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此时的他,温柔舐骨

    桓婴看着她有些局促,笑了笑不说话。

    “哎~ ,咱们现在没事儿,要不去看看河里有没有鱼,抓两条来烤?”

    万俟安满眼期待的看着他们主仆二人,这天气太热了,她想去河里凉快凉快。

    “依你。”

    青若见自家主子应允,便起身去砍几个鱼叉。而万俟安则是叮叮咚咚的跑到边,三两下脱掉鞋袜就要往水里踏

    “你脱鞋作甚?赶紧穿上。”桓婴看了看那暴露在眼前的玉足,一把拉住她。

    万俟安一脸疑惑:“抓鱼啊,穿着鞋怎么抓鱼?”

    “我来抓,你先把鞋穿上。”

    说着桓婴便把她抱过去放在先前的石头上,并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大手握住白嫩的玉足,温柔的给她穿上鞋袜。早知她说的抓鱼要脱鞋,就不答应她了。

    万俟安本想拒绝,可到了嘴边的话却被他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她从未从这个视角看过他 ,如瀑的墨发被高高竖起,簪着一只普通的玉簪,面如冠玉,睫毛纤细翘长,肌肤细腻,一身淡紫色衣衫及地。

    此时的他,温柔舐骨。

    “你,你其实不必如此。”万俟安突然有些结巴。

    桓婴做完手上的最后一个动作,仰起头:

    “我愿意的,以后莫要在其他男子面前脱鞋,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万俟安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可就算她不看,他的那双眼睛此时确是柔情。

    “没想到你对女子竟如此体贴。”

    万俟安突然又想到了那个枯荣别院的女子,不知怎的就说出了这话来,想来着实不妥,却又不能收回。

    桓婴听见这话,先是一愣,显然是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想了想,却突然扬起了唇角:

    “本尊从未对别的女子做过这些,”听着她有些酸味的话,心中甚喜:“也没有别的女人。”

    万俟安听着她的解释,竟有些高兴:“你这么说,对飞微姑娘好不公平。”

    飞微?原来是因为她。

    “飞微是我师父的女儿,枯荣别院的事情都是她在打理,而且,她已有心仪之人。”

    桓婴很是乐意为她解答,万俟安听了这话,却是有些尴尬,没想到,竟然是她误会了 。看着桓婴笑得如沐春风,竟有些沉沦。刚刚认识他的时候没怎么见他笑,可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总是会在他脸上见到笑容。

    害,长得帅就算了,笑起来更好看了,真的是祸害人间多少无知少女呐。想到这里,万俟安猛的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对上他如墨漆黑的眸子,却红了脸,仿佛被戳破了心事似的。

    “我可没别的意思啊,我就是随口一问。”

    桓婴见她这么说,笑得更厉害了,万俟安也暗自啐了一口自己,越描越黑,干脆不说这个了,指挥着他去抓鱼。桓婴也不戳穿她,竟也听话的去抓鱼了。

    等青若回来,便看到说要抓鱼的万俟安正坐在石头上数着鱼,而他英明神武,不食人间烟火的主子却再用内力打鱼。

    他忍不住嘴角抽抽,他简直是不敢相信,这姑娘到底是干了什么?

    “岁离,够了够了,都二十多条了。”万俟安冲着桓婴高声到,又转过头不忘吩咐刚刚回来快要呆掉的青若生火烤鱼。

    桓婴听见万俟安叫他名字,心里有些高兴,他会让她慢慢习惯他的一切。

    三个人一个人吃了一条鱼,剩下的那主仆二人准备扔掉,可万俟安不肯,把所有的鱼装上了马车准备送给路过的穷人家,还好心的给跟踪他们的两个尾巴留了两条,桓婴并未有多嫌弃,只是皱了皱眉头。

    这又刷新了她对他的看法,尊贵如他,虽然有些傲娇和小洁癖,但是却没有电视剧里那些王公贵族讨厌的气息,所以虽然他霸道了些,有时又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觉得他不是什么坏人的,而且他总是给她一种很孤独,很悲伤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给他温暖。

    一路走走停停,十几日之后他们终于到了边境。

    “我的天哪,终于不用坐这个马车了,我都快吐了。”

    万俟安赶紧跳下马车,双手叉腰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桓婴也跳下车来,说道:“今日我们先在城外休息,等过几日青澹他们到了再进城,青若你等会儿进城去打探一下情况,我们在客栈里等你。”

    “是,主子。”

    青若一抱手,便去安排住处了。

    这边境是汯夜与琉熙国的边境,据说上次寿宴输了比赛,三座城池拱手相让,可一转头便挥兵重新攻下那三城,并连夺我国两城,而如今正兵临这虞关城下。而这虞关并不富庶,却也不是那种黄沙漫天,头顶黑云压城,暗藏着多少波涛汹涌。

    “话说这一路也太过平静了。”万俟安有些疑惑,以桓婴的身份地位,应该会有些不安稳的,可他们这一路顺风顺水,安逸得很,当然除了跟踪的那两个人之外。

    “当然有,几日后你就知道了。”

    桓婴上前站了一步,为她挡住了些乱吹的风。

    “噢噢,还卖起关子来了。”万俟安瘪了瘪嘴看见青若已经安排好了住处,便退到一旁,做了个标准的请的姿势:“公子请。”

    桓婴看了她一眼,便抬脚进店。

    赶了二十几天的路,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万俟安感慨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