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阿繁

    万俟安有些惊讶,他什么时候还会接梗了?

    “这只是一个比喻好吧……”

    她越来越继续不下去这个话题了 ,跟他聊天,总是有种越说越乱的感觉。

    不过她却明显的感觉到他有些不一样了。

    墨九变成了桓婴,墨宫尊主变成了太上皇,可他却又还是他。

    刚开始他都不爱跟她说话的,可如今也会跟她斗嘴了,这种感觉,她说不出是什么,不过也不错,想必,也是把对方当成了朋友的吧。

    车厢内突然安静了下来,万俟安无聊得紧,便随手拿了一本他放在小几上的书,深蓝色书面上写着“云氏兵法”四个规整的大字。

    “原来你喜欢看兵书啊?”万俟安随意的翻了两页,发现里面的兵法她都不怎么看得懂,不过字儿倒是认识。

    桓婴“嗯”了一声,又执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送到嘴边,轻抿一口。

    “那你知道《孙子兵法》吗?还有三十六计?”

    桓婴摇了摇头。他看过许多书,说是博览群书都不为过,可却没有听说过什么《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

    “这都是跟行军打仗有关的,那个《孙子兵法》我记不太清了,不过跟你那个《云氏兵法》差不多。不过那个三十六计嘛,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三十六计包括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和败战计各六计,这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等我有时间全部写下来送给你你自己慢慢看,以你的才智,不难理解。”

    桓婴眼神几不可闻的闪了闪,她总是会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如此,甚好。”

    万俟安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搓着小手,贼兮兮的看着桓婴:

    “那——我可不可以不做厨娘啊,你不知道,我除了叫花鸡,不会做其他的。”

    她一脸“恳求”,他可一定要答应啊,她还不想变成黄脸婆。

    “可。”

    “哈哈多谢太上皇。”万俟安绽开笑颜,假模假样的朝他拱了拱手 。

    可桓婴却眉头一皱,半晌道:

    “本尊表字岁离。”

    万俟安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这是,让他唤他的字?可一般古代人的字不是不能随便叫的吗?还是说,他不喜欢别人叫他太上皇?

    “我也有个小字,兮繁,是我母亲取的。”

    “嗯,阿繁。”

    这,这,阿繁?

    桓婴似看出她的错愕,嘴角一扬:

    “顺口 。”

    ……

    万俟安觉得这个天儿聊不下去了,不过此刻的心情还不错,不用给他当厨娘了,高兴着呢。

    她不作可否,只是将头半伸出窗外,嘴里轻哼着他没听过的歌调,伴着车轱辘前进。

    一个时辰后,他们的马车来到了一个普通的小镇,在一家客栈稍作休息。

    青若安排好房间便出去了,想必是去传消息去了。

    这一夜他们都住在客栈里,夜里安安静静,只是偶尔有一两声狗叫,其他并无大碍。她一开始其实有些害怕,不过想着桓婴就在旁边,而且他们现在都稍微改变了容貌,应该比较安全的,故而一夜无梦到天明。

    次日一早,他们便准备上路,这次他们又换了一个马车,比之前的更普通,她以为桓婴会受不了这种粗糙的生活,没想到他不甚在意,只是依然自带着碗筷茶具。

    万俟安提着裙摆正准备上车,一个老汉突然撞到了她的胳膊,老汉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

    “哎哟喂,姑娘你没事吧,老汉我突然犯了晕病,不小心撞到了姑娘,真是对不住了。”

    老汉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也有些褴褛,不过倒是没等她去扶他便慢慢爬了起来。

    “无碍的,您没摔疼吧?”

    万俟安上前虚扶了一下那老汉,她一开始还以为是碰瓷的呢,没想到是她想多了。

    倒是青若,一个箭步走到她前面,将她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那老汉。

    “老汉没事,就先告辞了 。”

    老汉微微一拱手,便弓着背慢慢的走入了人群之中 。

    那老汉一走,他们也立马上车离去。

    待他们走远,那个老汉却突然出现在了他们刚刚的位置,盯着他们远去的眼睛乌黑透亮 。

    “找到了……”

    他们一离开原地,便换了车马,几经来回才出了城,一路向北。而后面有两个黑衣人不紧不慢的跟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