联系。”

    “只是有些人代管的久了,产生了错觉,开始真的当自己是主人来。甚至还觉得少主人是眼中钉、肉中刺了。”

    千云生这才恍然,自己原来搞了半天,无意之间踩进了一个争夺云海城归属的漩涡之中。

    这让他不由得对着空空儿皱眉道:“我记得阁下当时在极火妖虾处,应该早就已经发现了我和黑泽妖龙要对向杀下手。”

    “但是阁下不仅没有出声提醒向杀,反而还有意将他诱出。莫非在那个时候,阁下就已经确认这个向杀就是图谋不轨中的一个了?”

    空空儿微微一笑道:“其实偷出鵸鵌之羽,乃是我看到黑泽妖龙之后的临时起意。本来我只是跟踪向杀,想要将他身后的幕后黑手揪出而已。”

    “不过自从看到了阁下后,我倒觉得,揪出幕后黑手这件事情,倒是阁下来做反而更好。因此我才顺水推舟,乔装改扮将向杀诱出,顺便又和阁下打了个小赌。”

    千云生终于大致明白过来整个事情的经过,更加有些摇头叹息。原来自己忙活了半天,跟人还打了个莫名的赌,这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被人当枪使唤了。

    这让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道:“阁下就这么有把握,我会出手帮你?”

    空空儿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阁下图谋我云海城什么,但是你觉得没了我们的帮助,你能安稳的在云海城立住脚不成?”

    “最起码我们只要把你这鬼仆的事情稍稍抖露一些,阁下在这云海城就没现在那么容易活动了吧?!”

    千云生还真不是轻易就能被人吓住的主,闻言大笑道:“大不了就一拍两散而已,难不成我真的要走,你们还能拦得住我不成?”

    空空儿见了千云生的表现,不但不恼,反而笑嘻嘻的拍掌,对着另外两人道:“怎么样?我就说此人绝不可能是和那些人一路的。”

    千云生一愕,就听得笑头陀也哈哈道:“阁下刚才要是痛快应承下来,我们反而要对阁下有所怀疑了。”

    酒癫子也嘿嘿笑道:“我酒癫子别的会看错,这喝酒上绝对不会看错。阁下虽然不擅喝酒,但是喝酒时毫不矫揉造作,这一点倒是骗不了人的。”

    千云生平时自负智计过人,结果眼前这个空空儿从不按常理出牌,顿时让他有些无处使力之感。不由得苦笑道:“难不成还有什么事情,是在下不知道的?”

    空空儿摇了摇头,而是笑着道:“既然要跟阁下打赌,事后我们怎么会不花些功夫对阁下调查一番。”

    接着指了指眼前的黑泽妖龙道:“阁下苦心积虑将黑泽一族安排到东海而来,难不成真的是善心大发,只是为了给黑泽一族找处栖身地域,就没有一些后手安排?”

    “阁下对于云海城尚且如此陌生,更何况整个东海?”

    “但阁下若要是有了我这么个盟友,最起码黑泽妖龙一族在东海的境遇就能大大的不同。”

    “毕竟你我双方可没有什么调和不了的利益,从阁下的布局来看,阁下的眼光乃是放在妖族那边的。”

    “虽然我云海城托庇在金龙一族之下,但是那也是老祖和金龙一族大长老的关系,这么多年下来早就淡了。”

    “因此阁下既然对于妖族有什么想法,我们身为人族,不但不会扯阁下的后腿,而且说不定还能给阁下诸多的帮助。”

    “但若是我们一旦失利,云海城被旁人掌握住了不说,恐怕阁下再想要对东海熟悉起来,就没有现在这么方便了,少说也得浪费百年的光景。”

    千云生皱了皱眉,发现对方说的还真是如此。现在以黑泽妖龙一族来说,妄言什么搅动东海,还是太早了点,起码光扩大种群大概就需要它们忙活百年以上。

    因此千云生本来对于东海的安排,也仅仅是作为一个后手而已,实现自己狡兔三窟的计划。

    但眼前这么一根大好的橄榄枝丢了过来,自己要不接住似乎也实在是说不过去。毕竟能让自己一下去缩短数十年时光的事情,孰轻孰重,他还是自会掂量。

    因此千云生心思活络的想了想,才点头道:“诸位说得倒是实情,不过这敌人是谁?同时你们希望我做什么?想来这些详细的消息,诸位应该不吝啬相告吧!”

    “而且我还要有言在先,万一敌人太过势大,那在下也不会傻乎乎地与诸位同归于尽的。”

    “这是自然!”空空儿见千云生愿意详谈,不由得大喜道:“其实我等最亟需知道的是,到底十大恶人中,有哪几个已经背叛了我们。”

    “之前我之所以故意将向杀诱出让你拿下,也是因为这个向杀对我的能力还算熟悉,因此行动起来极其谨慎,让我也很难有隙可寻。”

    “所以我才干脆将计就计,将十大恶人中的向杀换成了阁下。”

    “想来若是阁下出手,再由我们从旁帮助,以那些人对于阁下的陌生,自然比我们去查,更加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空空儿将话说完,见千云生还是眉头紧皱,大概觉得其中还是有诸多为难之处。因此想了想又加了剂猛料道:

    “而且我还不妨奉送阁下一个消息,十大恶人已经联手,准备给阁下设一个必死之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