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传话的人

    来到这府邸,一整天她都没有见到桓婴,便只能在房间里打打瞌睡,这一睡就到了晚上。

    今晚的夜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光。

    万俟安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有些吵闹,便披上衣服来到门前。

    “姑娘怎么出来了?”

    推开门却看到十七不知何时来到了她房间外面。

    “外面怎么了?”她觉得今晚的空气有些沉重,莫名的有些难安。

    十七顿了顿,道:

    “今晚夜幕降临,琉熙国的军队便开始攻城了。”

    “攻城?”

    是了,琉熙国在得知桓婴会亲赴前线之后,便开始了猛烈的攻击,他们定是知晓了他们今天已到,想趁桓婴还未来得及接手军中事物,趁夜攻城,不然等他们准备好便很难再攻城了。

    “那你主子呢?”不知道他会怎么办。

    “主子去了城墙上,不过姑娘无须担心,青澹侍卫和一众将士都在,以主子的本事,那些琉熙国士兵攻不进来,反而还会吃些苦头。”

    听了这话,万俟安松了口气,想必他们会保护好他的。

    “十七,麻烦你去帮我找些纸笔送过来。”

    十七有些不解:“现在吗?”

    “嗯,现在。”

    见万俟安点点头,十七虽然不解,但也听命去准备了。

    不多时十七便把东西都送来了,万俟安接过东西,便吩咐他回去,十七不肯,守在她门外。

    今夜的灯火,一夜未灭。

    “终于完工了。”

    万俟安揉了揉酸痛的胳膊,伸了个懒腰,稍稍洗漱便去往主院找桓婴。

    “他不在?”那他去哪里了?

    那侍卫朝她一抱拳道:

    “太上皇昨晚跟将军们商量要事便歇在军营里了。”

    “这样啊,”万俟安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又道:“那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那侍卫摇了摇头,大人们的事,他一个小小的侍卫确实不知。

    万俟安也不再为难他,径直向外走去。

    “哎,十七,要不你帮我送过去吧。”

    万俟安突然停住,笑着看向后面默默跟着的十七。

    “属下让其他人送过去吧,主子说了让属下寸步不离的保护姑娘。”

    万俟安摇摇头:“这东西很重要,需得你亲自去,你放心我就在院子里哪里都不去。”

    十七有些犹豫,这让他很是纠结。

    “你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

    见他迟迟不答应,只好说自己去,不怕他不答应。

    “这……好吧,那姑娘可莫要乱走,属下会安排其他侍卫保护姑娘,属下快去快回。”

    说罢,十七接过万俟安手中的食盒大步转身。

    “记得亲自交到他手上!”

    万俟安冲着十七的背影喊着。

    希望能帮到他。

    半个时辰之后

    “主子,十七求见。”青澹对桓婴耳语。

    桓婴眉头一皱,他怎么来了?

    “你们先退下吧。”一声令下,众人皆退出帐外。

    “主子。”十七大步进来单膝跪地:“姑娘让属下来给您送东西,说是要亲手交给您。”

    青澹上前接过食盒,眼中有一抹厌恶一闪而过。

    桓婴亲手打开那食盒,里面是一盘绿豆糕。他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再打开第二层,里面是一个用宣纸包起来的东西,他伸手拿了出来。

    慢慢展开,里面竟是用宣纸装订成册的书。

    “三十六计。”

    看着书面上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笑容越发灿烂了些,修长的手指翻开第一页:

    战胜计  第一计——瞒天过海。

    字迹依旧是那么乱糟糟的,可内容确实让他震惊,每一计都有详细的标注,也有示例,可见下了些功夫。

    看来,他确实捡了个宝。

    “她可有话?”男人从书中抬起头问道。

    十七想了想,姑娘似乎没说什么话:

    “姑娘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昨晚姑娘倒是很担心主子的安危,追着属下问了许多次,又熬夜写了这书,今日一早又迫不及待的去主子的院子找您,不过您没在,姑娘还想亲自来见您,不过属下担心她的安危,便代姑娘前来送东西。”

    他这么理解应该没错吧?

    万俟安:你这添油加醋的本事倒是不小啊。

    桓婴一夜的疲倦瞬间消失不见,没想到她如此担心他,只是一想到她一夜未睡为他担心又有些酸涩。

    青澹看着这样的主子很是不适应,他之前就听青若说过关于那个女子的事情,他并未放在眼里,还尽是添乱,给主子的名声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他对她无甚好感,只是迫于身份,没有说出来。

    “她的心意我收到了,我晚些时候会回去。”桓婴将那小册子合上,眼神变得有些凌厉:“至于你,擅离职守,自行去领五十军棍。”

    十七一脸欲言又止:

    “是,属下告退。”

    他估计是世上最倒霉的人了,这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他可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