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哥哥真惨

    面对姜母的呵斥,姜父像个鹌鹑一样,弱弱的缩了缩脖子。

    “我…我…”

    “我”了半天,也“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没办法,谁让他理亏。

    姜时酒好笑的看着这一幕。

    虽然早就知道姜父妻管严,但每看一次他和姜母“有爱”的相处,她都忍不住想笑。

    眼瞧着姜母的眼神越来越凉,姜父彻底低下头去:“我错了,我戒酒,以后一定不喝了。”

    这话对于一个需要经常出席各种应酬场合的董事长来说,显然没有可信度。

    姜母明显也不信。

    姜父却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道:“反正九月份浮渊就要进公司,到时候让他去应酬,我也好早点回来陪你。”

    回应他的,是姜母一声态度有所松动的冷哼:“呵。”

    姜时酒默默在心里为姜浮渊点了根蜡。

    哥哥真惨。

    察觉到姜母的态度有了松动,姜父连忙抬头对她讨好一笑。

    看上去憨憨的,实在不像赫赫有名的姜氏董事长。

    话题再度回到和沈流风的婚约上面。

    姜父老老实实跟姜时酒道歉:“云舒,抱歉啊,爸爸不是故意不尊重你的意见,当时老沈当着大家的面重提婚约,我也不好当众拂他的面子。”

    停顿片刻,他又很认真的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过私底下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一切全看你的意思,你要是看的上沈流风,那就任由你们发展,要是看不上,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姜时酒已经从姜母那儿得知原由,当下自然不会再怪姜父。

    听着老父亲话里话外,丝毫没有掩藏的维护之意,她轻轻一笑:“爸爸,我没怪你,而且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不用自责。”

    姜父瞬间感动的摸摸她的头。

    但想想还是很不爽,就算要退婚,也该是他的宝贝女儿退才对,凭什么沈家那臭小子先提出来?

    姜母表面不说,心里的想法其实跟姜父一样,觉得自家宝贝如此优秀,沈流风看不上完全是瞎了眼。

    即使要退婚,也该是自家宝贝来提。

    但见姜时酒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也就没有把话说出口。

    转念一想,如此一来眼光最好的反倒是薄家那小子。

    姜母心中不免对薄司卿生出几分好感来,嘴上也顺口问了一句:“薄司卿的身体怎么样了?”

    “能吃能喝能蹦能跳,挺好的。”

    提到薄司卿,姜时酒的神情发生了特别明显的变化。

    她弯起的唇角眉梢皆浮起愉悦温柔的笑意,水润的桃花眸里毫不遮掩对他的喜欢。

    很典型的一副提到心上人的开心样子。

    前一刻还觉得沈流风眼瞎的姜母和姜父,此刻心里却有些酸溜溜。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就被野男人拐跑了。

    想让女儿发展对象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女儿有对象,又是另一回事。

    个中的复杂滋味,只有当了父母的人才能体会到。

    姜父没忍住,相当吃味的开口:“那他怎么没陪你来江城拍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