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寿宴

    两日后,寿宴在这日举行,各色车马都向皇宫而去。而侯夫人带着她和万俟朝玉兄妹也进宫了。皇宫肃穆庄严,金碧辉煌,正如那句诗所言:金碧辉煌紫禁城,红墙宫里万重门。丝毫不见夸张。

    “今日贺寿之人千千万,唯有一人有得看。”她们刚来到御花园,便听见一众贵女谈论。

    “可是那忠荣侯府的万俟安?”又一粉衣女子向先前的说话的绿衣女子发问。

    那绿衣女子皮肤白皙,脸有些方,配上那单眼皮的眯缝眼,尽是一脸刻薄相。她此时中尽是不屑:“可不就是那忠荣侯的亲姑姑嘛,这六十年的岁月可不会留情,这一觉醒来却是连半点青春都不剩,俨然是个老婆婆了。”一众女子随即笑出声,字字句句皆是嘲讽。

    万俟令翡气得不行,当即就要出去找她们理论,幸被万俟安拦下,可大家的脸上都不快。

    “岫儿妹妹,你莫要再说这些了,毕竟人家也没招惹你。”又一女子款款来到众贵女处,一身妃色翠玉蝴蝶衫,外罩轻纱,柳腰盈盈一握,佩环叮铛,凹凸有致,巴掌大的鹅蛋脸细腻光滑,眉眼含情,楚楚动人,头上带着精致的发饰,黑发光滑如丝,行动间馨香沁人。

    被唤作岫儿的女子本想发作,可看是奚浣琴,便上前挽住她的胳膊:“琴姐姐,你莫要怕她,一个老婆婆罢了,能作出什么来?你可是奚丞相的独女。”丞相奚河山权势了得,谁敢得罪他的独女?就是她也要巴结着奚浣琴。

    “侯夫人。”突然那奚浣琴发现了御花园门口黑着脸的万俟安众人,出声叫住。

    奚浣琴款款走来,众贵女也一并回过头来看他们。

    幸好,她今日出门之时带了面纱,不然现在就得被众人当猴儿看了。

    奚浣琴微微一俯身便道:“侯夫人莫怪,众姐妹也是无心之言,并无恶意,还请侯夫人和……安小姐莫怪罪。”

    奚浣琴暗暗打量着万俟安:头上梳着一个弯月髻,簪着玉兰簪,脑后几串细细的流苏落下,身着紫衣,裙摆处绣着花儿,外罩淡紫轻纱,若隐若现,虽轻纱覆面,可露出的弯弯细眉,亮晶晶的桃花眼却是极美。

    侯夫人气得胸口痛:“那可是尹烈尹大人家的小姐?”

    奚浣琴秀眉一皱,生怕怪罪:“确是尹岫妹妹,安小姐切莫怪她,浣琴替岫儿妹妹给你道歉。”

    说话间又是一礼。

    这厢那尹岫又不依了,上前来扶起奚浣琴:“琴姐姐你快起来,话是本小姐说的,你能如何?”

    这忠荣侯早已卸甲,如今不过有个闲职,无甚可惧。

    “尹岫,你别太过分了。”万俟令翡作势要打架的节奏:“姑奶奶?你看她如此羞辱你,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万俟安拦住万俟令翡,侯夫人也是抓住她,生怕她做出什么,而万俟朝玉也站在一旁没说话,只是那眼中的寒意只增不减。

    “尹岫是吧,今日之话,我记住了,希望你不会后悔。夫人我们走吧,莫要在此误了时辰。”说罢,不理会尹岫的呼喊,便拉着万俟令翡与众人转身离开。

    夜幕降临,宫人们添上新灯,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而他们也找到了他们的位置。

    偌大的宫殿内此时有些嘈杂,只因重量级的人物还没到场。殿内最高处摆着赤金龙椅,而在龙椅的稍下处左右各还有一个席位,在下则是皇后的位置。其他席位皆是按官阶,离皇帝越近官阶越高,她们则在中间,而和昔林他们则在她们的下边。

    “皇上,太后,皇后驾到——”一阵尖细之声传来,众人皆行跪拜之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年轻的声音在上方传来。

    “谢皇上。”众人起身,跪坐在自家的位置上,等待天子发话。

    “今日太后寿宴,各国皆有使臣前来贺寿,乃是大宴,在此儿臣先敬母后一杯,祝母后身体康健,万事如意。”孝泽帝先敬太后,太后连声道好,便发话开席了。

    万俟安向龙椅上看去,只见那人龙袍加身,龙威燕颔,不恶而严,天子之气浑然天成,让人心生敬畏。只是她没想到在孝泽帝竟如此年轻,看着也就而立之年。不过这皇帝看着到有些眼熟,甚是奇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