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为利而趋

    这日。

    暖暖的春光,经过柳絮的过滤,被割裂成一小条一小条的,落在了苏晴的俏脸上。

    在那白皙脸蛋儿上,晒出了微微的腮红。

    甚是好看。

    夏阳用双拳托着下巴,坐在她的对面,静静的在那里欣赏着。

    “老婆,这太阳晒着,是不是有些热啊?”他问。

    “不热啊!”苏晴说。

    “我觉得你热,要不你把衬衫的扣子,解掉那么一两颗呗!透透气,凉快一点儿。”

    夏阳,很认真的建议。

    “滚蛋!”

    苏晴顺手就用手里的木尺,给了这家伙一下。

    这时,楼下传来了发动机的轰鸣声。

    夏阳扭头往窗外一看,发现来了一辆双拼色的迈巴赫,车牌号是“海B12345”。

    这个车牌,夏阳有些印象。

    从后排座上下来的那个,腰上缠着爱马仕皮带的家伙,他自然也是认得的。

    这位,终于是来了。

    来人,是瑞锦商贸的董事长胡金宝。

    瑞锦商贸跟好几家大型纺织厂,签了中海地区的独家代理合同,是本市最大的一家原材料供应商。

    胡金宝这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

    他今天来,自然是想看看,夏阳这边出的价格,与申昊东那边相比,到底如何?

    生意人嘛!

    自然是为利而趋。

    哪边给钱多,就跟哪边合作。

    “我得回办公室了,有个敲竹杠的来了。打发了他,我再来找老婆玩。”

    夏阳说完,猛的一搂,给了苏晴一个熊抱。然后,一口亲在了她的俏脸上,弄了她一脸的口水。

    “老婆再见!”他挥了挥手,走了。

    “别见了!烦死了。”苏晴一脸嫌弃。

    这狗东西,一没事情做,就来这边捣乱。要么小贱嘴说个不停,要么小贱手动个不停。

    真是让人,没法好好工作。

    总经理办公室。

    夏阳刚在老板椅上坐好,茶都还没来得及泡呢!

    西装革履的胡金宝,就迈步进来了。

    “夏总,你好!”胡金宝满脸堆笑,打了个招呼。

    “胡总你好!贵客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快请坐!快请坐!”

    夏阳热情的拖了一把椅子过来,请胡金宝坐下了。他还亲自给他,泡了一杯龙井。

    “这段时间,胡总你跟申总那边,不是打得挺火热的吗?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边来了啊?”夏阳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开问。

    “夏总是个爽快人,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我跟你,志趣很合。”

    胡金宝不客气的喝了一口茶,不客气的道:“听闻夏总你,上次用高五成的价格,去外省弄了十大卡车原材料回来。其实,这样的价格,你不必舍近求远的。”

    “听胡总这意思,如果我出高五成的价格,你就不跟申总做生意了?而是转过头来,跟我合作?”夏阳问。

    “做生意嘛!当然是哪边出价高,就跟哪边合作啊!价高者得嘛!情义千斤,不如多给一成。”

    胡金宝就是这么一个,见钱眼开的敞亮人。

    “难道胡总你真的以为,我会以高五成的价格,去外省购买原材料?我,是钱多了烧的吗?”

    夏阳玩味的看着眼前这老男人,笑嘻嘻的问。

    “不是高五成,那是高多少?”胡金宝很好奇。

    “这是商业机密,我是不会告诉胡总你的。所以,你也别打听了。至于你手里的原材料,大可以全都卖给申总。中海所有供应商的原材料,都可以尽数卖给他。我倒要看看,他的胃口到底有多大?能吃得下多少?”

    那五个亿的贷款,方曼已经把材料给他交上去了。批下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

    手里有钱,还怕买不到原材料吗?

    瑞锦商贸做得再大,那也仅仅只是一个二道贩子。

    就小晴制衣的扩张速度,完全是可以越过二道贩子,直接对接厂家的嘛!

    夏阳的态度,让胡金宝很意外。

    原本,他以为能轻松拿捏住这家伙,好好的敲他一笔。就算不能以涨五成那么高的价格,至少涨个两三成,是可以的嘛!

    结果夏阳,直接就不感兴趣了。

    “夏总,我知道现在你手里的原材料,是足够你支撑过这个月的。可,到了下个月,你怎么办?拒绝我,你就等于是,拒绝了中海所有的供应商。”

    夸这海口,胡金宝是有底气的。

    “胡总,我想你应该先搞搞清楚。你们供应商提供的这些原材料,最终买单的不是我的小晴制衣,也不是申总代理的优衣库,而是消费者。你可以不把原材料批发给我,但你能强迫消费者,全都去买优衣库的产品吗?优衣库的产品若是卖不掉,申总就算是再有钱,也吃不了那么多的原材料啊!”

    夏阳,淡淡的道。

    胡金宝只想着原材料卖高价,多敲一笔了。

    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过,产业生态链这一层。

    夏阳说的,不无道理。

    如果优衣库的销量不够理想,自然吃不下那么多的原材料,他和各大供应商手里囤的货源,全都得砸手里。

    “优衣库是国际快时尚名牌,就凭它的牌子,就不愁卖!”

    虽然心里发虚,但胡金宝选择,死鸭子嘴硬。

    “假设,优衣库真的像胡总你说的这样,不愁卖。申昊东肯定是可以直接,把小晴制衣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给弄死的。我死了,他就一家独大了。以后,你们的原材料,只能供应给他。那时候,粥多僧少。你们手里这些粥的定价权,不全都得到申昊东手里?”

    夏阳乐呵呵的看着胡金宝,问:“你觉得申昊东,是个好人吗?过河拆桥的事,他能干不出来吗?”

    胡金宝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只是个供应商,赚的就是点差价。

    如果申昊东真的做大了,独占了整个中海的市场。他的瑞锦商贸,确实会陷入被动。

    做这种倒买倒卖的生意,最怕的就是一家独大。

    二虎相争,才能坐收更多的渔利。

    胡金宝的心里,有了主意。

    他可不是那种,为了赚点儿快钱,就把自己搞死的傻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