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千年以后

    七月飞雪,不吉。

    电闪雷鸣,星空交加,血雨倾盆,一尊大圣人陨落,必有天地同悲。

    “轰!”,水桶粗般的雷电,劈过苍穹,撕扯开夜幕,最后劈在一座山峰上,整个山峰为止粉碎。……

    距离中州大劫,已经过去了无数个岁月了。

    中州那一战,中原崩塌,六大圣地分崩离析,几乎一夜间被摧枯拉朽,瑶光圣地上,更是血流如注,十几日血流不止。

    从此一大圣地化为焦土,鬼魅横行,日夜鬼哭狼嚎,诉说不公。

    而时间毕竟是最好的催化剂,再大的悲痛,在岁月的掩埋下,也终将荡然无存,当年的中州大战,已经变成了只言片语中的传说了。……

    当年,一战之下,裹挟天苍之子的混沌青莲,被红莲剑主陈白,含怒吞下,引动小天劫,已经圣人巅峰的红莲剑主,再一次死在了第八世轮回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带着混沌青莲转世而去的陈白,早已不知谁在何方。

    徒留一地狼藉。

    南疆。

    “爷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啊?”冰天雪地,一行农夫拉着巨木,艰难的在雪地里前行,一个衣衫褴褛,畏惧害怕的孩童,攥着老者的衣袖,害怕的道。

    “哎,送祭啊。”老者叹了口气,抬起头,满脸的沧桑,“据说幽圣谷第三代谷主,老化神王子桀已经过世,七天前坐化,现在幽圣谷上下要重新修缮宗门,叫我们运送木材。”

    “哎,三千年前,幽圣谷圣君先师陈仙人过世,幽圣谷一落千丈。”

    “百年后,鱼仙子哀伤而终,夏仙子自刎而亡,其后青牛老祖,武侯大人,越女息等相继过世;小武侯大人继承宗主之位,成为幽圣谷第二代圣君,但数百年后也寿终正寝。”

    “现如今,王子桀仙尊也过世了,哎。”

    “不过,好在数千年的修生养息,幽圣谷已经昌盛至巅峰了,雄踞大夏神朝,成为大夏神朝第一圣地了!”

    老者唏嘘着和孩子讲述着幽圣谷的故事,孩子只是抬着头,一脸的憧憬。

    “爷爷,陈仙人真的那么厉害吗?”

    “是啊,何止是厉害。”老者唏嘘,不禁摇了摇头。

    “少说废话,快赶路!”前排,一个骑马的将军转头,用力的一挥马鞭,“啪”的一下,鞭子在空气中发出了一阵音爆之声,吓的老人和孩子齐齐的缩了缩脖子,最后继续前行。

    大夏神朝,幽圣谷。

    三千年前与三千年后,物是人非,早已是两个风景,三千年前的圣地宗门,风华过好,早已被新的势力所取代。

    唯有老宗门幽圣谷,仍是屹立不倒。

    幽圣谷遥遥看去,山头林立,重峦叠嶂,早已大不相同,险峰重叠,仙阁缭绕,云雾袅袅,一片圣宗,占据大半个神朝土地。

    这边,天下修真子弟,最向往的一片神迹!

    而幽圣谷后山,这边乃是一片陵园,郁郁葱葱,芳草萋萋,陵园内一片安静,小雨淅沥,这会在陵园中,一男一女并肩而站,打着一把伞,双手十指相扣,看着面前的墓碑。

    左侧墓碑,上书大字,“幽圣谷第一代圣君,红莲剑主,瑶光子,陈白。”

    右侧,“九天玄女,陈圣君之妻,鱼烟非。”

    “三千年前,三千年后,我仍是我。”男子这会开头,微微一笑,一侧,女子也扭头,绝代芳华,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

    男子摇了摇头,这会抬起头,只看到眉心,一朵淡青色的莲花痕迹,淡到几乎看不清晰。

    “苍天之子,你重见天日之时,也是我位归仙府之日。”

    “否则,我轮回一百世,你也轮回一百世!”

    男子低头,看着腹部,一时间眼神狰狞。

    ##为什么,我一个免费番外非要2500字,坑啊,下面是重复的啊。

    七月飞雪,不吉。

    电闪雷鸣,星空交加,血雨倾盆,一尊大圣人陨落,必有天地同悲。

    “轰!”,水桶粗般的雷电,劈过苍穹,撕扯开夜幕,最后劈在一座山峰上,整个山峰为止粉碎。……

    距离中州大劫,已经过去了无数个岁月了。

    中州那一战,中原崩塌,六大圣地分崩离析,几乎一夜间被摧枯拉朽,瑶光圣地上,更是血流如注,十几日血流不止。

    从此一大圣地化为焦土,鬼魅横行,日夜鬼哭狼嚎,诉说不公。

    而时间毕竟是最好的催化剂,再大的悲痛,在岁月的掩埋下,也终将荡然无存,当年的中州大战,已经变成了只言片语中的传说了。……

    当年,一战之下,裹挟苍天之子的混沌青莲,被红莲剑主陈白,含怒吞下,引动小天劫,已经圣人巅峰的红莲剑主,再一次死在了第八世轮回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带着混沌青莲转世而去的陈白,早已不知谁在何方。

    徒留一地狼藉。

    南疆。

    “爷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啊?”冰天雪地,一行农夫拉着巨木,艰难的在雪地里前行,一个衣衫褴褛,畏惧害怕的孩童,攥着老者的衣袖,害怕的道。

    “哎,送祭啊。”老者叹了口气,抬起头,满脸的沧桑,“据说幽圣谷第三代谷主,老化神王子桀已经过世,七天前坐化,现在幽圣谷上下要重新修缮宗门,叫我们运送木材。”

    “哎,三千年前,幽圣谷圣君先师陈仙人过世,幽圣谷一落千丈。”

    “百年后,鱼仙子哀伤而终,夏仙子自刎而亡,其后青牛老祖,武侯大人,越女息等相继过世;小武侯大人继承宗主之位,成为幽圣谷第二代圣君,但数百年后也寿终正寝。”

    “现如今,王子桀仙尊也过世了,哎。”

    “不过,好在数千年的修生养息,幽圣谷已经昌盛至巅峰了,雄踞大夏神朝,成为大夏神朝第一圣地了!”

    老者唏嘘着和孩子讲述着幽圣谷的故事,孩子只是抬着头,一脸的憧憬。

    “爷爷,陈仙人真的那么厉害吗?”

    “是啊,何止是厉害。”老者唏嘘,不禁摇了摇头。

    “少说废话,快赶路!”前排,一个骑马的将军转头,用力的一挥马鞭,“啪”的一下,鞭子在空气中发出了一阵音爆之声,吓的老人和孩子齐齐的缩了缩脖子,最后继续前行。

    大夏神朝,幽圣谷。

    三千年前与三千年后,物是人非,早已是两个风景,三千年前的圣地宗门,风华过好,早已被新的势力所取代。

    唯有老宗门幽圣谷,仍是屹立不倒。

    幽圣谷遥遥看去,山头林立,重峦叠嶂,早已大不相同,险峰重叠,仙阁缭绕,云雾袅袅,一片圣宗,占据大半个神朝土地。

    这边,天下修真子弟,最向往的一片神迹!

    而幽圣谷后山,这边乃是一片陵园,郁郁葱葱,芳草萋萋,陵园内一片安静,小雨淅沥,这会在陵园中,一男一女并肩而站,打着一把伞,双手十指相扣,看着面前的墓碑。

    左侧墓碑,上书大字,“幽圣谷第一代圣君,红莲剑主,瑶光子,陈白。”

    右侧,“九天玄女,陈圣君之妻,鱼烟非。”

    “三千年前,三千年后,我仍是我。”男子这会开头,微微一笑,一侧,女子也扭头,绝代芳华,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

    男子摇了摇头,这会抬起头,只看到眉心,一朵淡青色的莲花痕迹,淡到几乎看不清晰。

    “苍天之子,你重见天日之时,也是我位归仙府之日。”

    “否则,我轮回一百世,你也轮回一百世!”

    男子低头,看着腹部,一时间眼神狰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