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压得我好疼啊

    采采笑着为她找来了月事带,教她使用,并吩咐小丫鬟给她煮了姜糖水。

    “小姐,你这几日可要注意,千万不要劳累,好好休息,忍几天便没事儿啦。”采采叽叽喳喳的跟她说一些注意事项。

    万俟安换好新的衣裳,喝了姜糖水便开始在床上躺尸,一动不敢动。

    在一座华丽的院落中,桓婴正想着今晚宫中之事,便被一人打断。

    “让你去请万俟安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她人呢?”男人的好心情瞬间没有了,。

    难道是她不肯来?

    青若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安姑娘她,似乎,性命垂危?”

    “什么意思?”男人问到

    “属下去了姑娘的院子,便看到小丫鬟拿了一包染有血迹的衣物出来,应是受伤了。”他看到的确是这样,不然那小丫鬟也不用鬼鬼祟祟的。

    桓婴眉头一皱,便向外走去。

    “主子你去哪儿?”青若连忙出声要跟上去。

    “本尊亲自去看看她断气了没有,你不用跟来。”语音未落,便不见了身影。

    来到落纱阁,桓婴推窗而入,便看到万俟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屋子里确有血腥味。

    他慢慢走进,只见那张小脸苍白如纸,嘴唇也不见一点颜色,眼眸紧闭。可他刚想试试她的鼻息,万俟安便睁开了眼。

    “啊……”可还未来得及叫出声,一张大手便捂住了她的嘴。

    万俟安见是墨九,便不再挣扎,伸出双手扒开了男人的手掌:“你怎么在这?”男人多日不见,依旧是那么俊朗。

    “青若说你受伤了?”桓婴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凉意,也松开了手,只是她脸上的细腻触感久久不散,似乎刚刚也有碰到她柔软的唇。桓婴不但这样想着,目光也时不时的瞟一眼她的唇。

    “这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怪怪的?”这是关心她?她觉得她还没这个待遇。

    “原本是让你去给十七拆线的,别人,不敢动那线。”男人淡淡道。并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

    她就知道是这样的,果然是她想多了。

    “今日不行,过几日吧,过几日我自己过去找你,对了,你住哪里啊?”万俟安又躺下了,将自己裹住,只露出个脑袋。

    男人有些不解,抬眼看着床榻上裹得像个虫子一样的万俟安:“为何要过几日?难不成你真的受伤了?”

    “没有,就是有些不舒服。”从她开始说话,他就觉得有气无力的,“你没事就赶紧回吧,天不早了。”

    桓婴抿唇沉默了些,便翻窗离去。

    万俟安没想到他今夜会来,刚刚动来动去,怕是大姨妈又漏了,这古代,没有卫生巾,她真的是欲哭无泪,果然是见过了好的,其他的就都变成了将就。

    换好了新的月事带,万俟安正准备去关窗,可没想到那墨九竟然去而复返。他这一来便和万俟安撞了个正着,万俟安一个不稳便向后倒去,情急之中一把抓住了桓婴腰带。

    “嘭——嗯!”两人双双倒地,万俟安被桓婴结结实实的压在地上,而万俟安的唇此时正贴在桓婴的喉结上,暧昧落地生根。

    “哎呀你压得我好疼啊,你赶紧给我起来。”万俟安率先打破这暧昧,推搡着让桓婴起来。

    桓婴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清晰的感觉到万俟安柔软的唇触碰着他,说话间的气息轻轻拂过他的皮肤,痒痒的。

    桓婴愣了一下,听到万俟安说的话,脸上刷的一红,翻身而起。

    “呲啦”一声响起,两人又是一愣,万俟安压到了男人的腰带,此时用力起身果断撕碎了衣衫。夏日衣衫单薄,这一扯,男人便露出了精壮的胸膛,男人身材极好,肌肉线条分明,两颗婴红小巧可爱,配上这完美的肤色,简直是人间极品。

    万俟安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赶忙用双手捂住了眼睛。感受到万俟安的视线和那清晰的吞口水的声音赶紧站起来将衣服拢好,遮住那一片清凉。

    “你这突然回来干嘛,害我摔了一跤。”万俟安见他穿好了衣服,也颤巍巍的站起来,揉了揉生疼的身体,明天定要青紫了。

    “我,我是来说若要寻我,就到城南的枯荣别院。”男人脸红得像个苹果。

    她倒是从未见过这样的墨九,便忍不住出言戏耍:“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个什么劲儿,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吃亏的是我好吧。”

    男人的脸更红了,眼神微闪,不敢看她。

    “今日之事不准说出去,不然本尊定会让你后悔。”留下威胁之言,桓婴便飞身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哈哈哈哈哈”桓婴走后,万俟安忍不住大笑,连周身的疼痛都没那么疼了,真是没想到这江湖中威名赫赫的墨宫尊主竟有这么一面。

    还蛮可爱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