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太上皇的车驾

    这日,万俟安提着裙摆风风火火的跑到桓婴的房间。

    “岁离你看,这里竟然有绿豆糕哎,你赶紧尝一个。”

    桓婴正在跟青若说些什么,看到万俟安推门而入,两人都有些愣,而她手上端着一碟黄灿灿的绿豆糕,笑得格外灿烂。

    “我,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啊?我还是等会儿再来吧。”说着万俟安准备转身离去。

    “你是特地来给我送绿豆糕的?”

    桓婴走上前来,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

    “对呀,我没想到这里竟然有绿豆糕,我看见之后就立马给你拿了些过来想给你尝尝的。我可是没有偷听什么的啊。”

    桓婴轻笑,心中微暖,捻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入口即化,香甜可口。

    “阿繁可真是体贴。”桓婴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一旁的青若只觉得尴尬得要死,他看见自家主子眼里尽是宠溺,画面太美他不敢看。而此时他很是犹豫,自己是走还是留?

    “呵呵,在其位谋其事嘛,哈哈,再说了好东西应该跟朋友分享的。”万俟安打着哈哈,又看向了一旁被忽略的青若道:“青若,你要不要尝尝,很好吃的。”

    青若听见自己被发现,看了一眼主子,栽看一眼那诱人的绿豆糕硬是不敢吭声。

    “他不喜欢吃甜食。”桓婴的语气里有些咬牙切齿,他的东西,不喜跟别人分享。

    “对,对,属下不喜欢。属下还有事,先告退了。”

    见青若要走,万俟安却又叫住了他:“等等,我有点事儿找你,你出去的时候可以帮我寄一封信给侯府的万俟朝玉吗?”

    “这……”青若看了看主子,见他虽然面上有些黑之外,并未阻拦,便应了:“当然可以。”

    “那你等我一下,我回房去拿。”万俟安说着便将手中的绿豆糕塞进了桓婴的手中,提着裙摆又跑出去了,而此时的青若却不敢动,只是僵硬的站着。

    没一会儿万俟安便拿着一个超级厚的信封回来了。桓婴看见她手里那个所谓的“信”,信封都快被撑破了,而那信封之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万俟朝玉亲启”,他心里有些吃味,到底是有多少话说不完,写了那么厚一摞。

    “哝,就是这个,麻烦你啦。”

    青若看着万俟安递给他的超大信封,有些不敢相信,还有那信封上像蚂蚁爬的字,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没想到万俟姑娘才华横溢,这字却不尽人意。

    “姑娘无需客气,要谢姑娘就谢主子吧,青若先告退了。”

    见到自家主子越来越不高兴,他赶紧溜,主子生气了很可怕的。

    “你怎么了?这糕点惹你了?”

    万俟安见桓婴将一块儿好好的糕点给捏碎了,忍不住出言问到。

    见桓婴并不说话,万俟安表示无奈,走到窗户边上,却看到楼下的街道上有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缓缓驶来。

    “表哥?”万俟安有些惊讶,那马车前面有两位男子并驾,而其中一个就是和昔林。他怎么会来这里?

    桓婴这下来到她身侧:“谁?”

    “噢,那个前面穿青衣的那个男子,是忠荣侯府万俟朝玉的表哥,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不知道那马车里是谁?”

    桓婴看着那马车,语气有些凝重:

    “是太上皇的车驾。”

    太上皇?太上皇!万俟安有些搞不懂。

    而这时那马车停在了客栈的门口,那马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一身绛紫黑衫,抬起头赫然是桓婴!

    万俟安满脸尽是不可置信,难怪他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杀手,原来是安排了一个替身在明处。

    虽然替身是明着的,可众人却不知道真实身份,只知道是个大人物。客栈里的闲杂人等早已被清空,当然除了他们,“太上皇”等人进入客栈,门外重兵把守。

    桓婴则是走到书案前坐下,自己斟了一杯茶慢饮着,万俟安觉着无趣,便也回房了。

    夜幕降临,空气中依然充斥着夏日的燥热,家家户户都燃起了油灯。

    “属下参见主子。”

    书案前,桓婴正执笔挥墨,两个黑衣人悄然而至,单膝跪在桓婴面前。

    “起。”男人声音低沉,手上的动作未停。

    “主子,果然如你所料,这一路上我们遭遇到的刺杀大大小小不下十次,青澹与和少将军还受了些伤。”

    两人抬起头,说话的人正是今日的“太上皇”,暗卫十二,此刻已经卸下伪装露出本来面目,此人果然身形与脸型与桓婴极为相似。而另一个面容冷俊的男子则是青澹。

    “哦?看来本尊活着真是让某些人日夜难安呐。”男人的语气带着些寒意,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杀意。

    “这一路跟踪的人可有查到什么?”这话问的是青若,这么久了,应该也查出了些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