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世

    “姑奶奶咱们什么时候回乐城啊?”

    一青色锦袍男子推开陈旧的木门,大步走到桌边的凳子上坐下看向窗边微微发愣的女子。女子身型纤细,一袭白衣着身,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五官精致,弯弯的眉毛,翘挺的鼻,薄唇小口,俨然一个世外仙子一般,只是那双极为漂亮的桃花眼楞楞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她已醒来七八天了,她原是现代的一个普通女孩子,因为身患绝症而香消玉殒,没想到,死亦是生。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大陆上,一切似乎都是重头开始。

    在这里她叫万俟安,字兮繁,父亲万俟岚,母亲月蝶,共育一子一女,所以她还有一个大哥万俟函,大哥只有一子为万俟鹤均,儿媳和简竹,生了一子万俟朝玉,一女万俟令翡,万俟朝玉自是刚刚推门而入的锦衣男子了,万俟家世代从军,父亲和哥哥皆为国捐躯,母亲寿终正寝,嫂子患病离世,皇帝感念万俟家英勇为国,御笔亲封万俟鹤均为忠荣侯,世代承袭。现在的万俟家只有万俟鹤均一家四口,现在,应该算是也还有她吧。据万俟朝玉所说,万俟安在一岁之时生了怪病,昏迷不醒,求医无数终不见效,后遇神医雪池,言生不逢时,裘山之上,有一千年寒冰棺,可保生机,待到一甲子满之日自会醒来。

    在这个大陆上也有许多国家,其中实力最强劲的是汯夜国、琉熙国和南茉国,此时他们正处于汯夜国,而乐城则是汯夜国都。

    听到声音传来,万俟安转过头来看着万俟朝玉那干净的面孔,白玉的发冠将头发高高束起,额前有几丝碎发,心想这白捡来的侄孙儿还长得挺好看的,不过瞧着他摇扇子的样子便知是一个妥妥的纨绔子弟了。

    “明天吧,这几天我也适应得差不多了。”

    “那好啊,那我等下便去吩咐仇亥准备好东西,不过话说姑奶奶,你这在那冰窟窿里躺了六十年,这小娃娃长大了,容颜竟还若二八少女一般,可真真是神奇啊”

    万俟朝玉好奇的打量着自窗边走过来的女子,流动的裙摆似是挽出的花儿,万俟安抬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不由得打趣到“哟小玉儿,没想到你这么关心你姑奶奶我啊,那么想知道,自己进去躺个百八十年不就知道了”

    万俟朝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意识到是自己揶揄了。

    “害,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嘛,可求你别再叫我小玉儿了,好歹我万俟朝玉也是乐城数一数二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这让别人听见了,我多没面子啊,我可是还要在乐城混的好吧”

    万俟安失笑,看着眼前故作潇洒顺了顺头发的人,只觉得有趣得紧,一睁眼就有人叫姑奶奶的情况还是蛮少见的,这让她心里轻快了许多,也不再逗他。

    “你先去安排一下吧,我要休息休息,明日才有精神。”

    说罢便走向床榻,万俟朝玉见她作势就要脱鞋了,也便不皮了,可还没等他踏出门口,便又听见声音传来“记得关门哦,小玉儿。”

    听着这带着戏谑的女音,万俟朝玉的内心是崩溃的,这简直是为老不尊,为老不尊啊,看来以后的侯府肯定很热闹了。

    次日一大早,一行人吃过早膳便离开了,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裘山,万俟安心中有些奇怪的感觉,可能是原主在这里呆了六十年,有些不舍吧,可又转念一想,重活一世,她倒要看看命运将她带到这里,到底是会有什么样的故事。

    我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