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看菜吃瓜

    本朝学派繁荣,思想开放,医道很得官方重视,早几年,有人发现了一味止血有奇效的药材,经验证后报给了官府,被封了个爵位,一家子就此发达。

    蒋鸿此时有这个想法也属常情。

    不过苦瓜虽能入药,却达不到他的期许。

    看过其他东西,又定下要买的,萧善将那四样每样拿了一个,交给蒋鸿抱着回了上面船舱。

    打水洗过,手起刀落,露出边缘约摸十枚铜钱厚的皮,和里面不太饱满的红色瓜瓤,中间部分是白色,十字向外将瓜瓤一分为四,瓜籽挺大。

    看起来像是没熟,但萧善知道,它的确是熟了的。安慰自己,比起最初那种六眼瓤的看着顺眼了不是么。

    切了四分之一下来,再一分四牙,萧善捻起一块尝了尝,是西瓜的味儿没错,但要说多好吃也没有。

    不过,这评价仅限于尝过后世改良优化版的她来说。

    显然,蒋鸿是很中意的。

    他两口吃完一牙,抬起袖子一抹嘴,点点桌面问她:“如何?”

    说实话不如何,她对瓜皮和瓜籽的兴趣比瓤大,这个瓜皮她尝了下,不苦不涩,能做菜啊!

    “带点儿甜味,主要是解渴。”萧善极尽客观的评价。

    又问他:“你就没让人试着用西瓜皮做菜?”

    蒋鸿被问得一愣,抚掌笑道:“还真没有!”

    “可是能成?”

    当然,可太成了。

    只是不好直接说这么肯定,毕竟她应该是头一回见。

    萧善点头,“八成能行。”

    凉拌,炖排骨,甜汤,热炒,酱烧……

    这么厚的瓜皮,不用来做菜可惜了。

    “咔嚓,”

    蒋鸿见她把方才吐出来的瓜籽,又放回嘴里嗑,眉毛下意识地皱成了条曲曲折折的线,手掌在膝盖上来回抓紧又松开。

    萧善察觉,顿时笑得前俯后仰,“算了算了,不在你面前嗑了,瞧把你给恶心的。”

    她自己觉得没什么,但既然把别人看的难受,那还是停了吧。

    说着,她把剩下的几颗瓜籽扔到了废弃的瓜皮上,重新洗了手。

    蒋鸿这才舒展眉头,虽说他平日跑船,邋里邋遢是常有的事儿,但离了口的东西,又回嘴吃,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两人初相识那会儿,心里也不是没起过念头,她长相漂亮脑子又活泛,哪怕皮肤黄了点,他也觉得不要紧,配上自己的很。

    只是慢慢相处下来,不经意间就淡了心思。

    这姑娘太过爽利,实在少了些女子该有的羞涩婉转。

    不过话说回来,她性子再刚强,到底也变不成爷们,仍是个姑娘。

    蒋鸿思及自己方才的举动,有些怕会伤到她的颜面,忙安慰她:“妹子你别往心里去,我常年在外跑船,也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多的是有怪癖的,你这其实不算什么。”

    怕她不信,又举例:青帮的三当家喜欢闻臭脚丫子,青帮的五当家喜欢吃盐不喜欢吃糖,漕帮的周昀喜欢喝五辛盘榨的汁……

    “妹子啊,便是我自己,”他说着咳了一声,不好意思道:“还喜欢用牙把多余的指甲咬下来。”

    萧善……

    她果断转移话题,“还是继续试吃吧。”

    胡萝卜橙色的脆,但是柴,黄色的水嫩,但是没味儿,紫色的又甜又脆,也不柴。

    花生长相不好不坏,味道中规中矩。

    苦瓜,虽然也丑,但比西瓜强点,且味道没啥区别,就是单纯不做作的苦。

    “可有瞧上的?”蒋鸿看着她漱了口,这才问道。

    萧善在心里盘算一番,瞧是都瞧上了。

    只是自己就要离开了,还要费劲去教她们新菜谱吗。

    这些年她每月最少也要出一个新菜,十年下来怎么也得有一百六七十道了,侯府用她的菜谱在外面开酒楼,可没给过她银子。

    哦,也是给过得,火锅,给了三百两银子,酒楼开业给了一百零赏钱。

    再就没了。

    她和哥哥的花用,是自己另外把菜谱卖给了几个外地人得来的,再有就是同人合伙做生意。

    侯府借她的手艺可是赚了不少……

    罢了,总归当年她兄妹二人也借了人家的势避祸。

    好聚好散吧,明儿不是正好要办宴席,也就最后一回了。

    “这几样我自然是都要的。”萧善考虑好了不再迟疑,直接开口。

    “鸿爷说个价吧。”

    蒋鸿心中犹豫,这酒楼她以后就不参与了,现成的菜谱自然也就没了,得靠厨子自己琢磨。

    他知道萧善这会儿是替侯府采买,价格多少她自然也不在意。

    可是自己想要人手里关于这四道菜的菜谱啊!虽说假以时日,厨子也不是研究不出来,但开门做生意赶早能吃肉,晚了喝汤都玄乎。

    酒楼厨子的脑袋可没她的高产。

    以往她的三成利菜谱占了一成,不用给钱,这会儿但是有些为难。

    萧善也不是笨的,率先打破了宁静,给他台阶,“鸿爷,可是想要这四样菜的菜谱。”

    蒋鸿回过神,舒了口气道:“不错,你自来没失过手,此时既确定要,那必然是心中已有了成算,且你暂时还不离开太原,便是胡乱琢磨几日,也总能成事。”

    萧善也不拿乔,毕竟哥哥的下落还要人家帮忙留意。

    “鸿爷,自你我二人相交以来,你从不因我是女子便轻视于我,不过几张菜谱,便是送给你又如何!”

    “这如何使得!”此次跑船她该拿的收益,和本月的红利全都推了,而自己因要请拖兄弟帮忙,替她留意兄长行踪,便厚着脸皮收了。

    可这菜谱若是分文不给便拿了,自己成什么人了!

    “自然使得。鸿爷,我萧善此时仍是酒楼的东家,又岂可藏私,不然我又成什么人了。”

    萧善捻了块西瓜递给他,自己也拿了一块,同他碰了一下道:“再者,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真要为这么几个破菜谱推来推去?”

    蒋鸿深深看她一眼,猛地狠咬一口西瓜,含糊道:“不推了,我收下就是。”

    萧善这才满意。

    蒋鸿此人便是称不上人品贵重,夸一句侠义之心却是足够,这几年相处下来还算愉快。

    只他去年定下的那个未婚妻,自己曾在街上见过,品性只怕有些不妥。

    而蒋鸿此人,又稍微有点恋爱脑,自己身为外人,又没有确实的证据,着实不好多嘴。

    不过此次分别,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再见,走时便给他书信一封,爱信不信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