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色令智昏么

    “姑奶奶怎么突然问墨九??”万俟朝玉弱弱的问到。

    “之前他不是派人送我回来嘛,欠他一个人情,所以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她之前有问过采采,结果她不知道,而万俟令翡他们她又不想让他们知道,免得他们担心。

    “这样啊,我倒是知道一点。这墨九啊是墨宫的尊主,情报网遍布天下,手下有五千影子,个个以一敌百,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狠角色,不过墨宫亦正亦邪,做事随心所欲,而这墨九嘛,出门在外都会带一个面具,很是神秘,不过,他应当不是坏人。”

    这个倒是和她知道的差不多:“好了没事了,你先回吧。”

    万俟朝玉苦着脸:“姑奶奶这刚利用完我就赶我走,翻脸真快。”

    “怎么,小玉儿想留下来跟我大眼瞪小眼?”万俟安忍不住浅笑。

    “好好好,我走,我走。”说完,万俟朝玉便转身离去,他觉得他再留下来肯定没什么好处,他也想尽快去办手头的事情。

    又是一日清晨,万俟安便被万俟令翡给闹醒了,非得拉她一起去寺庙里求什么姻缘,她内心是崩溃的,她才不想求什么姻缘,她只想睡觉。可实在拗不过她,便顶着个熊猫眼就出门了。

    “今日是六月六,很多小姐都会去寺庙求姻缘,据说特别灵,我早就想去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姑奶奶你也可以好好求一求,好早点给翡儿找个姑老爷。”万俟令翡一上车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噗”万俟安刚刚喝到嘴里的茶就喷了出来,采采赶紧拿帕子给她擦嘴:“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不急。”

    万俟令翡又是一阵催眠,万俟安摇了摇头,果断合上眼眸眯一会儿。

    那寺庙在城外,有些远,马车摇摇晃晃上走了大约两个时辰,直到艳阳高高挂起,才到那寺庙山下。

    寺庙不通车马,只有层层叠叠望不到头的台阶,只能走着上去,两人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车。这山下已然停了诸多马车,许多富家小姐三两结伴,或是由自己的丫鬟陪着向山上走去,也有不少年轻的男子。汯夜民风开放,男女之防并不是特别严苛,故而大家才会三两相聚。

    “翡儿,这城中有那么多寺庙,为何大家都舍近求远来这深山?”虽说这里确实环境优美,满目苍翠。

    “这个呀,是有一个缘故的,是因为在许久之前,咱们汯夜有一位公主,外出游玩,路经此地,便在这庙里求了一只姻缘签,这庙里的一位老和尚为她解了签文,说让她在午时之后再离去,便会遇见一生相伴之人,结果你猜怎么着,果真在午时之时在庙中遇到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两人一见倾心,相伴一生。如此,众人知道此事后,皆道神奇,于是众闺阁小姐们,年轻公子们都纷纷来此求姻缘,而六月六则是那公主与驸马初见之日,所以这日比平时更热闹。”

    原来如此,这故事还挺有趣的,这风景如画,最适合‘一见钟情’了。

    末了,她们也开始向山上走去。

    一个时辰之后——

    “终于到了,累死我了,我不行了。”就在她们快要累得虚脱之时,终于是到了,两人都出了汗,万俟令翡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趴在门口的石狮子上,而万俟安也是双手叉腰,心跳加速,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喉咙也有些干。

    “犹婪寺?”好奇怪的名字。

    稍作休息,又喝了点水,整理好衣裙,便进入寺中。寺中早已是人满为患,女子尤多,平日佛香弥漫的寺庙此时却是香风阵阵,小沙弥都忙着接待香客。

    她们来到殿中,正中间是一座巨大的佛像,前面的香案上摆满了贡品,进香的铜鼎之中插满了香,佛殿上部经幡微动。

    万俟令翡拉着万俟安在蒲团上跪下,拜了三拜,万俟安看着万俟令翡十分认真的在心中默念自己所求,而她却眼神微闪。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想来想去,还是求一个善始善终吧。两人拿起桌案上的签筒开始摇签。

    “啪嗒”一声落地,万俟安捡起竹签细看,竟是一支残签?什么鬼,她这前世今生第一次求签竟是这么个玩意儿?

    万俟令翡也摇出了签,是个上上签,她很高兴,二人又去找和尚解签……

    没过多时,二人便出了佛殿。

    “姑奶奶,刚刚那老和尚跟你说了什么呀?”万俟令翡拉着万俟安的胳膊,刚刚那老和尚解完她的签便单独留下了万俟安,她很好奇。

    万俟安有些魂不守舍:“我有些累了,那边有个凉亭我过去歇歇,你带着采采和阿云自己去玩吧,等会儿你再来找我。”

    “小姐……”

    “可是……”还不等万俟令翡说完,万俟安便抬脚离开,她怎么觉得自从求签之后姑奶奶就怪怪的。

    “哦!我知道了,姑奶奶定是中暑了,我去给他给他找一碗绿豆汤来,采采,阿云我们走。”

    万俟安来到凉亭中,坐在亭边,一只脚踩在护栏上,将怀中的手绢拿出盖在脸上,挡住阳光。

    万俟安在想刚刚那老和尚说的话:“缘起即灭,缘生已空。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女施主前路虽坎坷,可只要心中存有善念,结局也未必难看,这残签也未必不好,未知也许是最好的。”

    她总是觉得那老和尚意有所指,可是她想不明白,算了,随他去吧,这本来也当不得真。

    “万俟安……”

    万俟安猛的睁开眼睛,手绢滑落,眼前出现了一张俊美的脸。

    “啊……”万俟安被吓了一跳,突然失去重心,向亭外倒去,那亭外可是一个很大的湖,绿水茵茵,看着可不浅。

    男人见万俟安被他吓得就要栽进水里,便一个闪身上前,一把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拥入怀中,另一只手接过那随风而起的手绢,随即脚尖轻点在水面,一个飞身便带着她停在了湖对岸的小山旁。

    男人此时身体有些微僵,垂下眼眸,见怀中的人儿双眼紧闭,粉嫩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她的身子很软,少女的香气似有若无。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这是他第二次触及到她的身体。

    “你这便宜可占够了?”

    略微嘶哑的男声从头顶传来,却有着几分愉悦。

    万俟安猛的睁开眼睛,立马退出他的怀抱。

    “墨九你有病啊,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桓婴感到的腰间一松,收回还停留在空中,刚刚搂着她的手背在身后,看着眼前的女子气得小脸微红,觉得煞是可爱,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也未曾发觉。

    “本尊以为,你是见到本尊太过于激动了,所以才会掉下去。”

    万俟安没想到桓婴突然靠近,她被逼得靠在小山上。两人仅有一掌之距。

    万俟安从未见过男人笑,而此刻男人的嘴角确有一定的弧度,他的眼眸乌黑明亮,似夜里的星辰般耀眼,皮肤细腻光滑,。她竟有些愣了,目光不自觉的向下,最终定格在那薄唇之上。

    她是疯了吧,竟然有一种想亲他的冲动!

    她承认她喜欢帅哥,可是她应该还没有如此饥渴吧?

    定是这厮故意如此,好戏弄她。

    桓婴看着女子的小动作,心中竟有些愉悦。

    “你,你别乱说,本姑娘岂是那种色令智昏的人?”万俟安一把推开桓婴,眼神飘忽,不敢去看他的眼。

    “呵”,桓婴轻笑出声:“色令智昏么?”

    也不错!

    他其实早就看见她了,见她独自一人去了凉亭,便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没想到她胆子那么小,刚一叫她,她就被吓到了。

    万俟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刚刚一着急就胡言乱语了,心中懊恼不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