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救人(二)

    万俟安看向之前一直没开口的墨九,她还以为他不在乎区区一个下属呢。

    “我会先清理伤口,再缝合止血,若是你同意让我试一试的话他还有可能活,不然他就只有死。”

    万俟安定定的看着墨九,等着他的回答。若不是之前十七对她流露出的善意,她也不想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缝合?老汉我行医多年,还未听说过还有这个治伤的法子。小女娃娃可不要拿人命开玩笑。”

    那老郎中听见万俟安的话,顿时一阵不屑。不过他也说出了大家都有的疑惑。

    “你也是这么觉得的?我以为,你是一个爱护属下的好主子,再迟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了。”

    万俟安不理会那郎中,任他吹胡子瞪眼,这个要解释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所以她并不解释,而是去问墨九,这样更靠谱。

    墨九薄唇紧抿,看了眼床榻上早已昏迷的十七。

    “主子,要不让姑娘试一下吧,兴许,十七还能活。”

    青若突然单膝跪地,十七是他的兄弟,一起出生入死过,他不想他死。他知道主子肯定也不想他死,虽然主子一直都对他们很严格,但对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且信你一回,不过本尊需得留下。”

    “好,那就请无关人员赶紧出去,青若你去准备一下针线、热水、酒越烈越好’还有干净的布条在水里煮一会儿。最后还请郎中帮一下忙,准备一些止血的用的药材。”

    吩咐好众人便各自去准备了,那郎中万般不愿,可在青若的威逼之下,不得不从,在一旁给她打下手。

    万俟安将头发全都束在脑后,衣袖高高挽起,露出雪白的玉臂。墨九不经意瞥见那凝脂,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将桌上的灯拿近了一些。

    墨九看着她一脸严肃,极为认真的给伤口消毒,然后再用消毒过的针穿过皮肉,将那骇人的伤口缝合,再敷上药。手上的动作有些生涩,不过却很仔细,不过他也不经意间看见她的手上也有好几道口子,不过还好伤口不深。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她。

    黛眉弯弯,秀鼻圆润,朱唇紧抿,一双桃花眼此刻神情专注,肤若凝脂,碎发也被汗水浸湿贴在脸上。

    她,似乎也不错。

    墨九嘴几不可闻的角微微上扬,只不过没人发现。

    那老郎中刚开始不情愿,后来却是被万俟安所惊讶到,变得恭恭敬敬了。

    整个过程经历了一个时辰,做完一切,万俟安的手小心翼翼的在十七鼻下探了探,还好还好,还有气儿。

    “只要这位壮士能挺过今晚,这命就还是他的。”

    老郎中今夜也被迫留宿。

    万俟安交代了一下就回到了她的房间里,一关上门就毫无形象的瘫在了床上,这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没过多久,便沉沉睡去。

    而墨九此时却半点睡意都没有。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木质的桌面,而手边则放在一封密信,信中的主角赫然是万俟安。

    她果然是万俟安,那个沉睡六十年的人。

    那么,她便不可能是那个人的人。可脑海中那张清丽的脸却不像是六十岁的人。

    墨九看向桌上的信件,不言,可心里却有些不同。

    倒是有几分意思。

    次日,万俟安醒来发现身上疼得厉害,不过昨夜倒是睡得沉。万俟安行至桌边到了杯水一饮而尽,可却发现桌上放着一瓶药,万俟安拿起来闻了闻。

    金疮药?谁给的?

    定是那老郎中。

    万俟安想洗个澡再上药,这几天在山里走动,身上出了好多汗,衣服也脏得快看不出本色了,先去找那老人家借一套吧。

    可她一打开门,就被吓了一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