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阿繁甚是厉害

    灯火摇曳,夜幕已然落下,桓婴推开门,见万俟安正在酣睡。日里炎热,她的身上出了些许香汗,衣衫单薄,香肩半露。

    他有些干燥的动了动喉结,轻手轻脚的来到她床边坐下,伸出大手为她扯了扯衣衫,遮住了那半泄的春光。

    “唔。”万俟安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眼皮动了动,好一会儿才睁开酸涩的眼。

    “你醒了?”

    桓婴见她双眼迷离,声音似有若无,不觉得有些嘶哑。

    “你怎么来了?”

    万俟安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

    “回来得早,便过来看看。你睡觉怎的不锁门?”

    万俟安觉得他的语气中竟有些嗔怪。

    “那东西可送到了?可有用?”

    桓婴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发顶:

    “自然,阿繁甚是厉害。”

    万俟安嘿嘿的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能帮到你就好。”

    两人相视而笑,这一刻,似乎有些前所未有的轻松。

    “嘶——”

    万俟安突然之间双手捂住腹部,额上又冒细汗。

    “你怎么了?”桓婴见她面露痛苦,伸手便要为她查看。

    万俟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碰到自己,要是她没猜错,应该是来了那个。

    桓婴见她阻止,眉头一皱。

    “我没事,你赶紧回去吧。”

    说着万俟安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屁股,可她一动,才发现刚刚她起来的时候没注意坐到了他的衣衫,这下他那紫色的衣摆上有一块儿不小的血迹。

    这下完了。

    桓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也看见了那块儿黑色的血迹,鼻尖微动,空气中果然有一股血腥味。

    “你就是受伤了,为何还不承认?”桓婴一把将她拉起来:“我带你去找大夫。”

    说罢便要抱她起来,万俟安赶紧阻止。

    “别,我不是受伤了,而是……而是来了月信……”

    听到这话,桓婴的俊脸刷的红了,万俟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想笑。

    “我没事儿,你去帮我叫个女子来便可。”

    桓婴未说话,万俟安倒觉得有些尴尬了,他这是什么反应。

    万俟安歪着头去看他,桓婴却压根儿不敢看她,偶尔对上一眼,也飞快的撇开。

    “你莫不是不知道女子会来月信?”

    “万俟安你……”桓婴站起身,欲言又止:“我去给你找,你别乱动。”

    说罢便逃似的出门去。

    万俟安摇了摇头,有时候他也蛮可爱的,倒不像个冷酷的人。

    没一会儿便来了一个中年女人,说是胡冶的夫人。她很是尽心尽力,并未有半分怠慢。

    胡夫人心想,众人皆以为她是个小太监,没想到却是个美娇娘。这太上皇身边可从未有过女人,而她能与太上皇同乘,且时时带在身侧,想必是宠爱有加,能来照顾她,也算是荣幸。

    万俟安可没想那么多,她肚子疼得紧,根本没时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夜里万俟安疼得打滚,根本无法入睡。而这时,突然有个人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别动,是我。”

    男人一把抱住了万俟安乱动的手,而万俟安闻到男人熟悉的味道,不再挣扎,只是依旧有些僵硬。

    “你来做什么?”

    她的语气有些无力,不用看也知道她此时也是面无血色。想起那次的乌龙,应该也是这个吧。

    “这样可好些了?”男人坚硬的胸膛贴着她的背,一手抱住她,一手覆上她的小腹,一阵暖流从腹部传来,她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被男人牢牢的禁锢在怀中。

    “嗯”那是内力吗?,很暖,确实舒缓了不少:“没想到你表面上衣冠楚楚的,背地里竟是如此轻浮,偷香窃玉,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桓婴抱着她柔软的娇躯,将脸贴近她的耳朵,嗅着她的发香。

    “我会负责的。”

    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她愣了愣道:

    “谁要你负责了。”万俟安有些挣扎:“我才不想做你众多妻妾中的一个。”

    见她挣扎,桓婴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四目相对。

    “怎么,还未嫁给本尊,便要开始给本尊立规矩了?”

    万俟安有些气恼,这什么跟什么啊。

    “你……”

    话还未说完,男人便俯身下来,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万俟安睁大了眼睛,脑子有些断片儿,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心中感慨,她这是被强吻了??

    男人的唇有些凉,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啃咬厮磨,有些生涩,也有些霸道。

    唇上传来的酥麻让她浑身都有些战栗,渐渐的,她闭上双眼,不可控制的开始回应他。

    感觉到万俟安的回应,桓婴眼中笑意明显,唇下也开始真正的攻城略地。

    他灵活的舌轻轻撬开她的贝齿,进人她的香檀小口,挑逗着她的舌,吮吸着她的香甜软糯。

    “嗯~”

    暧昧的音符从万俟安的口中传来,万俟安只觉得羞愤,可他的吻太过霸道,不断的掠夺着她口中的空气,让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而这个音符落在桓婴的耳中却像是一把号角,暗示他开始更猛烈的进攻。万俟安的睫毛微颤,手被他放到他的腰上,而他的大手则是抚上她纤细的腰肢,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她细腻光滑的肌肤。

    他的大手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烈火燎原,在他的挑逗之下,身子早已瘫软成一滩春水。

    两人紧密相贴,她已然感觉到了他身下的变化,此刻正贴着她的大腿内侧,滚烫坚硬。这让她的身下也有些紧涩,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可还未等万俟安推开他,他便离开了她的唇。

    刚刚的迷离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

    桓婴看着万俟安红肿的樱唇,嘴角荡开笑意,对上她的眸:

    “到此为止,早点休息吧。”

    语罢,不管万俟安的错愕,一把搂过她的腰,大手轻轻的揉着她的小腹。

    这算什么?她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弯,有些搞不懂他的举动。想着想着万俟安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她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正在茁壮成长,发生着变化。

    一夜好眠,醒来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万俟安捻起被子放在鼻尖嗅了嗅,是他的味道,原来昨夜并非做梦。

    接下来的几日,桓婴夜里都会过来帮她暖暖肚子,可却没有再提那晚之事。

    而关于政事,短短一月,他们这边如有神助,不但大败敌军,夺回了失去的城池,并且一路势如破竹,,向着琉熙国的都城步步逼近。也是这最近,万俟安才知道,原来桓婴还是个战神,难怪众人对他如此信服,敌军如此惧怕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