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死不要脸

    “你们琉熙国的人都这么无赖的吗?这比赛本就是你们提出的,现在输了又不承认,当我们汯夜无人吗?”一个年轻公子出声。

    ““是啊,太过分了。”

    众人皆质问。

    老者愤懑不平:“无知小儿休要满口胡言,我琉熙的铁骑可不是好惹的。”

    “老先生这副模样,倒是激起了小女子作诗的雅兴。”万俟安的声音清亮,在此时响起。

    众人一脸茫然的望着她,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雅兴作诗?刚刚还觉得她有些气度。

    “你这个女子能作出个什么名堂,也不过是个小女子,在此哪有你说话的份?”

    万俟安依旧是浅笑:“这诗小女子还没作呢,老先生且听完,再说不迟:

    死恨物情难会处,

    不探虎穴求身达。

    要对君王逞轻捷,

    脸腻香薰似有情。

    老先生,此诗可是为您量身定做,您满意否? ”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说姑奶奶,您这不是骂人家‘死不要脸’嘛,莫要说得这么直白。”万俟朝玉突然间笑出声来,摇着折扇。

    这确实是首好诗,而且还是一首藏头诗,只是这内容嘛,甚是有趣。

    众人仔细一琢磨,不就是“死不要脸”嘛,霎时间众人哄笑不止,而那孝泽帝也是面色和悦。

    “你……”那老先生气得面红耳赤,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小女子这里还有一首送与老先生,还望老先生‘笑纳’:

    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无拳无勇,职为乱阶。既微且尰,尔勇伊何?为犹将多,尔居徒几何? ”

    “噗……”那老先生听罢,竟一时气急攻心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最后还是其他各国使臣作证判他们这边赢了,至于那三座城池,孝泽帝会亲拟国书跟琉熙国“详谈”,此场闹剧结束。

    “这位姑娘可是我汯夜的功臣啊,替朕拿下了城池,还舌战琉熙使者,彰显我汯夜国威,该赏,只是不知是忠荣侯府的哪位小姐?”孝泽帝看着台下的女子,不禁问道。

    万俟安盈盈一拜:“万俟安参见吾皇。”

    “万俟安?可是前镇国大将军万俟岚之女?”宏厚的声音传来。“可否除去面纱?”

    “回皇上,正是民女。”万俟安抬起头,除去面上的轻纱,露出清丽的容颜。

    他倒是对当年万俟安之事有些耳闻,日日寒冰相伴,一躺就是六十年,本以为早已不在人世,没想到她依然活着,而且还回来了,容颜未老,与少女无异,略施粉黛也称得上美人,只是相较于汯夜第一美人奚浣琴还是稍差一些,可加上今日她这份才华,却已足以让人惊叹。

    众人瞧见万俟安的容颜皆是一惊,一时间神色各异。

    “你万俟家世代为我汯夜镇守边疆,如今你又有此贡献,该赏,就赏黄金千两,白银万两如何?”

    “民女谢吾皇。”万俟安又是一拜。

    孝泽帝看着她单薄的身影,不卑不亢,此女子果然不一般。

    经过刚刚的事件大家都没了兴致,皇帝和太后、皇后先后离去,离去时可见太后脸色并不好,众人见主角已然离场,也纷纷离去,只是直到最后那一方席上的人都未曾来。

    那位置到底是留给谁的?

    “那个空位是留给太上皇的”,侯夫人发现了万俟安一直盯着那空位,便道出所以:“当年无上皇的也就是当今皇上的父亲突然驾崩,并未来得及写遗诏,又适逢边境有乱,国不可一日无君,可是长子也就是当今皇上在琉熙国为质,虽已在归途,可最快也要半月才到,二皇子也就是今日的风王,则不堪重用,众大臣便齐力扶持年仅十二岁的三皇子为新帝,可三皇子人虽小,可注意大,等当今皇上回了乐城,便主动拟旨退位,传位于当今皇上,自己则当起了太上皇。不过这太上皇退位之后,便不再出现于人前,说是游荡江湖去了,一年也就回来那么一两次,匆匆的来匆匆的去。”

    原来如此,万俟安恍然大悟,这其中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啊,好生复杂。

    罢了,她们也出了宫门,马车向侯府使去。

    回到落纱阁,刚洗完澡,万俟安便腹痛不止。

    “小姐,你怎么了?”采采听见万俟安哼哼,推门进来便看见万俟安在床上疼得龇牙咧嘴。

    万俟安声音有些虚弱:“莫非是我吃错东西了?”万俟安没想明白,不可能是有人给她下毒吧?

    可当采采看见那雪白的亵裤上的血迹时,顿时明白了:“小姐怕不是吃坏了肚子,而是来了月信。”

    万俟安有些懵,来大姨妈了?

    可这也太疼了吧,虽然她前世偶尔也会疼,不过也没这么厉害过,难不成是因为原主常年待在冰棺里,受了寒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