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烈焰

    麦瑟在忙的时候,阿灵顿忍不住问道:”那个廖明堂…很强吧?一击就撂倒尼克森,筑基以后肯定更恐怖。”

    麦瑟一面在视觉介面上操作,一面说道:”很强,真的很强,虽然尼克森被他偷袭击倒,但我们交换到俄罗斯强者图格涅夫的战斗视频,他把图格涅夫正面击倒,图格涅夫想瞬移离开但却没有成功,他似乎有办法干扰瞬移。”

    “可惜啊!要是我国拥有这种技术就好了。”阿灵顿叹道

    操作视觉介面的麦瑟突然跳了起来,大叫道:”帕夏,你在干什么?你要抗命吗?”但他通讯了那端切断了通讯,麦瑟忿怒地大骂道:”不知轻重的混蛋!”

    阿灵顿瞪着他道:”怎么了?”

    麦瑟急急忙忙地在视觉介面上下达各种命令,一面解释道:”二号基地的主管抗命了,他拒绝销毁手上的植体,我得派人过去强制执行。 “

    阿灵顿恨恨地骂道:”这帮科技白痴,只会花钱误事。”

    麦瑟紧张地道:”我得过去盯着,帕夏是个死脑筋,一想不开什么都干得出来。”

    看着麦瑟火烧屁股般的告辞离去,阿灵顿压着胸口一脸痛苦地喃喃念道:”上帝保佑啊!在这个关头可千万别再出事了!”

    麦瑟挪动着他肥胖的身体从悬浮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却没想到事情已经变得这么糟,整个春田市联邦监狱已经陷入一片火海,到处都是尖叫声和警笛声,麦瑟怒从心中起,对着视觉介面吼道:”你告诉我状况还在控制中的!”

    他的手下罗宾森冷酷地答道:”我保证状况还在控制中,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犯人成功越狱,帕夏也还被困在联邦监狱的医疗中心,只有个别犯人试图纵火,他们是弄出了一些烟,但是房舍没有烧起来。”

    “是吗?”麦瑟吼道:”我现在正站在联邦监狱之外!烈火扑面而来,连我仅剩的几根头发都要被烤焦了,你跟我说只弄出了一些烟?告诉我帕夏到底在哪里?”

    罗宾森听见他的谎言被戳穿了,一点也不感到脸红,反而叫道:”我保证帕夏没有离开医疗中心!”

    “那些疯狂的罪犯呢?”

    “他们还被困在监狱中!”罗宾森的话刚说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监狱剧烈震动,连站在监狱外围的麦瑟都感觉到大地的震动。

    “怎么回事?爆炸吗?”麦瑟问道,但他的话才刚出口,又”轰”的一声,监狱的外墙崩裂开来,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巨汉打破了监狱的围墙冲了出来,他一面疯狂的嚎叫,一面高速移动,整个人像颗炮弹一样撞进了监狱外围的森林中,随后,一大堆人影也从破坏的墙洞冲了出来。

    麦瑟已经不想问了,他转头对一旁的人说道:”曼特,通知你的人实施灭火计划,把所有火种都消灭。”

    国土安全部的卡利克。曼特摇头道:”很抱歉,老乔,我看我们办不到了,你的火种已经变成烈焰了。”他指着森林的方向说道:”那边快要爆炸了,我们如果不赶快离开,说不定会被炸死。”

    “炸死?”麦瑟不解,但他马上就明白了,就算连他这个还没筑基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个方向有一股如同摇曳不定的火焰般的能量正疯狂提升,他楞楞地感受着那能量疯狂聚集,不过几秒的时间,突然,一声轰隆巨响震撼了整个联邦监狱,一股强大的能量风暴席卷而来,麦瑟的悬浮车被风暴吹得在地上拖行,发出了刺耳的嘎嘎声。

    “哇!快走!”麦瑟叫道

    他的悬浮车司机立刻切换重力,整辆悬浮车顿时像被风吹走的气球般飘了起来,那司机的技术非常高超,他利用这阵狂暴的气浪将悬浮车送上空中,稳住了悬浮车的姿态后,一个滑行飞了起来。

    “先别离开,让我观察一下。”曼特等能量风暴过去,冷静地对司机说道,司机看了看老板,应命把悬浮车悬停在空中。

    曼特闭着眼睛感受着,过了十几秒后才道:”状况很不好,这批实验体的能量都在提升,我担心再过不久他们全都会爆炸。”

    麦瑟一愣,他惊喜地道:”你是说火种会自动熄灭?”

    曼特沉重地看着他,严肃地道:”是也不是,火种会熄灭,但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在哪个地方突然”砰”的一声熄灭,这是你想要的吗?他们已经冲出监狱了。”

    麦瑟顿时脸色发白,曼特已经打开视觉介面,发出命令道:”实施灭火计划,但先别接近火种,如果他们接近都市,才需要强制灭火,注意!这些火种可能自爆,具有高度的危险性,非必要时只要保持监控,不可接近他们。”

    曼特看了一下手下的回报,对麦瑟说道:”别发呆,监狱里的火种全跑了,你负责的目标呢?”

    麦瑟醒过神来,连忙对司机说道:”快!到医疗中心找帕夏,他手上的植体必须销毁。”

    “让你的人回报火种的数量,我才能知道我这边有没有遗漏火种。”曼特提醒他道

    麦瑟立刻联络罗宾森,罗宾森虽然全力捂盖子,但这是调查局的传统,麦瑟也不认为他欺瞒了自己,但如果他没有掌握真正的数据,那他就该死了。

    罗宾森还是很尽责的,他回报道:”第二研究群一共进行了三次实验,每次十五人,所以受测的火种共有四十五人,刚刚的战斗中死亡七人,现在还有九人留在监狱内,逃出了二十九人。”

    麦瑟把数据转给曼特,马上又道:”我要进入医疗中心,给我帕夏的位置。”

    “帕夏待在他在六楼的办公室,出事后一直没有出来,我们正在盯着他。”罗宾森很快答道

    麦瑟的悬浮车很快地停在联邦监狱的医疗中心大楼,麦瑟在曼特的保护下,搭着电梯下到六楼,一出电梯就看到他的手下罗宾森,”请跟我来!”罗宾森领着他们到达了帕夏的办公室。

    麦瑟伸手让办公室大门验证,他的权限很高,大门果然”喀”的一声打开,麦瑟推门而入,却见到帕夏垂着头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整个办公室安安静静的,监狱内的火种都逃了,连还残存的犯人也逃了不少,这里又恢复了安静。

    麦瑟眉头大皱,他走过去一看,帕夏的手臂瘫着,左手臂袖子卷起来,静脉上还有着注射的痕迹,星级强者曼特闻了闻空气中那股独特的气味,他走过去,捡起了滚落在地毯上的注射器,凑近鼻端闻了一下,皱眉道:”氰/化物,他几分钟前才自杀。”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麦瑟沉重地道,这时,他的视觉介面跳出红色闪动的标记,麦瑟赶紧打开标记。

    那是帕夏寄给他的紧急信件,上面写着:”老乔,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没有勇气承受这个后果,我真该死,对不对?当我发现植体可以消灭癌细胞,甚至连癌化的器官都可以修复时,我真是太兴奋了,兴奋让我失去了警觉性,我把一些植体样本寄给了各地的癌症医院,让他们进行相关研究,他们也回馈了一些研究成果,在低剂量的状况下,清除癌化的效果很好,但…现在我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了,我的窗外充满了怒吼和爆炸声,我很害怕,我究竟放出了什么外星怪物呢?你要我销毁所有植体,对不起,我办不到了,植体早已泄漏出去,我只能以死谢罪,我对不起你,老朋友,我先下地狱了。”

    在信件的最后,附着一份文件,麦瑟打开文件,里面是一大串名单,记录着各地的癌症研究中心和帕夏提供给他们的植体数量。

    麦瑟只觉得一阵头晕,他扶着桌子喘了几口气后,把信件转给曼特,轻声说道:”对不起,曼特,紧急安全事件。”

    曼特看完了信,苦笑道:”我们有大/麻烦了,到处都起火了,但问题是,只怕不只有这些火,火也许已经蔓延开来了。”

    麦瑟无奈地看着他,两人眼中都是忧心。

    当美洲政/府调集强者,全力清除春田市的”火种”时,廖明堂被爱丽丝从修练区拖了出来,廖明堂不爽地叫道:”我正修练呢!”

    爱丽丝嫣然笑道:”我知道啊,但事情据说很急,我把植体侦测器做好了,丁大师要你把这批侦测器送去外管处。”

    “干嘛不直接给他们设计图?让他们自己做就好了?”廖明堂很讨厌修练被打断,他是个标准的练功狂,但看见爱丽丝的笑容,他的心脏好像突然打足了气的皮球一样,拼命的蹦跳起来,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他虽然看起来在生气,但却兴奋得不得了。

    爱丽丝拖着他一面走一面说道:”有些零组件他们没办法作,植体讯号的强度非常低,必须用特定模式才能增幅到可以判读的模式。”

    廖明堂其实知道这件事,植体讯号在设计时就很注重隐密性,因为他们不可以被一般的地球强者侦测到,所以侦测的方法就很独特,这些方法可不能落入地球人手中,外管处自然不希望爱丽丝把设计图交给他们,以免有外泄之虞。

    廖明堂被她拖出了修练区,心里已经没有不悦了,他呆呆的跟着爱丽丝走,感受着手上温软的小手,鼻端闻着淡淡的幽香,整个人乐得好像飘在空中的气球。

    爱丽丝带他走到修练区边缘,从储物项链中拿出一个手提箱,递给他低声道:”时间很赶,我只能先做好这十部侦测器,你先送去给外管处。”

    廖明堂还沉浸在那似有若无的幽香中,脑子不太清醒,他随手接过提箱,口中抱怨道:”现在就去啊?这么赶?”他其实不想离开,下意识地只想留在爱丽丝身边。

    爱丽丝低声说道:”听说美洲那边的强者乱成一团,应该是出了一些事,外管处很急,来催了好几次了,你赶快把东西送过去,丁大师要你在外管处待命。对付那些不成材的植体感染者,没人比你还有资格,趁这个机会在外管处建立一点功勋,对你未来有好处的。”

    见廖明堂没反应,爱丽丝拍了他的额头叫道:”楞什么?快去执行任务!”

    廖明堂醒过神来,抓住她的小手笑道:”知道了,干嘛打人啊?我很乐意去看美洲人的笑话,看他们究竟笨到什么程度。”

    爱丽丝挣开他的手,轻轻推了他一下道:”可别这么说,万一污染扩散开来,那可是你们地球人的大/麻烦,这种事一点都不好笑。”

    廖明堂点点头,对她挥挥手就转身走了,他转身的那一刻,偷偷的把手放在鼻端闻了一下,果然带着爱丽丝的香气,不知道为什么,这让他乐不可支,就好像偷到什么好东西一样。

    爱丽丝见他离去,唇边漾起了一丝笑意。

    在这同时,在密西根州立大学人类医学院华伦教授的专属医疗室,华伦教授看着医疗仪中的康达说道:”你现在感觉怎样?你的智能体有发挥功用吗?”

    康达轻松地笑道:”从来没这么好过,简直轻松得不得了,我觉得我似乎变成超人了,哈哈!”

    老教授担心地问道:”真的不打紧吗?我收到很多报告,这东西听说很危险,智能体能压制得住吗?”

    “危险是他们不会控制!我是谁啊?我可是地狱里的魔王啊!”康达爬出医疗仪,轻松地挥挥手道。他一面走去换衣服,一面对盯着他看的华伦教授说道:”我一听到这个东西,就觉得这东西没那么简单,肯定不像他们这样瞎胡搞就能有效的,你看,我猜得没错吧!植体对能量很敏感,所以我只要控制身体各部为的能量效率就可以调整各种植体的浓度,虽然现在效果还不很完美,但我可以一步步修改,现在的状态只是暂时的而已。”

    “康达,你真的确定控制得了你身上的植体吗?”老教授慎重地问道

    正在换衣服的康达停下动作,他转过身来,笑着对老教授道:”你看看我的身体,看得出有什么不同吗?”

    老教授走过去仔细一看,不禁惊呼了一声,只见康达原本消瘦老迈的身体正在不断的跳动,他皱缩的皮肤渐渐恢复紧绷,整个人虽然还是很瘦,但看起来却充满了精力,不再是以前衰老的模样。

    “你…这怎么回事?”老教授惊讶万分地道

    “我相信我找到了控制植体的方法,怎样,看起来还不错吧?还有优化的空间呢!”康达正色道

    老教授瞪着他楞了一会儿,突然跳起来笑道:”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这是多么伟大的成就啊?太棒了,人真的可以返老还童!这太棒了!我马上整理论文…太棒了,这一定可以让我们名留青史!”

    “名留青史吗?”康达看着华伦教授,他的笑意突然消失,神色阴沉地叹了口气,他摇头道:”不,我不打算这样做,我的名字不应该只是这样被当作一个医案留在记录里,我有更大的计划!”

    “更大的计划?还有什么比让人恢复青春还要伟大的事情?”老教授疑惑地问

    康达搭着老教授的肩膀道:”当然有,例如说…财富的重新分配…秩序和道德的重新建立、监督政/府的第三势力…”,在他淡淡的话语中,他突然伸手抓住了老教授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老教授拼命的挣扎,试图喊叫着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康达一点都不松手,他感伤地道:”老友啊!你知道我的黑山计划吗?有多少人为了这场黑山战役而牺牲了,我不能让他们白白死去,所以,很抱歉,你也必需登上了黑山战役的死难者名单了,有了你的牺牲,黑山计划将可以继续下去,反正…你迟早也会被人发现,可能…近在眼前。”

    康达看着双眼渐渐突出的华伦,充满歉意地道:”猎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帕夏在地狱等着你,你先走一步,我不久之后就来找你,地狱见了,老友!”

    老教授双手抓住康达的手,两眼凸出,拼命的挣扎,但他敌不过康达的怪力,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停止挣扎,整个人放松了下来,死了。

    康达把华伦教授放下,确定他已经死亡,看着死去的老友,他忍不住哽咽痛哭了起来,但他很快地控制住情绪,站起来抹去眼泪,打开他带来的行李,把一些装置安装到医疗仪和整个医疗室内,然后匆匆的离去。

    当他的悬浮车飞出密西根大学,一个强烈的爆炸从人类医学院的方向传来,康达叹了一口气,把他的悬浮车降落到一片野地上,他跳下悬浮车,向远处奔跑而去,不久后,那悬浮车也”轰”的一声炸成一团火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