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赛诗会

    万俟安去看了看十七,看着他没事,也就放心了,看来她还是挺有当大夫的资质的。不过此次也是大部分都是靠运气,没有伤到大血管,不然她也不敢动手。下次万万不可再冲动了。

    中午青若去城里买了饭菜,用完午饭,他们便出发去城里了,留下来一个人照顾十七。

    万俟安坐在马车的门口,跟车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男人在车内,而青若他们则骑了马。

    他们现在要去的是南荷城,地处汯夜以南,城中荷花尤美,故而得名。

    一个时辰之后万俟安终于看到了那高高的城门,宽大厚重的城门上是南荷城三个大字,门口有守卫。

    “还不进来。”

    万俟安听见男人略带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回头看了他一眼。

    “哦。”

    也还是乖乖的听话的进去了。她可没忘记追杀的事儿,还是老实点。

    青若并未戴面具,他在最前面,没多久他们就顺利进了城。

    “城市繁华,湖山佳丽,好个南荷。”

    看着城内的热闹景象,万俟安忍不住夸赞。

    一路走到城中,马车在一个普通的院子前停了下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面上有些胡须,看身形应该也是个练家子。

    万俟安提裙迈入院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院中早有人打扫好,房间也已安排好。

    另一边,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传来阵阵皮鞭抽打的声音。屋子里没有多余的摆设,墙上只一扇小窗,唯一的一束阳光直直的照在屋子中间伤痕累累的女子身上。

    “主子恕罪,本来属下都已安排妥当,定能拿到那灵芝并杀了他,可没想到那墨九使诈,故意隐藏实力,让属下轻敌,故而失败了,请主子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定当不会让主子失望。”

    女子此时狼狈不堪的跪着,嘴唇苍白,并有一丝鲜血流出。此女子赫然是那日追杀他们的苏敏娘!

    “你这条贱命就暂且留着,若再次失手,下场你应该清楚。”

    房间的阴影里缓缓走出一个人来,全身被黑色包裹,声音低沉嘶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地狱的修罗。

    “多谢主子,多谢主子,敏娘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苏敏娘朝着黑衣人不断磕着头,直到黑衣人离开,她才停下来。

    此时的苏敏娘,妖媚的眼中血丝满布,盯着这房间唯一的那道门,杀意四起。

    南荷城

    自来到这里墨九那厮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刘叔照看他,刘叔就是之前开门的那个中年男人。

    见天色还早,万俟安想出去逛逛,看看能不能联系一下万俟朝玉。刘叔原不同意,可万俟安软磨硬泡才同意,不过得派人跟着她,万俟安同意了。

    夜晚的南荷别有一番情趣,街道上人来人往,灯火通明,还有各种小吃,不过她没钱,也吃不了,万俟安咽了咽口水,又看向别处。

    “哎姑娘,那边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那么多人啊?”万俟安伸手拦住路过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问到。

    小姑娘看着万俟安也是一个女子,虽然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可那眼睛却尤为好看。

    “姐姐你是外地人吧?今日咱们南荷的李老爷大寿,在前面设了个赛诗会,拿出一百两银子作为彩头,拔得头筹者可得。”

    有钱?

    我喜欢,果然是想什么来什么。

    有这现代的记忆,区区一百两还不手到擒来?

    谢过那位姑娘,万俟安便朝那人声鼎沸处走去,脚下生风。

    台子是个长方形,就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汪老爷坐在一头,一身青蓝色华服,胡须有些花白,笑语盈盈。看着挺面善。他右侧还有一把椅子,前面一米处有个桌子,上面有些东西被红绸遮住,而其他地方皆摆上了几张桌凳,还有小斯在一旁磨墨伺候,而台子四周有十几名护卫,站得笔直。

    “各位父老乡亲,今日我李某七十大寿,今日在此设下这赛诗会,图些喜气。在场各位均可参赛作诗赋词皆可,这最后胜出者,老夫愿意拿这支白玉红蕊梅花簪,和一百两银子作为彩头,望各位有才之士各显神通,看这最后花落谁家。现在老夫宣布,赛诗会现在开始!”

    李老爷行至桌前,一把掀开红绸,白花花的银子落入众人眼中,而那只梅花簪,亦是通体雪白,只在那簪头有一滴血红,被雕成一朵半开的梅,却是价值不菲。

    万俟安也是眼中一亮,这李老爷可真舍得钱,就图个热闹。

    赛诗会共三场,第一场取前八名,第二场取前三名,第三场取一名。

    “第一场,请诸位以荷花为题,赋诗一首,限时一盏茶。”

    小斯敲响铜锣,高声说出题目要求。

    参赛者共二十人,有男有女。 万俟安施施然走上台去,却并未坐下,而是看向磨墨的小斯。

    “你可会写字?”

    “回这位小姐,小的会一些。”小厮低头回道。

    “那边劳烦小哥帮忙,我说你写,可行?”

    “小姐客气,自是可以。”

    得了小厮应允,众人见她再小厮耳边细语,由小厮代笔,不由得心生疑惑。

    “时间到,请诸位停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