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指婚

    皇宫中,坤宁殿

    殿中轻纱曼曼,佛香四溢,当今太后奚氏正跪在小金佛像前,双目轻瞌,手中拿着一串昂贵的血玉佛珠,一颗一颗的拔着,而她身后则是跪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跟着她礼佛。

    “太后娘娘,陛下已经在外面等了快一炷香了。”

    一个老嬷嬷从外面进来,低声询问着太后。

    太后奚氏依旧自顾自的拨动着手中的佛珠:

    “如往常一样,让他回吧。”

    奚氏的声音有着成年人的沧桑,似是真的不想见。

    “姑母,陛下是孝子仁心,您便见见他吧,想必是有事也说不定。”

    太后身后一直未吭声的女子突然出声。一直都满不在意的太后却抬了抬眼皮。

    “也罢,便依琴丫头的。”

    没错,那年轻貌美的女子正是奚浣琴,这太后是她的远房姑母。

    奚浣琴赶紧起身并着嬷嬷扶太后起身。

    正厅之中,孝泽帝已等候多时,可脸上却无半分不耐烦,见到太后出来,便欣喜的叫了声母后。

    “皇帝来哀家宫中可有事?”

    奚浣琴对皇帝福了福身,便扶着太后坐到主位上,自己则立在太后身侧。

    孝泽帝眼神暗了暗,母后还是对他一如既往的疏远,不再有儿时的亲昵。他很快便掩去眼中的异样,笑着看向高位上的母亲。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儿子有些想母亲了,便过来看看,顺便告诉母后一声,岁离已经启程去边境平息战事了。”

    “哦?难怪寿宴之后一直没怎么见到他,原来是去了边境。岁离可是一个人去的?皇帝可派人过去帮他?”

    太后听见这事,才抬起头认真看向孝泽帝。孝泽帝见太后眼中尽是关怀,有些苦涩,她明明是他的母亲,却是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比对他关心。

    “儿子派了和大人的长子和昔林与岁离一道前去,还派了不少精兵强将护卫,母后不必忧心。”

    太后似放下了心:

    “那便好。”

    “哦对了,还有一事,琴丫头的婚事你不用操心了,哀家想亲自给她指婚。”太后突然说到,一旁的奚浣琴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孝泽帝愣了愣,他知道她疼爱这个丞相千金,可没想到她会亲自指婚。

    “怎么,这点小事哀家都做不得主了?”

    见皇帝有些犹豫,太后不悦的皱了皱眉,语调也有所上升。

    皇帝赶紧摇头:“母后,儿子不是这个意思,儿子答应就是了,母后莫要动气。”

    孝泽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一旁乖巧的奚浣琴,心中对她有了些新的看法,这些年太后甚少管那些公子小姐们的婚事,一直都是由皇后打理,能让太后插手赐婚,这奚浣琴倒是下了不少功夫吧,手段了得,不过她也确实比一般的闺阁小姐厉害些。

    而一旁的奚浣琴却感受到了皇帝一扫而过的目光,有些心惊 ,不过幸好他并未拆穿她,在太后面前,他也不敢,想到此,不由得放下心来。

    今日一过,她离他又近了一步。

    “既然如此,皇帝要是没事,就先回吧,哀家有些乏了。”

    太后揉了揉太阳穴,奚浣琴赶紧上前帮太后按按。

    皇帝见此明白太后是在下逐客令了,嘱咐了几句,便也告辞了。

    “哀家如今已经为你求了这指婚之权,你可高兴了?”

    皇帝走后,太后一脸慈爱的看着奚浣琴,她到底是疼爱她的。

    奚浣琴坐在了太后的脚边,头靠在她膝盖上,纤细的玉手握住太后皮肤有些松弛的手:

    “浣琴就知道姑母最疼我了。”

    太后点了点头,又跟奚浣琴聊了几句,如果抛却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倒是个慈爱无边的长者。

    另一边

    一小河边,三人正在树下歇脚。

    “公子,那两人都跟了咱们一路了,需要属下去解决掉吗?”

    说话的人是青若,那两人自上次小镇就一路跟着他们,这都跟了好几天了,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他很是疑惑。

    桓婴好看的大手伸进小河里净了净手,缓缓道:

    “先不轻举妄动,看看他们目的在何。”

    而一旁的万俟安一屁股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手里拿着一朵粉色的小花把玩着,听见青若说有人跟着他们,她一脸惊讶,连忙四处张望,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那咱们要不要赶紧走?”

    “无事,且好好歇歇。”

    桓婴拿着浸湿的锦帕坐到了她旁边,仿若自然的抬起手为她擦了擦玉额上的细汗。

    “噢,好,好。”万俟安有些不自然,躲了躲,伸手接过那锦帕:“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