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回乡购房

    并不象许多富豪那样,动不动就往别墅区里扎堆,杜加更喜欢中高档的社区型的楼盘。

    最终,他们看上了“寰海雅苑”的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寰海雅苑坐落在越柏山以南,位于夏港市正中心的位置,其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市内景观湖,风景非常怡人。

    签完购房协议后,沈婧怡不免向杜加叮嘱道:“房子买好了,你叫伯父伯母过来享享清福喽。”

    “好啊,我回去后就给我爸妈打电话。”杜加不假思索道。

    这点杜加倒是很赞同,他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父母太多了,一直都没有时间好好孝敬下父母,这次趁这个机会把父母接过来,未免不是件好事。

    但由于杜荣明和宋莉娟都是北方人,说是不习惯南方的天气,而且他们都是乡下人,乡里乡亲的都熟络,所以,不想挪地方。更重要的一点,宋莉娟还念念不忘家里的几亩地。

    杜加也是感觉颇为无奈,但这个梗既然被沈婧怡挑起来了,他觉得还是在老家县城给父母买套大点的房子,好让他们安享晚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沈婧怡就迫不及待地问杜加,“杜加,你爸妈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

    “他们说,不习惯南方的天气,不打算过来了,所以,我打算这两天回趟老家,给他们买套大点的房子。”杜加略显无奈地说道。

    沈婧怡的小九九未能得逞,搞得她几天来情绪都很低落,她觉得自己得另想办法。

    杜加向沈婧怡和韦铭交代了些事情,就从夏港飞往老家所在的省城,然后再倒动车,回到了家中。

    一别家乡已经快十年了,闻着故乡熟悉的泥土气息,杜加不禁心里感慨万千,或许每一位离开故土的游子,重新踏上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时,都会有同样的感受。

    现在钱对杜加来讲就是个数字,但他也不会象土豪式的撒钱玩,甚至是对杜强一家子也都是有节制地接济,一方面怕伤了大哥的自尊,另一方面也怕养成了挥霍无度的坏毛病。

    得知杜加特意回来为二老买房子,宋莉娟也不想拂了杜加的好意。其实,做父母的知道儿子的孝心就够了,他们不会在乎有没有享到儿子的福了。

    第二天,除了小侄子去上学外,全家五口人都一起上县城看房子去。

    考虑到一家子比较大,杜加本想买个五房的大套房,无奈,在这个偏远的小县城,哪里会有这么大套的房子。

    他们看来看去最多也就三室两厅的套房,本想买两套然后再打通,又不刚好有这样的房子。

    宋莉娟不免又开始唠叨了,“房子都这么贵,有三房都已经很好了,够大了,还想咋的?要不自己盖个皇宫得了。”

    “妈,这下咱们以后就是城里人了。”杜加扶了下宋莉娟的肩膀,有点开玩笑,又有点撒娇地说道。

    宋莉娟不由得疼爱地横了杜加一眼。

    这时,杜加手机里的即时股市新闻播报“嘀”了一下。

    杜加拿起一看,只见上面跳出来一条消息“近日市场传闻,*ST普捷有望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但公司方面未对此事发表看法。”

    杜加觉得,这条消息一定是廖或民及其知情者透露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哄抬股价。

    杜加心想:“既然如此,那我也可以再进一些仓位,这样既可以稳定市场信心,也算是在廖或民面前有所表现。”

    思及于此,杜加掏出手机给沈婧怡拨通了电话。

    “婧怡,你看到新闻了吗?*ST普捷现在开始有传闻了,说明股价要动了,我们帮它一把,你开盘后动用那个小账户,全部市价买入。”杜加朗声说道。

    杜加一工作往往就进入忘我状态,他此时并没注意到杜强就站在他旁边,正瞪着双眼,颇为好奇地看着杜加。

    杜加并没意识到什么,收起手机,随口说道:“哥,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哦,哦,挺好的,挺好的。”显然杜强的心并不在这上面,但杜加并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

    最后,宋莉娟拍板决定将这套房子买下来。

    于是,杜加与房主签了合同,放了定金,然后把一张银行卡交给了杜强,“哥,这张银行卡收好,里面有后续购房和装修的钱,应该够了,不够再给我打电话。”

    既然买房的事情已经定了,而且公司还有大堆事情,于是,杜加决定乘坐第二天的航班返回夏港。

    廖或民一看消息一放,效果果然明显。而且他看到有持续的大资金不断买入,心想应该是禾润投资旗下的资金在买进,不由得对杜加的表现感到满意。

    当天,*ST普捷封到了5%涨停的位置上,鉴于这种情况,沈婧怡的应对能力还是有限,因此,杜加第二天也必须赶回去应对盘中可能的变化。

    第二天,杜加人在飞机上,他并没有通知沈婧怡任何操作。但是,似乎市场在昨日涨停的鼓舞下,其他各路游资也都纷纷涌入,股价继续延续上攻势头。

    下飞机后,杜加立即打开手机行情软件,看到*ST普捷气势如虹的走势,知道真正的行情才刚刚开始,于是对沈婧怡买入的仓位稍稍放心了些。

    在股价没有主力机构引导的情况下,各方游资犹如一盘散沙,当天尾盘*ST普捷即出现上涨乏力的态势。

    接下一个交易日,股价更是走出单边盘跌的态势。此时杜加仍然没有出手,因为今天恰好大盘出现调整,他不可能会做逆大势而动的事。

    徐㵆之前基本上拿出大部分的资金购入*ST普捷,他现在手上也没有太多的现金,更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去护盘。

    当廖或民要求徐㵆出手护盘时,徐㵆跟廖或民实话实说,自己手上已经没有多余的现金了,廖或民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无奈之下,廖或民给杜加打了电话。

    “杜老弟啊,现在股价跌得有点猛,你看是不是出手维护下股价?”廖或民故作淡定说道。

    “廖总,你放心,我既然答应跟你合作,护盘的事你就交给我,我不会让股价一直往下走的。”杜加胸有成竹地道。

    听杜加这么一说,廖或民仿佛吃了颗定心丸似的,心下宽松了许多。

    也难怪,由于廖或民根本不懂操盘技巧,他只是一股脑儿买进,致使他的持仓成本较高。而股价一直下跌,可能都会导致他本金受到损失,他可是想着来大赚一笔的。

    随着股价的不断震荡盘跌,*ST普捷的成交开始出现萎缩,表明游资已走得差不多了。

    临近收盘前5分钟的时候,杜加开始出手,直接在涨幅2%附近挂出大量买单,股价犹如火箭发射,盘中出现一根笔直的分时走势图线,收盘价定格在涨幅2.1%的位置。

    廖或民看到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不由得跳了起来,小眼睛兴奋得眯成了一条线。

    那些卖出的游资后悔不迭,一时股票论坛上说什么的都有。

    杜加这样做是有他的道理,他这尾盘的一根线,既是起到护盘的作用,同时,又是告诉各路游资,这股票不是没人关照的,是有主力机构深入其中的,你们就放心地来参与炒作吧。

    这种操盘艺术,也只有杜加才能掌握得如此炉火纯青,他把市场博弈与心理预期应用到极致了。

    他画出的交易线就是一种语言,包含了很多信息,是要让有心者去读懂它。

    果然,第二天*ST普捷的走势就平稳了许多。

    此时,杜加适时配合大盘,又在盘中做出了两波不错的上涨行情。人们开始又按照自己的思路在买卖股票了,而不至于出现单边行情的行为。

    只要市场上对*ST普捷的走势存在不同的看法,而且越乱越好,这是杜加最愿意看到的。只有这样,他才能从容地,实施他的操盘手法。

    任何一个操盘手都不希望市场对一只股票存在一致的看法,那样他们将很难控制股票价格的走向。

    这几天,杜加为了在廖或民面前“表现”,已经腾出了不少资金来运作*ST普捷,他必须用有效的办法,尽快把资金回笼。

    杜加现金为王的操盘理念堪称一绝。他不会像别的操盘手,把自己手上的子弹全部打光,然后无法控制股价走向,只是等着股价上涨,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杜加觉得,有了自己的底仓筹码就可以赚到不错的收益了,因此,戒贪也是一个优秀操盘手的必修课。

    经过几天的盘中滚动操作,杜加逐渐把沈婧怡买入所花的资金收拢了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