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准备一天内击杀BOSS?

    有这种同样感受的不止一人。

    如今,他们这些术士引以为豪的恢复术,竟发展成了这种模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们18个十几级的术士,正在给一个60级以上的大佬加血一般。

    往日里,已消耗最小恢复最大为傲的恢复术。

    现如今,每一次施法竟然都要耗掉他们近一半的蓝量。

    察觉到这一异样的小卧龙,赶紧让公会里其他的成员,给18个术士搬运各种各样的中级蓝药。

    现在,初级蓝药对这些术士来说,基本上帮助不大。

    初级蓝药没有瞬间恢复蓝量的特性,有的只是在喝下蓝药后,每秒进行10%的蓝量恢复。

    这对维持者高强度施法的术士们来说,回蓝量根本就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好在,天雪公会之前就购买过一大批中级蓝药,本来是为了25级的野外BOSS做的准备。

    现在看来,天舞姬似乎还需要再去购买一批了。

    “卧槽!”

    “这你么刺激,BOSS现在只剩60%的血了。”

    两个多小时后。

    那些有些麻木的术士,此时双眸当中早已闪烁着满满的兴奋。

    公会BOSS激活的第一天,就能够将其磨掉一半的血?

    这种事情他们想都没敢想过。

    可现在,就那么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了。

    而且,他们也是其中一员,这种满满成就感的作为,让每一个术士都只感觉自己是多么的牛批。

    “天舞姬,我看你蓝药准备的不太够啊。”

    “让你的人赶紧去搬啊!”

    手上弓箭始终没有停过的斯奎因,此时竟还有闲工夫转身来上这么一句。

    闻言,天舞姬也是略显疑惑。

    “今天磨掉50%的血不就够了吗?”

    “明天再磨50%这公会BOSS两天也就击杀了。”

    这的确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想法。

    就算是那参与战斗的18名术士,如今也是这样的想法。

    可小卧龙却是在听到斯奎因这话后,整个人眼角忍不出抽搐两下。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个斯奎因可能是打算一天直接击杀公会BOSS!”

    此话一出,天舞姬当场就傻眼了!

    一天时间?

    你特么是在跟我闹呢?

    得近一个月的攻略时间,你特么现在告诉我,你打算一天就搞完?

    可就算天舞姬心中再不敢相信,看着斯奎因那满脸淡然的模样后。

    她还是默默的对身边手下吩咐道。

    “你们几个,去把仓库里所有的中级蓝药拿过来。”

    “还有你,你去带人到药店购买中级蓝药,先买它个一千瓶!”

    ...

    “我...”

    “咱们还得继续?”

    “一天就磨死公会BOSS?”

    “不是,咱们的胳膊还是胳膊吗?”

    “咱们的嘴还是嘴吗?”

    “说真的,这蓝药就算是甜嗖嗖的,我特么现在都喝腻了。”

    不少的术士心里都生气了一些意见。

    毕竟,《真实》游戏当中,不管是任何药瓶,都是需要直接试用的。

    这一点也是《真实》游戏方,为了让游戏内的环境更加贴近现实,从而故意这么设定的。

    当初众玩家也都感觉这样的设定的确很好。

    可现在看来,似乎他们两年多的结论还是下早了。

    感受过什么叫做喝蓝药喝到吐吗?

    感受过什么叫做,喝蓝药喝到怀疑人生吗?

    你说没有?

    那请来天雪公会领地内,带你感受一下喝蓝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

    与此同时。

    浮云公会领地内。

    吼!

    同样是黑熊妖皇的出现,但浮云公会的成员们,却都悠然自得的在那输出。

    人被黑熊妖皇一巴掌拍死了,那今天的挑战就此结束。

    反正被公会BOSS击杀,是不会出现任何掉落的。

    这里每一个玩家,似乎都和天雪公会内有着截然不同的画风。

    浮云公会大厅内。

    聂云风望着突然找上门的中年男人,嘴角时刻带着那一抹淡淡的笑容。

    “囚牛,不知道你今天找上我们浮云公会,是为了什么?”

    “别告诉我,是为了我们的副会长来的。”

    囚牛的出现,这早已经在聂云风的意料之中。

    虽说他并不知道囚牛和那个废物浪人是什么关系。

    但在一区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不管那个浪人做出多蠢的事情,他那副会长的位置永远都坐的牢牢的。

    就好像是...

    关系户一般。

    如今,斯奎因抢了他们磨铁公会的人,还屠了他们公会大半的成员。

    金币全部被吸不说,光装备掉落的价值,也足足有几千金币了。

    最重要的,还是那个浪人身上的一把15级紫色武器。

    那东西竟然也被斯奎因给幸运的搞到手了。

    当然,最终的结果是肯定的。

    换了金币贼鸡儿欢乐!

    “呵呵,这件事情看来聂会长已经了解过了。”

    “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囚牛双眸中带着一丝阴冷,尤其是盯着聂云风的时候,那眼神好似下一刻就能吃了对方似的。

    “我们副会长的紫色武器还请你们浮云公会交出来。”

    “以及,你们的副会长,也必须出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解释解释,他究竟是不把我们磨铁公会放在眼力,还是不把我囚牛放在眼里!”

    即便知道斯奎因的恐怖,如今的仍还能表现出这副霸道的气势。

    可见,这个家伙的心性究竟有多么深。

    而听到这话的聂云风,却只是对囚牛摊了摊手。

    “这个就真的抱歉了。”

    “斯奎因大...”

    “咳咳!我们副会长今天有事在忙,你以为我们浮云公会副会长和你们磨铁公会的浪人似的。”

    “整日里能有那么多的闲心雅兴啊?”

    聂云风这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之前的他根本就不会说出这种冷嘲热讽的话。

    但现在,或许是因为和斯奎因打了太多的交道。

    每次开口的时候,那字里行间当中,都好似带着一丝讥讽,又或者是不屑。

    反正那说的话,以及说话的语气,明眼人听到。

    就特么好像是在故意找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