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山中

    “慕陵川,你这一冬天都去哪里了?以后也是要离开吗?你是有什么原因吗?用不用我给你想想办法?”

    苏糖想着在原主记忆里的上一世,好似有这么一个人,只是因为住的比较远,接触不多,在原主十三岁那年,听说慕家人就离开村子了,原主就再也没见过了。

    嗯,原主上辈子并没有这么早回来,不像今生因为苏糖穿越过来,接受到了原主上辈子的记忆,想法设法的让苏明江带着一家人回来了,这才没有落到上辈子那样父死弟亡的结局。

    上辈子因为苏明江受伤,就想着先把身体养好了再回来,只是运气不好碰到了个庸医,不仅花的遣散费所剩不多,身子更是因此快速的衰败了下去。

    没办法只能拖着最后一口气,想要落叶归根,这是苏明江的愿望。

    只是,好似老天爷没长眼似的,真正等他们回到小河村的时候,苏明江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

    而年幼的苏启更是半路感染了恶疾,一命呜呼了!

    剩下了一个性子柔弱的母亲,和性子单纯的原主。

    当时回到苏家她们并没有像今生一样单独住了出来,而是和苏家住到了一起。

    那日子可想而知,苏家奶奶不仅把她们仅有的银钱搜刮一空,更是让他们吃不饱穿不暖,没日没夜的干活。

    原主母亲沈芸娘为了原主能吃饱,自己经常偷偷把饭给原主,自己挨饿,长期劳作下,让她原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身体更差了,没两年就去世了。

    往后的那几年,也是让原主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没娘的孩子是根草的可怜!

    其实这也和原主原来的性格有关,母女两人自己都立不起来,让别人怎么不欺负他们?

    今生因为有了苏糖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一家四口落到上辈子那样的悲惨境地。

    最起码因为有灵泉液的存在,让他们一家四口,除了苏明江有特殊情况不能马上痊愈外,身体都很健康。

    所以哪怕他们回到村子里了,苏奶奶也是提出了一样的说法。可都被苏明江给已经不是一家人,哪里还能住一块儿给打发了。

    当然,还有的节礼是不会少的。

    所以,对于慕陵川这个人,苏糖还是比较好奇的。

    慕陵川眼眸微闪,目光望着远处天空,身音清冷如风,“会偶尔去镇上住住,并不是一定要冬天了。”

    苏糖眨巴眨巴大眼睛,随即笑了,“那真是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经常上山了,嘿嘿,我给你说,我的手法更准了,待会儿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对于苏糖没有继续追问,让慕陵川也松了口气,有些事情很复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好啊,那我们今天中午的猎物就交给你了。”

    两人都是习武之人,脚步很快,看到山上还有人,就悄悄的绕过去,很快就到了深山里。

    这里因为来人很少,并没有什么路,只能是他们自己开路。

    好在没多久就被他们给碰到了猎物。

    两只野鸡,正“咯咯”的找虫吃!

    “看我的!”苏糖挣脱开慕陵川握着的手,从地上挑了两块小石子,悄悄的上前几步,右手一用力,两块石子就夹着内力飞了出去。

    “噗,噗!”两声,野鸡连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倒地不起了。

    而它们的致命伤都在脑袋上,鲜血直流。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苏糖一脸的得意,目光更是骄矜的落在慕陵川身上,一副“我很厉害”的模样。

    “遵命!”

    慕陵川更是满脸“崇拜”,来到野鸡前把它们捡了起来,四处看了看,就找准了一个方向,在前面开路,“走吧,我们去小溪边。”

    这里他们经常过来,所以山中有一处活水泉眼,形成了一个小溪水,正好可以让他们清洗猎物。

    来到熟悉的地方,慕陵川处理两只野鸡,苏糖就开始在附近捡柴火。

    很快,火生了起来,夜里也处理好,接下来就是慕陵川的时间了。

    两只野鸡被架在火上烤,慕陵川还时不时的抹上一些酱料,撒上一些调料。

    “这都是忠叔准备的吗?”苏糖低头扒拉着慕陵川旁边的瓶瓶罐罐,里面都是各样的美食调料。

    盐,辣椒粉,孜然粉,秘制酱料等,足足有七八种这么多。

    而他们家也就两三种调料而已。

    “嗯,有些是我自己准备的,怎么,你也想要?”

    “我就是看看,你说我烤的肉不好吃,是不是因为没放这些调料的原因?”

    慕陵川抽空看了她一眼,烤肉的动作不停,他轻笑出声,“你可以试试,不过有的人天生手残,同样的东西做出来,就不是一个味!”

    “唉,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暗指我手残是吧?”

    慕陵川笑的一脸无辜,“有吗,我这是明指了吧,哪里是暗指?”

    “你这家伙,嘴巴怎么还这么坏啊?”

    “啧,人得有自知之明,要能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

    苏糖才不吃他这一套,“得了吧你,你等着,等我吃饱了我一定要让你看看我的手艺!”

    “为什么是吃饱了?”

    “当然是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干活啊!”当然如果不好吃了,她也有借口不吃,是吧!

    等鸡肉烤好了,苏糖也不客气,用慕陵川拿着的匕首割了一块鸡腿,就开始吃了起来。

    苏糖咬了一口鸡肉,就被这外焦里嫩的香味给吸引了,目光亮的惊人,随即就加快了吃肉的速度。

    一时间小溪边上就剩下了咀嚼的声音,两人一人一只野鸡,很快就吃完了。地上都是鸡骨头。

    “吃个果子解解腻!”这是刚才来的路上摘的野果子,有些酸酸涩涩的,不过正好解腻。

    “嘶,好酸,我一个就行了。”然后就把手里另一个没吃的野果扔给了慕陵川。

    太酸了!

    慕陵川失笑,看着小丫头被酸的皱着小脸,满脸的不愿,仍然是把一个野果子给吃掉。

    洗了把脸,苏糖这才觉得清净了一些,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帮着慕陵川一起收拾东西。

    “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你不是要试试吗?”

    苏糖知道他是故意逗她呢,翻了个白眼,“有吗?”

    “没有吗?”

    “当然没有了!”话是那么说,可她又没说什么时候试啊?

    哼,小孩子就是有耍赖的权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