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并未娶妻

    奚浣琴拿过桌上的纸笔,将刚才纸上的那两句诗又抄了一遍。

    这个时空的字跟现代的字有些许不同,大都是繁体,不过也勉强认识。奚浣琴的字很好看,跟她人一样温柔细腻,只是突然她竟想到了桓婴。万俟安快速的摇了摇头,想甩掉脑中突然出现的脸。

    紧接着,万俟安又念了几句诗,让奚浣琴抄与纸上。

    “兮繁,你这诗词为何只有上片和上阙啊?”奚浣琴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不解的问道。

    万俟安一笑:“后日我们侯府的成衣铺子上新,我们准备了个活动,你若无事,前来一看便知。”

    她并未直接告诉奚浣琴,而是卖了个关子。

    “那好,后日浣琴定然前去捧场。”奚浣琴也不恼万俟安跟她卖关子。

    “那日在犹婪寺,兮繁也是去求签的?”奚浣琴突然转移了话题,眼神小心翼翼地看向万俟安,:“太上皇竟也在此。”

    万俟安扇着扇子的手倏地停止。

    “哦,是啊,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太上皇。”

    奚浣琴将万俟安的动作看着眼里:“看兮繁的样子,与太上皇甚是熟稔。”

    万俟安被奚浣琴看得有些不自在,有些心虚的说:“那倒没有,只是我之前欠了他一个人情,他找我讨罢了。”

    奚浣琴眼神却有一瞬的变化,太上皇是什么人,什么人情需得亲自来讨?奚浣琴压下心中的疑问,再次换上浅笑:

    “没想到竟是如此。那日在太上皇面前,浣琴甚是失礼,不知太上皇会不会怪罪。”奚浣琴柳眉微皱,面上甚是担忧。

    万俟安看了她的样子,继续扇着风道:“害,没事儿,他应当不会怪罪的。”

    万俟安心中想的是,他看都没怎么看,想来又不甚在意,可她没说出来,怕伤了美人的心。

    奚浣琴又拉着她聊了一会儿便告辞了。

    两日时间过得甚快,这便到了上新之日,万俟安换了身男装,跟万俟朝玉去了铺子里。

    铺子的地段不错,是以来的人很多。这正是她要的效果,还在铺子前面搭了个梯形的台子。

    万俟安跟万俟朝玉示意,走到台上,向台下一拱手:

    “诸位父老乡亲,公子小姐们,上午好!今日我们娉婷衣庄上新,办了这个活动,感谢诸位百忙之中来此捧小店的场,今日共上新女装十二套,男装五套,以后每个月都会上新男女装各五套,而每套衣服都是独一无二的,来,我们先上衣服!。”万俟安说完便退到一旁,让出了台子。

    十二个少女身着样衣一一上台展示,没错,她花高价请了十二个姑娘和小伙当模特,搞了一个小型的服装秀。少女们身姿纤细,少年们高大,这一出来就又吸引了不少人来。

    “这每一套衣衫皆是绣娘们一针一线绣成的,并且啊,这每套衣服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来自一句诗或词,而且今日之内,凡是能够成功对上下联者,所对应的衣衫皆可半价买走。比如说这套裙衫,‘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名唤沧巫,乃是今日主打的第一款,世间仅此一件,各位可不要手下留情了。”万俟安走上台来到最前面的那个女子身边,向众人展示。

    “这裙衫确实华美精致,浣琴便来对上一对。”奚浣琴从人群中走出,来到台边,与万俟安相视一笑。

    众人也看向了奚浣琴,容颜绝丽。

    没想到这丞相的千金都来捧场,看来,这次确实与以往不同。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那日她看到这句诗,甚是喜欢,回去之后便想了许久才想到这么个绝配的下联。

    “好!这位小姐对得甚是工整,甚至比我这上联还要出色些,这衣裙便是小姐的了,届时小店会送到姑娘府上。”

    经过了奚浣琴这一茬,众人纷纷开始对对子,一时间好不热闹。

    “你这一个月只有那么几套衣服,还每套衣服只做一次,虽然价格很高,但是这样是不是有些亏亏?”万俟朝玉来到万俟安身边,扇子掩面小声说到。

    “没事儿,物以稀为贵嘛,放心啦。”万俟安拍了拍万俟朝玉的肩膀,让他不必担心。

    这次的活动很是顺利,十几套衣服全都卖完了,还有不少的人没有买到想定做,万俟安接下了部分。

    万俟安回到落纱阁已经很晚了,有些无力的推开房门,径直走到床上趴着。

    累了一天了,困得不行。

    “回来了?”一声男声传来,万俟安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弹了起来。

    男人一身黑色锦袍,此时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进来竟然都没有发现他?

    “怎么是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这里做什么?”万俟安来到他跟前。

    桓婴站了起来,走到她跟前,俯下身来直视她:

    “若我说是来看你,你可信?”

    看她?看她作甚?

    “信你个大头鬼。红帐温香都留不住你,看来是吃饱了撑的。”万俟安撇过头,不在看他,男人的气息扑在她脸上,有些痒。

    她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话张口就来

    “我哪儿来的红帐温香?”桓婴有些摸不着头脑,可却撇见女子那耳尖有些微粉。

    “自是你那金屋藏娇的小美人儿了。”万俟安走到一旁伸出玉手去拨弄着窗边的花儿:“你要是有事就赶紧说,没事儿就赶紧走。”

    “我并未娶妻。”

    桓婴突然来了句,看着万俟安垂下的眼眸,睫毛微动。

    “哦。”万俟安淡淡的一声,他向她解释什么,搞得像她吃醋了似的……

    “你可是……”

    “我没有。”她没有?她没有什么?万俟安有些懊恼,她这个样子有些像是做贼心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