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黑帝 189.忏悔

    “爸爸,爸爸!“一声声轻轻呼唤,让邵米乐从昏迷中慢慢醒来。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

    宽广平坦的中央广场不见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见了,只剩下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周围一阵清风吹来,温暖而又惬意。

    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正站在自己的眼前,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你…你是…“邵米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小女孩,不正是自己当年夭折的女儿吗。

    这里是哪里,不重要,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也不重要,邵米乐猛地爬了起来,把眼前的小女孩紧紧搂在怀里,老泪纵横的痛哭起来。

    “小蕊,爸爸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爸爸,我带你去见妈妈。“小女孩用自己的小手拽着邵米乐的衣角,刚一转身就蹦散成无数的气泡消失不见。

    紧接着,天空瞬间变成了血染的红色,诡异的乌云如同快速生长的触手一般顷刻间布满了天空。

    地动山摇,喊杀声一片,周围的空气如同逆向扩散的烟雾一般,纷纷下沉聚合成数不尽的坦克、装甲车,一具具白骨从泥土覆盖中爬了出来,从地上捡起残破不堪的钢盔和枪支,跟随着前面的坦克与装甲车,迈着整齐的步子往前走着。前方是无数衣着脏破不堪,面无人色的难民,正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望着碾压过来的无数大军…

    天空中无数的战机在互相交错射击,几架中弹的战机冒着黑烟以极快的速度坠落在地上,升起阵阵火焰和浓烟,烟尘散尽后,只剩下一块残破的墓碑。

    这是地狱吗?

    邵米乐手足无措,惊恐地跪倒在地上,死死抱住自己的脑袋,不敢看眼前的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地的颤抖终于结束了,只剩下静谧。

    不再有喊杀,不再有巨响。

    邵米乐壮着胆子直起身子,看向四周。

    周边的景色又再一次改变,满地的焦土,零零星星的火焰,这是大战过后的狼籍。

    一名穿着土黄色上衣,白色围裙的女性正背着夕阳的光线,静静地看着自己。

    虽然眼前的女性一团漆黑,看不清她的面孔,但是邵米乐依然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二十七年前,死在第四次南傣内乱中的亡妻!

    “阿欣…“邵米乐哽咽着,喃喃道”你走了二十七年,我想念了你二十七年!你知道吗,我现在是第十军的上将了,我有能力去守护你,守护小蕊了…“

    邵米乐试着往前走了一步,伸出右手想去碰触眼前的妇人,却不想那名妇人立刻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摇了摇头,手下向上,用右手指了指四周。

    “米乐,这就是你想做的吗?“妇人失望的声音传来,传入邵米乐的耳中,震荡在他的心里。

    “我…我…我只是想往上爬,我只是想出人头地,我只是…我只是想强大起来,不再失去自己珍视的东西。“

    “那么,这些人就该死吗?“

    邵米乐听着这句冷冰冰的话,内心最后一丝尊严被彻底击碎,他狼狈地跪在地上,向着眼前的妇人不停叩头,“对不起,原谅我,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我是禽兽畜牲!是我制造了无尽的灾难!“

    “米乐,起来吧。“这名妇人轻轻往前走了两步,用那一双白净的双手轻轻扶起了已经哭成一个泪人的邵米乐,并往他的手上放了一枚钥匙,然后轻轻把邵米乐拿着钥匙的这只手给握了起来。

    “去做你力作能及的事补救吧,为时未晚。你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但是我们更希望,你也是一个好人,是联邦一名有良心的军官。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妇人身后的夕阳慢慢变大,红色的光芒也慢慢变成白地耀眼的强光,刺得邵米乐完全睁不开眼,在他完全闭上眼的那一瞬间,他看见女儿小蕊的轮廓慢慢靠近妻子阿欣的身边,然后她们缓缓对自己挥了挥手,那是告别的手势。

    ……

    当邵米乐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刚才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眼前所能看见,是满眼倒塌的碎石,十几辆被挤压成一团的汽车,正把自己整个人罩在最里面。

    我昏迷了多久?

    邵米乐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宁古市第十军驻地前面的中央广场,自己只记得被几团黑影砸过来就失去了意识。

    “将军!邵将军!您还好吗!“耳边的人声让他赶紧坐起来发出了几声嘶哑的吼叫作为回应。

    几名警卫兵赶紧跑过来把眼前的一片狼藉全部清走,救出了邵米乐。

    “将军,您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群众呢?“邵米乐顾不得自己满身的伤口和几处骨折,探出身子往下面的广场看去,并努力憋着嗓子艰难地问。

    几辆燃烧着烈焰,冒着黑烟的坦克正围着两个人在不停地打转,而被包围在其中的两个人,正是他每个噩梦中都一定见到的战鬼和修罗!

    陈达先派来的杀手!

    “将军,我们还有后续部队在赶来的路上,请您赶紧退到后方,前面的这些交给我们吧。“

    “不…“邵米乐挥了挥手,拒绝了警卫长的好意。

    我邵米乐,屈服在陈达先的淫威下,隐忍了十年,逃避了十年。

    我早已忘却了光明的感觉,早已习惯于那股腐朽的气息。

    我用半生在这个国家攫取了巨大的财富,但同时,也把整个大陆推入了无尽的战火。

    我是英雄也好,我是战犯也罢。后人青史自有评说。

    陈绍明,赵平,好多优秀的年轻军人,还在前线浴血拼杀,我这个垂暮之年的老朽,怎么可以退缩在后?

    邵米乐凄然一下,他望着战鬼和修罗正逐个把联邦军最先进的坦克挨个拆解,如此丧心病狂的画面足以把一个正常人给吓疯,但是此时的邵米乐却丝毫也不感到害怕。

    他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往前走去,走向眼前的战鬼和修罗。

    “哎?我们的邵将军,好像躲累了,来主动送死吗?“

    已经完全适应了战斧那惊人重量的战鬼,单手举着武器,左手轻轻指向邵米乐,然后往自己脖子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别怕,一瞬间的事,当你感觉到痛的时候,头已经在飞了!“战鬼说完,一个飞身往邵米乐扑了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