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娘家有人

    叙话完毕,又看了看别的东西,确定好哪个是今日要买的,买多少,一式两份单子,各自签了名字,萧善同他交了定金。

    明日一早自有人送货上门。

    两个小厮在底下吃着喝着,听几个船工讲他们跑船的故事,俨然一副入了迷的样子。

    萧善走过去把人了两句,“醒醒神,咱们该走了。”

    两人这才如梦初醒,看着几个船工大哥的眼神比看侯府大丫鬟还要热切,缠绵。

    下了船,萧善不着急带两人去找万婆子他们。

    “咱们歇歇再走,万婆子他们这会儿,不一定忙完。”

    两人自然乐得偷懒。

    萧善随手买了几个肉馒头递过去,寻了个空旷地方站定,得趁热打铁呀!

    “姎儿姐姐,你可真厉害,竟然能跟鸿爷搭上话!”小厮一号对她是既羡慕又佩服,听了一肚子的故事,他这会儿一点也不饿了。

    “是啊是啊!”小厮二号也星星眼跟着附和道。

    萧善却叹了口气,凡尔赛道:“这算什么呀,不过是因着我小时候家中藏书多,我又记性好,因此认识一些旁人不认识的东西。”

    她说到这里停下,露出一副心高气傲地神情,矜夸道:“那时鸿爷还没发迹,我借着这个本事帮过他几次小忙而已。”

    两个小厮更羡慕了,眼里简直要冒酸水了。不约而同地想着,要是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该多好。

    “那姎儿姐姐,你身契满了,是不是就要去码头跟着鸿爷混了啊?”小厮一号狗腿地笑笑。

    “可是姎儿姐姐你是,女的,是不是不太方便啊?”小厮二号有些迟疑。

    萧善骄傲地一昂头,忍着羞涩得意道:“我有更好的去处。”

    两人恍然,这是有贵人看上她了,就是不知道是娶还是纳了。

    她不等二人发问又叹了口气,抱怨道:“可惜了,我将要出门,一来一回到底不方便,天长日久的,鸿爷这份关系也只好荒废了去。”

    “我兄长也不知去了哪儿,还会不会回来找我。若是回来,最不济我也是举人的妹子,往好了想想,他进士及第,我就成了官家千金呢!”

    言语间充满了蛊惑和暗示,“哎,我要是有个弟弟就好了,此时也不至于无枝可依。你们说,我爹娘怎么就不知道多生几个呢,哪怕是替我结门干亲也好啊!”

    干亲两个字咬的重重的,似乎怨念颇深,其实只是怕这两人太憨,收不到自己发出的信号。又或者太怂,不敢攀附。

    好在她话音刚落,两人飞快地对视一眼,咽了咽唾沫,咬牙朝她弯腰一拜道,“姎儿姐姐若不嫌弃,我二人以后就是姐姐亲弟弟!”

    “姐姐但有驱使,弟弟必将遵从。”

    “年节走礼,姐姐生辰,样样都替姐姐尽心周全,绝不叫姐姐娘家无人可依靠。”

    萧善适时的露出一副惊喜交加的样子,然后背过身肩膀一耸一耸,用帕子把眼睛揉的通红。

    转过来看着两人,踌躇着问道:“你们家人可能同意?”

    两人一听,这是有门啊,赶忙回道,“同意的,同意的!”

    能和鸿爷搭上关系,有了一个要嫁富贵人家的干姐姐,还可能拥有一个当官的干哥哥,怎么会不同意呢。

    同意就好啊,萧善笑容得格外可亲,像极了狼外婆。

    礼也受了,一声声的亲姐姐也应了。

    自然该给见面礼了,能有什么比得上一个好前程更贵重呢。

    “虽还只是口头说定,但我到底已经应下了,既是应下了就该操这份儿心。你俩也别嫌我说话难听,为人奴婢到底前程有限,像我当年若不是年龄太小,一面兄长病重,一面族里又逼迫的紧,否则,我是决计不肯卖身为奴的。”

    “你俩卖身侯府,我虽不知道原由,但总归家中是不富裕的。我有意替你二人赎买了身契,指点你二人跟着鸿爷做事,不知,你俩可愿意?”

    两人忙不迭地拱手,“愿意,愿意!”

    萧善微微一笑,“愿意就好。”

    说着掏出两张面值二十两的银票,塞给两人,冷了脸道:“不许推辞,总不能你们自个儿离开,却把家人撇在侯府吧。若是心里过意不去,便好好做事,也不算丢了我的人。”

    两人岂有不应之理,只是这钱也太多了些,于是推让道,“姐姐或许不知,我二人一个有个妹子同在府中,一个有个祖母住在外面,家累不重,确实用不了这许多。”

    萧善当然知道,这两人是她仔细打听过的,时间紧迫来不及仔细观察,听的几段生平,还算不差。

    现下看来,也不贪财,也或许是为图以后更大的利益,不过那都无所谓了。

    萧善劝二人收下银票,告诉他们,“你俩正是能干活的时候,半路要走,赎身银很可能要翻倍,不过侯府宽和,或许不用。”

    “可是万一翻倍,手里没有岂不是磨人,接下来几天厨房忙得很,我不定有空见你们。”

    最后,萧善满脸严肃地同他二人再三申令,“想跟随鸿爷做事,是要通过考验才行的。混的好了,的确能在漕帮一呼百应,但平日里无论是跑船还是守码头,随时都要面临着丧命的危险,这点你们得考虑清楚,”

    拦下他二人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萧善劝道:“别急着回复,回去冷静冷静,同亲人商量过再来回我。”

    两人很想赌咒发誓说自己想的很清楚,可是看到萧善不赞同的眼神,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万婆子他们此时也采买好了,看到萧善三人过来,她高声招呼道:“都敲定了么?这回可有甚稀奇玩意儿没有?”

    萧善走过去挽了她的胳膊,娇嗔道:“稀奇玩意儿自是有的,便是他没有,我也要连夜造出来,明儿个好替咱们侯府显摆显才行。”

    万婆子听她这话,便知道稳了,心里不由发酸,这要是自己孙女多好。

    女儿家读书识字虽不能封侯拜相,但照样撑起一个家。

    这姎儿不就是么,小时候多读了几年书,瞧瞧现在,进进出出谁不高看她两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