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没欺负我姑奶奶吧

    次日,又是一个大晴天,万俟安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这古代的生活也太单调了些,无聊得紧。

    “啊!”

    这大清早的,万俟安又被吓到了,一打开门便就看到一堵人墙。

    “青若,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每次这大清早的就吓人。”万俟安拍了拍胸口,脸上明晃晃的写着:我不高兴。他应该庆幸她没有起床气,不然非得发飙不可。

    青若有些不好意思,他是想着这日上三竿的她应该起了,想早点过来告诉她昨夜之事,没想到又吓到她了。

    “是属下唐突了,在下是过来给姑娘传信的。”

    “传什么信?”

    “主子让属下护送姑娘回乐城,主子说这人情让姑娘先记着,日后再向姑娘讨。”青若老老实实的复述着原话。

    “你送我回去,那他呢?”

    “主子昨夜有事先回宫了。”

    “回宫?回什么宫?”难不成这个墨九是皇家之人?

    “自是墨宫。”姑娘不知?他以为她应是知晓的,毕竟墨宫的“威名”众所周知。

    青若看着万俟安疑惑的眼神,自是当起了解语花。“主子乃是墨宫的尊主,在外时面覆黑面具,属下是护法,而墨宫则是江湖之中的一个组织,主司情报和暗杀。”可他没说的是外界传闻墨九行踪诡秘,杀人如麻。

    “原来他竟如此厉害啊!”万俟安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没想到这个大腿抱得很对。

    “你说他在外面都带有面具,我只在那山里那次见他带过,可后来都没有带,你们有没有什么规矩,就是看了他真容,会不会被灭口啊?或是非君不嫁的?”

    青若有些好笑万俟安是如何想到这个的。“见过主子容貌的不少,不过知晓主子身份的倒是早已坟头长草了,至于非,非君不嫁倒是没有。”

    “那我知道了他的身份你们会不会杀我灭口?”听青若说了那么多,她终于抓到了一个重点。

    “这个,许是不会。”因为要是会,估计这会儿你应该已经在奈何桥边喝过孟婆汤了。当然青若不可能把这话说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得知不会灭口,她倒是放心了,只是她没搞明白的是她初见墨九时就没有带面具,他就不怕她说出去?这墨九,心思太难懂了,还矫情得很。

    她心里慢慢浮现出那句话:知道得越多死的越快。她可不想再英年早逝了。

    她们在南荷城没待多久便启程去往乐城。

    墨宫之中

    宫殿很大气,以暗色系为主,粗看色差单调,可细看才发现,这墨宫之中,物件虽不多,但有的,都是顶顶上好的物件。

    “你这加急让本尊回宫就是为了这事?”

    墨九此时正坐在上位的紫檀椅上,脑袋轻轻靠在右手上,姿态随意,可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却无法让人忽视,而殿中还有一位锦袍男子,手中执扇,大刺啦啦的坐着。

    “哎呀我说岁离啊,你这才出门几天啊,就不爱归家了,况且,我这可是你皇兄亲自派来的,也是有正经事儿的。”

    没错,是他的皇兄,当今汯夜的皇帝,孝泽帝桓泽修,而他是墨九,也是当今皇帝同父异母的弟弟桓婴,字岁离。

    墨九不太想理会他。

    终是要回道那个地方的,有的东西不是他想逃就逃得掉的。

    同时心中又感叹交友不慎,整天叽叽喳喳的,搞得他头疼。

    “我会尽快回乐城,你没事就先走吧,我累了。”墨九揉了揉太阳穴,下了逐客令。

    “你这人无趣得紧,话说,你没欺负我姑奶奶吧?”

    这执扇男子,竟是万俟朝玉!

    万俟安:有!还吼她。

    那日他处理完客栈的事之后发现万俟安不见了,他可是找了好久,之后接到墨九的信才知道她跟他们一道了。

    “我姑奶奶入世未深,不通人情,你可别欺负她,不然我可是要跟你拼命的。”

    墨九揉太阳穴的手有一瞬的停顿:“我已安排青若送她回乐城。”没见过那么泼辣的女子。

    “算你还有良心。那我就先回了,不然我爹要是知道我把我姑奶奶给弄丢了定要打死我了,咱们乐城再会啊。记得一定要去乐城啊。”知道万俟安已启程回乐城,有青若保护,应当无碍,可他也得赶紧在到乐城之前和万俟安汇合,亡羊补牢,不然以他爹的性子,他不死都得脱层皮。

    见万俟朝玉离去,墨九不由得摇摇头,想:

    这万俟家的人都这么“风风火火”吗?

    他是,万俟安也是。

    (注意:从下一章开始,文本叙述从墨九变为桓婴,桓婴才是男主的真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