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老鼠爱大米

    清亮的歌声从车外传来,桓婴透过被风撩起的帘子正好看到万俟安的侧脸,很干净的笑,就像这六月的风,炽热又干净。

    “青若,怎么样,好不好听?”万俟安一脸兴致勃勃的问正在赶马的青若。

    青若愣了愣,脸上有些笑意:“悦耳动听,似叮咚的泉水,只是这词……有些直白。”

    青若说到最后有些不好形容,那句“任斗转和星移,愿做你不二臣”有些难以启齿。

    可万俟安可不会这么想,伸出手大力的拍了一下青若的肩膀,显然他没想到万俟安会有此动作,差点没把他手里的缰绳给吓掉了。

    “哈哈哈,那有什么的,我还没唱那个‘老鼠爱大米’呢。”

    “老,老鼠爱大米?”这什么跟什么。

    万俟安点点头:“对啊,我再给你唱两句哈,额,‘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万俟安,给本尊进来。”

    突然之间一阵寒气逼人,男人的声音有些怒意,万俟安转过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生气:“进来作甚,外面挺好的。”

    而此刻青若却是额头冒汗,他不用看都知道此刻车帘之后的主子定然一脸寒色,而且还动了怒,他有些虚。

    而此时主子则丢给他一个冷冷的眼神。他心下一惊,莫不是刚才……

    他似乎明白了,转即低下头,不敢看万俟安正眼,正了正神道:

    “姑娘,这日头越来越大了,你还是进去坐吧。”

    “外面多舒服,咱们还可以聊聊天,多好。”

    青若见自家主子脸越来越黑,可姑娘依旧一脸天真,可叫他如何是好。

    “实不相瞒,属下觉得有点挤,里面宽敞,您还是进去吧。”

    他绞尽脑汁才想了个借口,也不知道姑娘信不信。

    万俟安只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刚刚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他都不觉得挤,现在怎么突然觉得挤了?

    定是迫于桓婴的淫威,自己不说话还不让别人聊天。

    万俟安见青若一脸坚决,也不再坚持,有些可惜,刚刚的好心情又没了,只得转身进了车厢。

    见桓婴一脸黑,她真的是觉得莫名其妙。

    “刚刚那些东西是谁教你的?”

    她这才多久,就学了这么多淫词艳曲,定是万俟朝玉那个不省心的教的,还跟青若两人嘻嘻哈哈的,说这些让人脸红的话,他心里就像吞了个臭鸡蛋似的。

    “我听别人唱的。”万俟安看了一眼他,原来是这个啊,她还以为她又怎么着了呢。瞬间放心了很多:“我觉得这个挺好的啊。”

    桓婴面上有些绷不住,她果然被万俟朝玉给带坏了。

    “以后莫要再在别的男人面前唱这些。”他语气缓了缓,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

    万俟安突然玩心大起,起身蹲到他跟前,两手撑到凳子上,将男人圈住,仰起头对上男人漆黑的眸。

    “怎么,我爱你三个字你没听过?”

    她的声音很好听,挠的他心里有些痒痒的,待他反应过来,一抹红霞早已爬上了耳尖。

    万俟安扬起嘴角,将男人的僵硬都看在眼里切,男人,没想到还挺单纯的,随便一撩就红了耳朵。

    “万俟安。”男人的语气里尽是咬牙切齿。

    感觉到危险,万俟安赶紧起身,可却被桓婴一把拉入怀中,迫使她坐到了他的腿上。

    “那三个字你不许跟别人说。”

    桓婴轻声在她耳边说。万俟安想起身却被他的大手抱得紧紧的,鼻尖充斥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并不像他表面那么冰冷。

    什么叫不许跟别人说?这让她好容易想歪啊。

    “我这当然不会乱说。”而是正儿八经的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可这话桓婴却听成了别的意思。以为她听进去了他的话。

    随即放开了她。万俟安一得到自由便坐到了对面,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

    “你总是这样冷冰冰的,别人很难靠近的。”

    桓婴看了一眼她,投以疑问。

    “我当你是朋友才跟你说的哈,你看你要钱有钱,要色有色,不但身居高位,还武功高强,要是随和一些,身边肯定会有很多朋友的,平时不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嘛,不然以后估计不好找媳妇儿。”

    桓婴看着万俟安滔滔不绝,小嘴不停的张合眼神有些闪烁。

    她当他是朋友?眼眸垂下,还担心他找不到媳妇儿?。

    管得倒是宽。

    “本尊何须如此,只要本尊一个眼神,自然有无数女子围着本尊。”他薄唇微启,一副傲娇样子。

    万俟安见他如此,嘴角忍不住抽抽:

    “我的意思是说老是冷冰冰的,想说个笑话都没人听,多无聊。”

    “那你说个笑话我听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