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奇怪的汪公子

    众人依言停笔,小厮上前收取诗作,挂于人前,再由小厮挨个念,最后结果由众人评定。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此乃是汪公子之作。”

    众人顿时一阵呼好。前面几人诗作算不得高深,只小厮念至此诗时,万俟安也不由侧过头去看这写诗的汪公子。

    一席米色暗纹锦袍,身形高挑,容貌俊秀,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他此时竟也看了过来,万俟安微微颔首,便不再看他。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无门,久作他乡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此乃安小姐之作。”

    “好一个‘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是那个汪公子,众人也是连声叫好。

    “公子谬赞,公子的诗也甚好。”

    万俟安这首词可是写荷花的顶级之作,万俟安毫无意外的进入了第二轮比试,那个汪公子也在这之列。

    她怎么感觉这汪公子怪怪的,总是在不经意的看着她,眼神有些复杂,她不是很懂,不过倒是没发现有什么恶意,她也就不管他了。

    “第二题,请诸位以这白玉红蕊梅花簪上的梅花为题,赋诗一首,限时一盏茶。”

    台上其他七人皆开始苦思冥想,不过相较于第一场,这次大家的神情变得严肃了些,下笔也没那么快了。

    万俟安依然是让小厮代笔,很快便写完了。除了那汪公子,其他人皆还不知如何下笔。

    一盏茶过后,小厮就之前的步骤一一念诗。

    汪公子写的是:

    “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

    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

    万俟安的则是《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姑娘好才情,词中未有一字言梅,却是将它刻画得如此传神,在下佩服。”

    那汪公子毫不吝惜赞美,万俟安也不是那小气之人,也是一颔首,不卑不亢,颇有大家风范。

    “是啊,这位安小姐真是才女啊。”

    众人也是惊叹不已,纷纷附和,想来他们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人家确实有本事。

    这一场剩下的是万俟安,汪公子和一位年轻书生。

    “这最后一场在下觉得无需再比下去了,再比下去也没意思,以姑娘的才情,这第一实至名归,在下自愿退出比赛。”

    “在下也退出。”

    万俟安见二人皆要退出,有些懵,她这还没过瘾呢,怎么一个个都退出了?

    “这不好吧?”

    “我等皆是自愿退出,姑娘无需担忧。”

    万俟安见他们都不愿意再比了,那李老爷也不反对,也不再多言。

    她还以为要大干一场,来一场没有硝烟的对战呢,这赛诗会,也没那么难嘛。

    万俟安向李老爷道了声喜便用红绸包好了银子和梅花簪抱在怀里走下台去,路过那代笔小厮,随时丢给他一个银锭子。

    “多谢小哥相助。”

    不等那小厮反应过来,就已带着小跟班们离开了。她真是没想到这银子这么重,要这么抱回去她的手估计得废了。

    “那个,兄弟,可否搭把手儿?放心我给钱。”万俟安看着眼前一路跟着她的小跟班,这么大个儿的劳动力应该合理运用,随即拿出两定十两的银锭子给二人。

    两人对视一眼,便出手接住那一大包银子,可单给他们的却没接,还是万俟安硬塞的。

    这年头,还有人连银子都不要的。

    万俟安走在最前面,这看看,那摸摸,买了好些东西,也不管二人黑得像锅底一般的脸,一个劲儿的望他俩怀里塞。

    早知道他们就不要拿十两银子了。

    注:本文中时代架空,诗词等皆是引用先人的作品,有的根据情节有改动,请不要较真。再者,原主一出生就沉睡了,所以记忆是空白的,女主在现代是个大学生,对于很多东西都有涉猎 故而会很多东西,穿越而来之后也是没有任何关于这个架空时代的记忆的。最后,万俟是复姓,与“莫齐”同音,本文不会有太多复杂的阴谋诡计的,写不来。勿喷,不过可以提意见,能改会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