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为什么我是个丫鬟

    万俟安摸了摸鼻头,挑起窗帘,目之所及皆为深沉的夜色,月光撒下,倒看得更加朦胧了些。

    这是已经出城了?

    “这次咱们带了多少人啊?”

    桓婴不知从何处变出来一个小几,正喝着茶。

    “你不是看见了么。”目光看了看马车门口的方向。

    万俟安又撩开车帘,青若冲她点了点头,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知晓他武功高强,可就他们三个人未免太冒险了吧。

    她可是半点武功都不会啊,而且跑得还慢。

    “你确定?我觉得要不我还是别去了,省得给你们拖后腿。”

    桓婴微侧脸,万俟安便感觉到了那冰冷的目光。

    “我也是为你们好。”万俟安讪讪到。

    “没事,想拖本尊的后腿还没那么容易。”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是说出的话嘛,太自大了。

    她哪里是想关心他们,她关心的是她自己,才来这里没多久,要是不明不白的嗝屁了不就没意思了。

    万俟安摊了摊手,一耸肩:“既然如此,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车咕噜咕噜的走着,两人都没说话,渐渐的万俟安便睡意袭来,靠在马车上睡着了。

    桓婴抬眸看向睡着的女子有些愣神,女子衣衫单薄,偶尔一阵风吹来,撩起额前的碎发,耳垂上的坠子也随着马车的前进而晃动着。

    他眼神里有些说不出的情绪,定了定神,便又拿出一本书来翻看。

    次日,万俟安头猛的一歪,瞬间惊醒。

    “天呐,这脖子疼得要断了似的。”

    万俟安揉着酸疼的脖子,发现桓婴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车厢内了。她赶紧跳下马车,发现他们现在在一处林间,马车停在一棵大树下太阳已然升起。

    万俟安拉长脖子四处看,最后终于看到两个衣着普通的男人在不远处说着什么。

    两人显然听见她下车的动静,都转过头来。万俟安心里一惊,两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姑娘你醒了,属下是青若,之后的路恐有不便,所以我等还是低调一点为好。”其中矮一些的男人朝她走了过来。

    万俟安仔细的盯着他看了好久,虽然五官有所改变,不过这声音和身形倒是不错,想必另一个男人就是桓婴了吧?

    “这易容术当真神奇,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桓婴在她说话间已经走了过来,一身普通的衣服,并不华丽,脸上也不见了往日的绝色容颜,想必是那renpi面具吧,不过那气质,倒是难以掩饰。

    “你也去把衣服换上。”

    万俟安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那马车上果然有一个包袱。

    “那我需不需要易容啊?”万俟安眼睛一亮,她倒是很是好奇那东西。

    “不用。”

    男人的声音依旧冷冽。

    “噢噢,”万俟安又蔫了,转身上马车:“你们走远些,不许偷看。”

    桓婴嗤笑一声:“有何可看的?”

    万俟安一时间竟有些气急,她不说s型吧,好歹也是前凸后翘的,什么叫有何可看的。一把落下帘子,见男人去到远处,才窸窸窣窣的换衣服。

    “为什么我是个丫鬟?”

    半晌,万俟安一身丫鬟服出现在两人面前。

    “怎的?本尊的丫鬟委屈你了?”

    男人言语间竟有些揶揄。

    “那除了丫鬟还有很多别的职位啊,比如说护卫、妹妹、弟弟、姐姐、好友啊。”

    万俟安当真认认真真的细数了起来。谁料桓婴却走到她跟前,从怀中拿出一支银簪,另一只手轻轻挽起她有些凌乱的青丝固定在头顶。

    “这样才像是本尊的丫鬟。”

    万俟安有些不可置信,感情是嫌她寒酸呗,她有一支玉簪的,只是此时不适合戴。

    于是伸手摸了摸头顶的银簪,作势要取下。

    “敢拿下来你的爪子就别要了。”

    桓婴一眼便看透她的心思,万俟安只得放下手。

    “奇奇怪怪的。”万俟安嘟了嘟嘴,看向青若,只见他假装看不见的摸着自己手中的剑。

    “走吧。”桓婴不管她的自言自语,径直上了马车。

    她跟他在一起可真是没有人权可言啊,谁让她干啥啥不行呢,以后有机会定让你们瞧瞧本姑娘的厉害。

    万俟安跟青若一左一右坐在车头,她不想进去看着他那冰山脸,在外面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

    阵阵清风徐来,吹去了好些燥热,一时间竟想高歌一曲了。

    万俟安清了清嗓子,便张口就来:

    “风用你的口吻

    讲着远方雨纷纷

    我在梦里停顿

    数着记忆的年轮

    为等那句炙热的情深

    甘用一生繁华换浮沉

    交给酒一樽 把故事封存

    爱是红尘留下的余温

    花开花落聚散成印痕

    任由岁月天真 为一人

    爱是荒芜遇见的初春

    无声无息推开了心门

    任斗转 和星移

    愿作你不二臣

    手心里的掌纹

    乱了思念的分寸

    望不尽的眼神

    写在每一个晨昏

    纷扰之中寻觅着安稳

    哪怕离合悲欢只一瞬

    交给月一轮 把故事铺陈

    爱是红尘留下的余温

    花开花落聚散成印痕

    任由岁月天真 为一人

    爱是荒芜遇见的初春

    无声无息推开了心门

    任斗转 和星移

    愿作你不二臣

    爱是红尘留下的余温

    花开花落聚散成印痕

    任由岁月天真 为一人

    爱是荒芜遇见的初春

    无声无息推开了心门

    任斗转 和星移

    愿作你不二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