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去而复返

    再看看周围的这些人,不就是刚刚在客栈打架的其中一伙嘛,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方式不太适合她,她得赶紧想办法回去找子亭他们。

    “那个,大侠,小女子不是坏人,小女子只是一个普通人,只因和亲人一起探亲归家途中天色已晚,在客栈落脚,不曾想发生了打斗,想离开的途中不曾想上错了车,无意其他,今晚的事儿小女子也一定守口如瓶,不向任何人提起,还望大侠大人大量,别和小女子计较,送小女子回客栈,免得家人担心。”

    万俟安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他们信不信。

    “忠荣侯府的人,也算是普通人?”

    冷冽而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如冬日里的冰泉滴落,给这五月天增添了些许寒意。

    万俟安却是有些惊讶,竟然知道她的身份,此人怕是真的不简单,不知她还有没有离开的机会。

    “那既然你知晓我是侯府的人,那便请公子送我回去吧,来日小女子定会报答。”

    男人挥了挥手,之前那护卫便会意,上前松开了绳子。绳子一解开,万俟安便揉了揉被绑麻的手腕。

    “自行离开吧。”

    ?

    “你不派个人送送我吗?”万俟安站起来看向那个冷傲的男人,既然知道她身份,这又月黑风高的。

    “……,”

    万俟安想了好一会儿,见男人压根儿没有要送她的意思,便头也不回的向黑暗中走去。直到她稍稍走远,那之前的护卫便向男人拱手不解到:

    “属下不解,主子为何要放她离开?就不怕她泄露主子的行踪吗?”

    男人依然站着不动,就在那护卫以为他主子不会回答他时,却听见男人慢悠悠的说到:

    “青若,想不想与本尊打个赌,就赌她,一炷香之内便会自行回到这里”

    青若便是那护卫,他仍是不解,好不容易放她离开,主子为何这么肯定她会自己回来呢?哎,不愧是主子,总是能想别人所不能想!

    “唰唰……”

    青若听见暗中传来的声音,立马握住了剑柄,可当他看清走进的声音是什么时,就立马松开了手垂在一侧。

    主子说不出一炷香她肯定会回来,现在才过了半炷香,主子果然料事如神。

    没错,来者正是刚刚果断离去的万俟安。

    额,怎么说呢,她确实非常非常想离开,可是刚刚她去这周围转了一圈,发现都是茫茫黑暗,入目无一丝光亮。

    没错,她怕黑。

    所以她又折了回来,他们既然知道她的身份,之前没杀她,估计也不会轻易杀她。不如先跟着他们到了人多的地方再离开比较靠谱。

    “那个,公子,小女子想了想,这月黑风高的,我还是暂时不走了,等到有人的地方我再离去如何?”

    万俟安询问式的看向那高大的男人。

    男人并未出声,而是一个飞身上了一棵大树,靠着树干闭上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她又看向那个护卫:“大侠,我这?”

    “大侠不敢当,姑娘唤在下青若即可。”

    “姑娘自便。”说完便坐在远处不再理她。

    “……”

    他这是答应她留下了?

    她找了个离火堆近一点的地方正一屁股坐下,便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从肚子里传来。

    饿了。

    这么长时间了,也该饿了。

    万俟安四处看了看,除了树就是草,啥都没有。

    “那个,青若,你这儿有没有吃的啊?”

    青若从怀中掏出一块烧饼递给她,万俟安也并不嫌弃,接过来就往嘴里塞。

    垫了垫肚子,万俟安才感觉活了过来,见他们都不说话,她也懒得说了,反正说了也不见得理她。

    罢了,还是眯一会儿吧。一闭上眼睛,发现根本睡不着,便不由得想起这件事情。

    当时这伙人应该也住在客栈里,结果遇到了仇家,不然也不至于打起来,更甚于跑到了这深山里,不过看他们没什么人受重伤,功夫应该不错,故而比起她一个人还是比较安全的。

    只是那个领头的黑衣男子,定不是一般人,万万不可轻易得罪。

    一小堆火温暖着这各怀心事的人,慢慢的,竟也睡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