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昔林表哥

    皇宫之中

    富丽堂皇的 御书房内,只两人。一人于龙案之前,身着龙袍,负手而立,只观其背影,也是龙威依旧。此人正是汯夜的皇帝,孝泽帝桓泽修。

    “琉熙国近一月对我国边境多有骚扰,而此次太后寿宴,各国使臣皆会来乐城,恐有密谋啊。”

    “你想如何?”依旧是那略带磁性的声音,似乎这世间万物在他眼里都不甚在意。

    “岁离啊,你可得帮皇兄啊,三日后太后寿宴你也来吧,你在,皇兄安心。”孝泽帝依旧未转身,只是那声音变得不再那么严肃,隐隐有些其他情感在内。

    而与他说话的那一人,正是桓婴。此时的他,手中握着一只上好的白玉茶杯,正不紧不慢的转着,里面的茶水早已凉透。

    半晌,桓婴慢慢起身:“我会去的。”说完,便抬脚离开,只留下孝泽帝一人。

    害,这里,果然还是没有什么能够留住他。

    落纱阁

    万俟安这几日,对侯府也熟悉了些,万俟令翡也时常过来玩耍,跟她说话解闷。此刻她与万俟令翡在小亭中饮茶,阳光透过竹叶,布下光斑,影影绰绰。

    “三日后便是太后寿宴了,各国都会派遣使臣前来贺寿,咱们到时也会进宫的。”忠荣侯这几日都在宫里忙着此事,而作为侯府,自会出席。

    “哦。”万俟安有些心不在焉,她不是很喜欢这种社交场面,累得慌。

    可万俟令翡却兴奋得不得了,见万俟安不甚在意,又出言到:“哎呀姑奶奶,这寿宴多好玩儿啊,母亲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进宫的钗裙,你如今回来了,定是要去的。”

    看来是逃不了了,也好,去看看这古代的皇宫也是好的,万一以后回去……

    想到这里,万俟安不由得嗤笑一声,神情恍惚,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在现代的她早已是众人眼中的已亡人,只是苦了她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万俟令翡见万俟安兴致不高,便也不再提,只说明日约了她一起出去逛街,便回了。

    次日一早吃过早膳,万俟令翡便来叫她出门了。今日的万俟安穿了件白色的纱衣,在袖口、领口和裙摆处有红色渐变,简单梳了个发髻,簪上了那支白玉红蕊梅花簪。反观万俟令翡,则是桃红蝴蝶衫,头上两侧都带着相应的桃花流苏钗,衬得小脸更是灵气十足。

    两人并未乘车,只各自的丫鬟跟着,这里看看,那里逛逛。

    “翡儿?”一阵好听的男声传来,万俟令翡抬头看去。

    有些惊讶:“表哥?你怎么在这?”

    万俟安随之看去,来人一身锦衣,身形高大,很是俊俏!

    “这是我姑奶奶万俟安,姑奶奶这是我表哥和昔林。”万俟令翡给两人相互介绍。

    和昔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微微一拱手,道:“是昔林失礼了,安姑娘。”

    “什么安姑娘,你应该随着我叫姑奶奶。”万俟令翡出口纠正和昔林。

    万俟安浅笑:“无妨的。”

    “哼,姑奶奶~”万俟令翡有些气得跳脚。可却换来万俟安和和昔林无奈的笑。

    和昔林说最近乐城有很多外来之人,她们两个女子上街太不安全了,故而跟他们一道逛逛。等逛得差不多了,他们便来到了酒楼用膳。

    “姑奶奶你想吃什么随便点,这酒楼是咱们家的,不要钱。”难怪一进门小二便态度恭敬的将他们请到了最好的包间里。

    菜很快就上齐了,三人便开始用膳。万俟安相较于他二人,就自然很多,也不拘束,也没有那行闺阁小姐的姿态,但也不鲁莽。

    和昔林会心一笑:“安姑娘果然跟普通规格小姐有所不同。”

    “也没什么不同,只是我不喜欢那种惺惺作态,矫揉造作,我更喜欢真性情。”万俟安咽下口中的食物才回答他的话。

    “哈哈哈哈。安姑娘这性情当真是洒脱。”

    “你要是不介意,就莫叫我安姑娘了,听着怪怪的,就叫我万俟安,或是唤我的字,兮繁。”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她其实更喜欢称呼名字,而她这身份也是有些许尴尬,看着年级不大,可奈何辈分高啊,这以后要找个对象估计都束手束脚。

    “好,那我便唤你兮繁了。你便也叫我名字吧。”这人的性子到时有些对她胃口,不拘泥小节。

    “姑奶奶你偏心,你都让他唤你字了,我都没唤过。”万俟令翡边啃着鸡腿,边说。

    和昔林伸出手敲了敲万俟令翡的脑袋:“你个小丫头,兮繁可是你真真的姑奶奶,怎可如此。”

    “哎哟,你不许打我头。”万俟令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转而又到:“算了,还是叫姑奶奶好,显得亲。”

    说完便笑得一脸灿烂。

    和昔林摇了摇头, “你这小丫头,这么调皮,以后看有哪家男子敢娶你。”

    “哼,要你管,我哥说了,以后他会养我的,还给我找上门女婿呢!”万俟安嘟起小嘴,一副趾高气扬。

    “哈哈哈哈。那可苦了你哥了,当哥不成,还要给你当媒婆了。”

    “昔林表哥,你太过分了,姑奶奶你看他还笑我。”万俟令翡说不过和昔林,便找她当救兵。

    “以后啊你哥若是找不到,姑奶奶我去帮你找,只要你喜欢,我定绑也给你绑回来,任你揉扁搓圆。”

    和昔林看着眼前笑得一脸美好的万俟安,心中有些惊讶,此女子,果然非常人。

    午膳之后,和昔林便送了她们回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