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我再不相欠

    “这盒子说明不了什么。”李素芸神色自若的说道。

    “我们已经问过薛老先生了,这盒子是一对,我母后那一个是游龙戏凤,我手里这一个牡丹盛开的是你的,为什么你的东西会出现在启凰宫!”君祁厉声质问。

    李素芸脸色变了变,眼神有些闪躲,这一幕没逃过温苒的眼睛,她倒要看看李素芸还有什么借口。

    “这是我的没错,不过早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启凰宫。”李素芸平静的说道,不愧是从宫斗里爬过来的人。

    “这盒子是一对,那另一个在哪里?”温苒佯装不在意,好奇的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君祁看向君烈,他还是在乎君烈的感受的。

    李素芸一闪而过的惊恐没能逃过君烈的双眼。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李素芸的手段。

    “搜!”君烈说道。

    李素芸慌忙从躺椅上跪了下来,抓着君烈的手,满眼泪花。

    “烈儿,你真要如此?你一回来就兴师问罪,不管我做了什么,那都是为了你。”

    君烈闭眸不想再看李素芸,说道:“你比我更想要权利,若不是我的权力之心比你重,如今跪在地上的可能就是我了。”

    李素芸如遭雷击,瘫坐在地上。

    “原来你早就防备我了。”

    李素芸狂笑着,“你们找不到的,只要找不到你们就没办法定我的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君烈猛然睁开眼睛,看着李素芸时,眼里多了果断。

    “我一直顾及我们的母子情份,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曾管,可你不该过多的干涉我。”君烈失望的说道,“做不了你的傀儡皇帝,你就找上了莫萧,是也不是?”

    李素芸震惊道:“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君烈哑然失色,有些难受的摇了摇头。

    温苒递给郑允一个眼神,让他与君祁一同去搜。

    在郑允明锐的观察力下,一个藏于书架后的暗格打开,里面正躺着游龙戏凤的盒子。

    君祁拿着盒子跑了出来。

    “你该怎么解释?”

    李素芸看向盒子,发出一声声的苦笑。

    “后宫里的女人不争不斗,你以为靠着宠爱就能风光一辈子吗?那些能成为自己劲敌的如果不死,那我怎么爬上去,我步步为营,手染鲜血,可那个男人,竟然提前封王,还让我随同出宫,这多讽刺啊。”

    “明明一起进宫,为什么她能母仪天下,而我连个封号都没有,我只是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没有错。”

    “你错了。”温苒淡淡开口,“从你决定为了权利放弃爱情和友情的时候就错了。”

    温苒抬起手示意君祁将盒子递给她。

    在众人面前,温苒抓着铜锁用力震碎了锁芯,铜锁应声掉落。

    木盒子中放着一张纸,温苒将它扔在了李素芸身前。

    “其实她得了不治之症,时日无多了,这里面是请求立你为后的懿旨。”

    君祁与君烈同时向温苒投去惊讶的目光。

    她为什么会知道?

    这个盒子早就被人打开过了,只不过是一个开锁高手,温苒不会开锁,只能用内力震碎,第一次知道盒子里的懿旨是手下告知,如今又一次将这个真相说出,温苒的心情还是一样的悲凉。

    李素芸看到那熟悉的字迹,她这些年的坚强瞬间被粉碎了。

    当天,启凰宫中找到了失踪多年的皇后,她一直静静的站在房中,就在墙壁之内。

    温苒站在门口,心中五味杂陈,只因为翻出尸骸的地方,就是曾经关她的地方。

    此事结束,温苒便与君烈二人告别。

    “你要去哪里?”君祁立刻问道。

    “继续做个散人,看看风景,品尝美食。”温苒笑道。

    君烈却不合时宜的问道:“为什么你知道另一个盒子在太后那里?为什么你会关心这件事?还有你到底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温苒看向他,说道:“我是谁,若是有缘你一定会知道,至于另外两个问题,那是我欠的一个人情。”

    说罢,温苒看向君祁,说道:“从此,你我各不相欠了。”

    君祁一脸疑问,“各不相欠,好像都是我在欠你人情啊,姑娘,此话我怎么听不懂?”

    “现在不懂不要紧,以后就懂了。”温苒眼中闪过神秘,冲二人点了点头,道:“就比别过,二位多加保重。”

    望着温苒的背影,两个男人陷入了沉思。

    君烈并没有处决李素芸,而且将她关在寿喜宫任她自生自灭,因为先前被莫嫣然摆了一道,君烈只能避开人群较多的地方,针对黄沣被救,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此时,他的暗卫也在做着思想斗争,君烈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

    君祁担心他,便提议在他安全之前,不能四处乱跑。

    归云国,欢喜楼中正面临一场大战。

    霓裳楼的又来惹事了,曾经的管事绿萝已经成了霓裳楼的老板。

    而曾经的老板因为与前朝余孽有染,畏罪自杀。

    “让柳含音来见我。”绿萝翘着二郎腿,一改以前清纯的打扮,变得极为妖娆。

    “绿萝,你又何必呢,柳公子根本不喜欢你,你隔三差五来闹,只会让他更加讨厌你。”严美好言相劝。

    “美姨,我对他痴心一片,他却守着一个死人,对我视若无睹,我追求幸福难道有错吗?”绿萝声色俱厉。

    她在归云国这一块儿名声很大,逼着柳含音娶她,死缠烂打,完全没了当年的样子,俨然一副为爱疯狂。

    “绿萝,别怪我没提醒你,欢喜楼永远都有温苒的一份,她永远都是欢喜楼最大的老板,你在这里说她最好掂量掂量。”严美也不跟绿萝客气了,周围的人也围了过来。

    绿萝显然不怕,“我没有说错,一个死了的人,你们还这么护着她,有什么用?你们不过是群傻子,生意比得过霓裳楼又如何,这里却是死人开的店。”

    “死人?当真如此?”门外一道听似熟悉却有些陌生的声音传来。

    众人脸上露出了惊愕与喜悦。

    只见一身着粉绿相间的女子领着一个冰块脸男子出现。

    男子背上的剑令人心生惧怕,女子一双美眸充满了无法抗拒的威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