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受伤

    不知过了多久,万俟安动了动眼皮,那雨水打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她用力的睁开眼,四周依旧是漆黑一片,而她却被桓婴紧紧护在怀中,一身锦衣早已凌乱不堪,。

    “岁离?岁离你醒醒?”

    万俟安喊了喊,他却依旧紧闭双眼,借着闪电依稀可见他的嘴唇有些乌黑,她的心猛的提起。

    她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看看他背上的伤口,箭身早已被折断,只剩下很小一截在外面,背部的衣服也撕烂了很多。

    这箭上莫不是有毒?

    她环视四周,草木茂盛,又怕追兵赶来,一把拉起桓婴的手臂放在肩上,想将他背到背上,可奈何他太过高大,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你说你为何这么重。”

    万俟安的音调有些颤抖,好不容易把他弄到背上,万俟安的腿却一直打颤,她因为他的保护并未受伤,只是他的体重有些让她移不开步子。

    万俟安艰难的前行,汗水和雨水早已混为一体。幸好,没走多久她便看到一个向外突出的大石头,有一小块地方是干的,够他两人容身。

    万俟安鼓足劲儿,终于把他背到了那处。万俟安一时间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测过头,桓婴依旧不动,她赶紧强撑着来到他身侧,摸摸他的额头,滚烫得很,气息有些微弱。

    万俟安一下子慌了神,刚刚还没有这么糟糕的,莫不是刚刚她一路颠簸加重了伤情?

    “岁离?岁离?你醒醒啊,你好像中毒了,你睁开眼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

    她晃动着男人的身体,可他却丝毫没有反应,一颗颗晶莹从眼睛里流出来,不知所措的哭了。

    “阿……阿繁,莫哭……”

    身下突然传来男人虚弱的声音,万俟安赶紧仰起头,对上他微微睁开的眼。

    “桓婴,你不许死,不许死!”

    说话间眼泪流得更凶了 。看着她满脸泪珠,他想抬手为她擦擦眼泪,却只是动了动,终是没抬起手来。

    “你好像中毒了,箭也折断了,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

    万俟安拉起他的大手,紧紧的捂在手里 。泪眼朦胧的望着他,眼中尽是担忧。

    桓婴扯了扯嘴角,想尽力表现得轻松些:“阿繁……莫要担心,我死不了……,在我怀里有颗解毒丹,给我服下…”

    “解毒丹……解毒丹。”

    万俟安念着,赶紧伸进他的衣服里手忙脚乱的找,果然找到一个小瓷瓶,万俟安立马给他服下。

    “然后呢?再怎么做?”

    桓婴的眼皮有些重:“把箭拔出来……”

    说完便控制不住的晕了过去。任凭她怎么呼喊,他都没有再次醒来。

    万俟安想起他说的话,拔箭?

    她褪下他的衣衫,男人的身材极好,只是此时根本来不及欣赏。将他的背朝上,那支箭射在他的左肩之上,怕是再深一些,便会射穿心脏了。

    万俟安的手抖得厉害,伤口发黑,她不知从何下手。

    她从怀中摸出那把他送她的匕首,紧紧握在手中,双眼紧闭。

    ”冷静,冷静,万俟安,要冷静,你可以的。”

    万俟安口中念着,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手终于不抖了。

    再看向那伤口,留在外面的部分太短了,需要划开伤口周围的皮肤,才能拔出来 。

    万俟安可是周围没有酒,也没有火,不能消毒,要是不消毒,肯定会感染。但是他们都没有带火折子,但是钻木取火时间太长,所以只能将就了。

    说罢,便开始为他取箭头。过程很血腥,万俟安看着都疼,可他却只是皱了皱眉头。

    半个时辰之后箭头终于取了出来,万俟安赶紧给他草草的包扎起来,又将手指放在他鼻下试了试,还有气儿,万俟安这才放下心来。

    做完这一切,她又去找了些干柴准备钻木取火,就在她手都快破皮的时候,终于是着了。她又去摘了些止血的药材回来,才开始脱下衣服烤烤。

    她正准备给他上药,却发现他浑身冷得不得了。她给他上了药,又把火堆移近了些,可还是没用。

    难不成……

    她脑中出现了某个狗血的片段 。她抽了抽嘴角,可看着桓婴身上都有了一层薄薄的霜,她有些复杂。

    在悬崖之上,他舍命相救,不就是为他取一下暖嘛,她又不会掉肉,要是她不这么做,岂不是忘恩负义?

    罢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万俟安将他们的衣服支在四周,只留了个缝隙可以看见外面,而若是他突然醒了,她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对面去。

    万俟安除去自己湿漉漉的衣衫,搭在火边,再掀开盖着桓婴的干衣服,紧贴着他躺下,万俟安打了个寒颤,再盖上衣衫,双手环上他结实的腰,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前。

    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小小的洞里忽暗忽明,而万俟安也熬不过困意沉沉睡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