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盲比

    宴席之始,皆是众人朝贺献礼,而万俟安则是老老实实的吃东西,别说这皇宫的东西还挺好吃的,只是很多菜已经凉了,所以她只吃了糕点。

    “皇上,太后,我等早就听闻汯夜国遍地皆英才,随便街上一个小儿都会背两首诗,心中甚是感慨汯夜国的国风,故而老夫倒想讨教讨教。”来人是琉熙国的其中一位使者,白须白发,只是那双眼,精明透亮。

    酒过三巡,这重头戏在这里便是要开始了。

    “好,便依使臣之意,我汯夜才子们,皆可应战。”孝泽帝早就知道这琉熙国会故意找茬,只是……他用余光看了看左边的席位,,不知他何时能来。

    “好,那咱们便来抽签盲比,在竹签上写好琴、棋、书、画,抽到的双方便比其内容,三局两胜,就劳烦其余各使臣做个公证。当然也得有彩头,若是我琉熙国赢了,汯夜国要向我国拱手让出边关的三座城池,反之若我们输了,也会让出相应的三座城池,最重要的是,这边关的三座城池需得由赢的一方任意挑选。”

    此话一出,皆是一片哗然。这一出手便是三座城池,谁也不敢冒然上前。而孝泽帝则是不动声色。

    “我们双方各选三人,也是抽签决定参赛人和参赛顺序。不过抽完签不急着公布参赛人,赛一局,出一人。”那琉熙国使者眼中满是不屑,狂妄自大,而众人又是一阵议论。

    “这也太过分了,他们那边既然提出此题,定然是早有准备,而我们这边虽然人多势众,可要随机选三人,风险也太大了。”

    “是啊,这可是三座城池啊,谁敢去啊。”

    使者步步紧逼:“皇上,如何啊,这莫不是贵国不敢应下此局?”

    “准了,来人,准备抽签。”孝泽帝语气变得有些冰冷,这琉熙国,甚是嚣张。

    而其他各国则是乐得看好戏,做个公证,也没什么不可。

    一盏茶后,宫人准备好一应物件,让两边分别抽签。

    原本热闹的寿宴,此刻变得压抑。

    第一轮,琉熙国这边是一个年轻男子,而她们这边,抽到的第一位是和昔林!

    和昔林见万俟安他们望着他,他只笑着点点头,像是很有把握,让她们不必担心。两人感受着众人的目光走到中间拜访竹签的地方。

    因为是首局,所以大家都各位看重。

    第一题,抽出的是画!要求两人在一盏茶内画出这殿中的情景。

    万俟安为和昔林捏了一把汗。

    这殿中人物众多,该如何画?况且还要在一盏茶之内画好,这有些难为人了。

    一声锣声敲响,二人便各自画了起来,小太监在一旁计时。

    “不知道昔林表哥行不行啊?”万俟令翡有些担忧的喃喃低语,眼睛紧盯着和昔林。

    万俟安拉过她的手:“莫要说这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我瞧着昔林应该是有把握赢他的。”

    一盏茶的时间到了,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

    二人皆停笔,宫女拿起二人的画作展示给众人看。那琉熙国的年轻男子头翘得老高,显然以为他赢定了。

    皇帝等人看完,再由其他各国使者评出输赢。

    “第一局,画,和昔林公子胜。”

    那年轻男子不敢相信,满脸愤怒:“不可能,我的画技我心中有数,不可能输给他。一定是你们作弊!”

    “这位使臣息怒,你且上前来看看和公子的画,便知晓了。”小太监弓着背,冒着胆子说到。

    那年轻男子果然上前,一把抢过和昔林的画,那画根本没有他画得好,可看到后面,那人却瞪大了眼睛,双手捏得泛白。

    “怎么会这样!?”他有些踉跄,眼中尽是不甘心,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得认输,一屁股坐在地上:“是我输了。”

    是的,和昔林那幅画确实没有那年轻人画得巧,可他赢就赢在“扣题”。那个年轻人尽管画技超然,可却独独没有画上他们比赛的二人。此局,算是险胜。

    “哈哈哈哈,和爱卿,你可是生了个好儿子,有赏!”孝泽帝看着使臣那边吃屎一般的表情,甚是高兴,随即看赏。险胜又如何,总归是他们赢了。

    “微臣谢皇上。”一中年臣子赶紧叩谢龙恩。此人正是和昔林的爹和酉舒,侯夫人和简竹的亲哥哥。

    “第二局,请参赛者上台。”小太监高声喊道。

    琉熙国这边是一个妙龄女子,身姿婀娜,面上也带着黑色面纱。

    而她们这边,却迟迟不见有人上前。众人皆是一脸茫然。

    “请参赛者上台。”小太监硬着头皮又出声。

    在众人的低声细语中,有一个绿色身影颤巍巍的上前一步。

    “是她?”

    尹岫!?

    这尹岫,一看便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迟迟不上去。

    尹岫看着众人窃窃私语,玉手紧紧的拽着纱裙。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她,而看向她往日的姐妹,都目光闪躲,不愿帮她。

    她不敢去看高台上的天子,她知道此时她若是退出或是求情,不但得不到帮助,反而,可能会丢了性命,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