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神仙叔叔

    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陆千炼觉得既陌生又有趣,前几天用手机上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

    蛟哥的眼中闪过一抹紧张的神色,随即手臂一晃,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

    不等锋利的刀锋刺进陆千炼的身体,陆千炼只是看了他一眼,蛟哥的两个瞳孔一收缩,眼睛就失去焦距,仿佛一个木偶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

    “你叫什么名字?”

    “汪蛟。”蛟哥一脸木讷的表情。

    “多大年纪?干什么的?”

    “34岁,开酒吧的,还有……走私、卖毒品。”汪蛟倒是实话实说。

    陆千炼见对方没有隐瞒,又开始进一步的询问:“从小到大,都干过什么样的坏事?全部一五一十说出来。”

    汪蛟愣了几秒,似乎是在回忆这一辈子究竟干过多少桩的坏事。

    他顿了一顿,开始说:“五岁那年,我偷了后妈的五百块钱,还说是贼偷的。”

    “七岁那年,我把妹妹的脸给弄花了,被爸爸赶出来。”

    “十一岁的时候,我成了学校那边的街头一霸。”

    “十三岁那年,我跟两个哥们打劫,被关进了少教所。”

    “十八岁从牢里放出来,跟了一位大哥。”

    ……

    陆千炼听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皱,“除了这些,还有呢?”

    “十八岁以前,你还干了什么?”

    陆千炼还记得,刚刚从汪蛟的灵海里看到过去的记忆,有一段记忆让他特别记忆犹新,正是因为这段记忆挑战了他的底线,让他觉得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管到底。

    汪蛟此时的表情很可笑,一脸呆滞的神情,眼睛努力眨呀眨,似乎是在努力思考着陆千炼的问题。

    “……”叫一个正被记忆回溯的人像正常人一样回答问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陆千炼试着提醒他:“你有没有开过车?有没有撞死过人?”

    陆千炼还记得,在汪蛟的记忆中,有这么一段:

    大雨倾盆的天气,天空乌怏怏的。

    还是少年时的汪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摩托车,开着车就疯狂的在郊外的大马路上跑,风驰电掣间撞倒了一个人。

    可是,汪蛟却没有停下车,只是放慢了车速,回头看了一眼,又加快速度往前冲去。

    雨水、血水汇集在一起,倒下的那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空洞而无神。

    死亡对陆千炼来说,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但是死去的那个女人和前世的姐姐眼神很相像,甚至连死时挺着怀孕的肚子也是一模一样。

    所以陆千炼才有一些动容,没想到汪蛟居然连自己曾经做过的坏事一件都不记得。

    半晌,神志不清的汪蛟才呐呐的说:“好……好像……我曾经撞……撞死过人……”

    风轻轻飘过,汪蛟的声音也是轻轻的,仿佛年少撞死个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陆千炼的脸阴沉下来,眼中划过凌厉的光芒。

    李萍在听到汪蛟撞死人的那一刻,也不由用厌恶的眼神瞪了对方一眼。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走到最近的警察局,把你做过的坏事全部说一遍,从最近的往最远的开始说。”

    陆千炼说完这句话,汪蛟真的开始抬腿迈出门口。

    看那架势,好像真的出门去找警察局。

    房间的角落里,两个汪蛟的手下还在互相撞着。

    鼻子撞扁了,额头撞出淤青,两人还是矢志不移的撞着,似乎非要把对方撞倒才行。

    陆千炼觉得这里的事已了,转身打算离开这里。

    却被李萍叫住了,李萍顿了一下,用有些复杂的语气说:“那个……谢谢你,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李萍之所以心情觉得复杂,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眼前这个人。

    说他是坏人吧,可如果刚才不是他,自己和女儿就险遭毒手。

    说他是好人吧,可这人做事的手段总带着那么一点……邪性。

    什么也没有做,就让三个坏人变得不太正常。

    陆千炼听到李萍感谢自己,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朝对方点点头,“不用谢我,是这几个人罪有应得。”

    说完,他接着往房外走。

    “等等,他们……他们就这样了?那我们……”

    陆千炼以为她问的是自己,“你们可以离开了,剩下来的事情不用你管?怎么,你不认识回去的路?要我送你们?”

    “不是不是,我只是……”

    李萍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不但透着一种邪性,还非常的不好惹,把她们母女俩抓来的三人是明面上的坏人,可眼前的这人是骨子里透露着一种险恶。

    李萍可不想自己同女儿变得和那三个人一样,她抱起女儿匆匆跑出小木屋,那样子就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再晚一步就会把她和女儿一口吞噬。

    奇怪,怎么感觉那个女人好像很怕自己?

    陆千炼看着那对母女俩,不由泛起一丝疑惑。

    不管它了,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陆千炼可不想影响他今晚吸收日月精华,离开小木屋之后,径直朝信号塔走去。

    一轮玉盘皎洁的挂在夜空,撒下一地的银辉。

    陆千炼爬上了信号塔,坐在最顶端的位置,全身心的沐浴在月光之中。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亮,很适合吸收月精华。

    陆千炼闭上眼,平心打坐,调整好自己的呼吸,感受着月精华的凝聚。

    ……

    陆千炼绝对没有想到过,自己今天收拾的蛟哥会在华昌市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汪蛟从小木屋离开之后,走到五里外的一个派出所自首。

    起初派出所的民警还以为是一个疯子跑来搞事,可当他说出自己酒吧的地下室里藏着5公斤新买来的毒品,并且从身上就带着一小袋分解后的粉沫状毒品时,两名夜里值班的警员顿时就炸了。

    连夜向所长报告,派出所的所长又向辖区内的公安局汇报,层层汇报过去,当即就查抄了汪蛟的酒吧,真的从地下室里发现5公斤毒品,还有许多掺杂着毒品和兴奋剂的酒水饮料。

    郊区的派出所所长大半夜兴奋的赶回所里,当所长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主动交待的毒犯,当他看到那个主动交待的毒犯还在滔滔不绝的向自己的两个警员汇报时,不由一皱眉头。

    “怎么回事?难道还有没交待完的事情?”

    一个警员用笔还在记着,“所长,这家伙估计这里有点儿问题……”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他把自己大半辈子干的坏事全部说了。”

    “不过,他交待的事情有可能是事实。”

    ……

    王雄今天快疯了,自从身份曝露之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寻自己的家人,想把他们安全转移。

    可没有想到,回到家里,家里没人。

    去妻子上班的地点,同事说妻子今天没来上班。

    去女儿上学的幼儿园,也说女儿今天没来上学。

    王雄快吓死了,和上司汇报了一下,上司先安慰一下他,说会派人寻找他妻子和女儿的下落。

    但是王雄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多半是遇到不测了。

    自打被调去做卧底开始,王雄就知道这些毒贩的手段。

    回到阔别已久的家,王雄思绪久久不得平静,他不敢接受即将到来的现实,如果妻子和女儿真的遭遇到不测,他可能会抛下自己的身份去寻仇。

    “咔嚓。”房门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正是日思夜想的妻子和女儿。

    一瞬间,王雄上前抱住妻子和女儿,眼睛居然有些湿润,“你们去哪儿了?”

    妻子李萍有些愣神,倒是女儿开心的叫了一句:“爸爸!”

    “爸爸,今天我们遇上坏人了,是一个神仙叔叔救了我和妈妈!”

    “神仙叔叔?”王雄皱紧眉头。

    “你别急,我慢慢讲给你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