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深山叫花鸡

    次日天还未完全亮,她便醒了,昨夜一直靠着树睡,害得今早脖子有些疼。

    青若一行人早就醒了,或是根本没这么睡。草草的吃了些野果,他们便开始上路了。

    万俟安有些无奈,她虽不是什么娇娇女,可是这身体几十年来从未活动过,这走了半日,脚疼得紧。 洁白的玉额出了些汗,从队伍的中间直接掉到了最后。

    青若走在最前面开路,那黑衣男人紧跟其后,面色不改,依旧是冷俊。话说,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呢。就当万俟安最后一丝力气要用完时,好看的桃花眼刷的一亮。

    是一片野生的荷花!

    “青若,咱们要不要歇一会儿啊,走了这么久,大家也都又累又饿的。”

    万俟安虽然是在跟青若说话,但是眼睛却是看的那个男人。

    是你一个人又累又饿吧,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累?

    男人停下脚步,轻侧过头,却不看她。

    “可。”

    这男人也真是不苟言笑来的。

    得到领头的许可,万俟安又看向青若,这次是真的看着他。

    “那个青若,要不你让人去打两只野鸡什么的来,我给大家做点好吃的。”

    青若有些惊讶的看向万俟安,打野鸡没问题,可是她做?他有些不信。

    男人不说话,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们两个去打两只野鸡回来。”

    青若指着其中两个黑衣人说到。两人朝他一拱手便一跃身消失不见。

    好功夫啊!

    她对这古代的武功,轻功什么的很是好奇,有机会她定要学一下满足她一个现代人的好奇心。

    见他们离去,以他们的身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有没有匕首借我一下。”

    万俟安看向离她最近的那个黑衣人。黑衣人虽然蒙着面,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他是个皮肤黝黑的高大男子。

    见青若点点头,黑衣人便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巧的匕首递给万俟安。

    “多谢。”

    “哦,对了,你们没事的话就在地上挖一个小坑,再在里面烧一堆火。”

    万俟安接过匕首,并毫不客气的安排着。见他们有些不情愿,她也没说什么,好在虽不情愿,但也按她说的做了。

    万俟安笑得有些狡黠,等会儿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未来人的智慧!

    众人见她小跑向那片野荷花,又是采荷叶,又是玩泥巴的,心中更是不屑。

    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能做出什么来?不过是说大话罢了。

    青若也看向那个水边蹲着的女子纳闷,他也知道莲子可以吃,可是这才五月,花儿都没怎么开,哪里来莲子呢?

    再看看一旁安若泰山的主子,就任她闹?

    之前这女子上了他们的马车,主子虽有些不悦,可也没见要杀她,更是默许一路带着她,就算她是侯府的人,也不见得就没有危险,而且她还看见了主子的脸,要是知道了主子的身份恐有不便。

    一炷香之后,野鸡打了回来,万俟安没有要人帮忙,而是一个人杀鸡处理。

    如果说之前都是不屑的话,那么现在就有了一点的改观。

    毕竟,他们可从未见过哪家的小姐敢杀鸡的,而且还手都不抖,也许,她真的会吧。

    可那个男人,此时的眼中却闪过一抹精光,不动声响。

    万俟安不知道众人的想法,只是认真做她的。

    “青若,把盐给我。”

    青若有些惊讶,她怎么会知道他们有盐的?

    “昨天我看到你们放野味的那个叶子有洒掉的盐粒,所以自然就知道啦。”

    万俟安打消他们的疑惑,笑得坦然。

    而他们的想法却不一样。

    此女子不一般。

    至少心细如发。

    又是那个黝黑的黑衣人过来给了她盐包。

    万俟安将盐均匀的撒在鸡身上,还在鸡腹内装入她刚刚在边上扣起来的藕片,再包上荷叶,最后裹上泥巴,同样处理完另两只鸡,便看到那个刚刚那个皮肤黝黑的黑衣人一脸不解。

    “姑娘,这真的能吃吗?”

    “当然啦,等下你就知道了。”

    说完,便让他帮忙拿剩下的两个走了过去。在众人的疑惑中放入挖好坑坑里,盖上柴火等待开吃。

    “这个叫叫花鸡,特别好吃。”

    万俟安好心的解释到,不过看着众人像是并不相信的样子。所以又有人去找了些野果先吃着。

    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万俟安将叫花鸡弄了出来,用石块轻轻敲破了泥壳。泥壳一破,一阵浓郁的肌肉的香味扑鼻而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