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父母

    最后也只是一人提着一只野鸡回到了村里,路上还碰到了几个上地里的老人,都被他们两个给吓了一跳。

    “哎呦,你们两小娃子怎么就敢进山了?你们是哪家孩子?”看这架势是要回家告状的节奏啊!

    见势不对,苏糖拉着慕陵川就跑了,“族爷爷,我们下次不敢了!”

    两人脚步快,很快就跑的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几个老人摇头叹气不已。

    唉,不听老人言啊!

    他们家离村西头不远,不到一会儿就到了。

    “去我家坐会儿?让忠叔给你收拾一下?”慕陵川的目光落在苏糖手里的野鸡上。

    “不用了,我爹他们应该快回来了,让我爹收拾就行了。哦,还有你可别说漏嘴了,就说是忠叔上山打的猎。”

    “知道了,快回去吧!”

    慕陵川说着还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子。

    然后,苏糖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翻墙回家了。

    慕陵川好笑的摇摇头,也进了家门,慕忠迎了出来,接过他手里的野鸡,“公子,回来了。”

    “嗯,人呢?”

    “已经送走了,公子,你看是否再让送个人来?”

    慕陵川本来想拒绝,只是想到某个小吃货,就改变了主意,“挑个膳食做的好的婆子就行。”

    “是!”

    苏糖回到家,把野鸡放进厨房后,打了盆清水清洗了一下,又换了身衣服,把衣服洗了晾晒起来,这才来到东屋书房里开始练字。

    苏家的院子当初是花了二十两银子买的,前院子的主人是一户外姓人。发家后就搬到县城里了,房子就交给宗族来代卖。

    因为价格有些高,一直没有卖出去,这就正好便宜了苏明江他们。

    地方很大,光正房就有五间,中间两间是堂屋,用来接待客人,吃饭用。

    西边一间现在是苏糖在睡,东边两间是苏明江夫妻,带着儿子在住。

    东面有三间厢房,分别是书房,洗漱间,厨房。

    西面两间房间,用来当客房。

    还有个小后院,就是茅房,和一片不大的菜地,现在养着七八只鸡。

    院子的西北角有一口井,不管浇菜还是做饭,洗衣服都很方便。

    虽然村里的妇人都喜欢去村口的河边洗衣服。但是,作为一个不善交际的女人来说,沈芸娘觉得在家里洗衣服是最好不过了。

    苏明江毕竟是做过主家少爷长随的人,见过世面的。

    所以,苏明江觉得孩子们还是识字的好,因此从小除了让苏糖和苏启练武强身外,就是读书识字了。

    因此,苏糖每天都得写上十张大字。

    刚开始一张纸上只能写四个字,一年下来已经能写上十来个字了。

    今天偷懒,十张字还没有写完,眼看着爹娘快回来了,她还不得赶紧把任务做完?

    书房里不大,却很整齐,一张木头书桌,上面还放着一盆茉莉花,现在还没开花。

    还有两张椅子,两个木墩,剩下的就是书架了,上面摆着的都是苏明江或买或抄写的书本。

    目前为止还只有十来本,而苏明江的目的就是把这两个书架给填满!

    苏糖看看自己写的字,忍不住撇撇嘴,至少目前她写的字还是不能开始抄书的。

    别说苏明江看不上眼,她自己也没那个脸皮去抄书。

    耐着性子刚写完十张字,苏糖就听到了大门开锁的声音,脸上就是一喜,欢快的跑出了书房。

    “阿姐,我们回来了!”

    还没等她到大门口,一个稚嫩的声音就响起来了,然后就是苏启那小小的身子朝着她扑了过来。

    索性苏糖的力气不小,要不然被苏启这样的冲劲一扑,绝对会摔倒在地。

    苏糖看着怀里的苏启,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亮晶晶的大眼睛,就是心里一软。

    “果果,玩的开心不开心?”

    他们家的孩子都被父母起了小名!

    苏启把手里的小风车递到苏糖面前,“阿姐,给你玩!”

    苏糖见他一脸的不舍,于是忍着笑,故意当看不见,接过风车后问,“果果真的舍得给阿姐玩?”

    苏启咬着指头,满眼的委屈,目光忍不住跟着苏糖手里的风车动,却却仍是点着头,“给阿姐玩!”

    阿姐,也是有好玩的,好吃的给自己,他是小男子汉,不能太小气了!

    “噗,好了,阿姐不玩,给果果玩吧。”

    苏糖捏捏苏启肉乎乎的小脸,笑着把风车给他,也不逗他了。

    “爹,娘,你们回来了!”

    拍拍苏启让他自己玩,苏糖就朝着门口正在忙活的父母走去。

    苏明江正在把独轮车上的东西往下搬,沈芸娘就在边上搭把手。

    看到苏糖过来,沈芸娘笑了笑,“午饭可是吃了?”

    “吃了,娘,你们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苏糖也上来帮忙,看着买的粮食有些多,就有些奇怪。

    沈芸娘看了苏明江一眼,这才笑着说道,“小孩子别管那么多,快把这些小包袱放屋里去。”

    苏糖也看了看苏明江,见他给自己使眼色,心里翻了个白眼,拿着沈芸娘递过来的小包袱就往上房去了。

    苏糖的早熟,心智聪慧,不弱成人的思维,也就苏明江知道。

    沈芸娘虽然知道女儿聪明,却不知道女儿人小鬼大聪明异常。

    也一直拿苏糖当小孩子来宠,虽然有时候苏糖很是无奈,却也享受着这样被母亲宠溺的感觉。

    有什么事父女俩会在私下里说。

    所以,对于刚才沈芸娘得话,苏糖也没觉得有什么,心里反倒觉得温暖而已。

    反正有时间了,她爹苏明江也会告诉自己的。

    苏明江看女儿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忍不住笑了笑,又继续往院子里搬粮食。

    “今天买的东西可不少,够我们吃上半个月了,明天还用去买吗?”

    沈芸娘长的好看,性子又温顺,说起话来也是柔柔软软的,又是在大户里做过二等丫鬟的规矩礼仪都是刻进骨子里了,那一举一动间不自觉的就带了出来,看着就很是赏心悦目。

    这几年生活虽然有许多波折,可是,夫妻和睦,儿女聪慧健康,让她脸上的笑容很是幸福。

    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却仍然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般,与村里的小媳妇们格格不入。

    总是能引来别人更多的注目,或者议论,特别是村里懒汉子的无礼打量,这也让沈芸娘一直很少出门。

    也就会跟着苏明江一起上镇子拿绣活,其余的时候很少出家门。

    苏明江听着妻子的话,笑的很温柔,“明天我再去一趟,买够我们一个月的用度。明天你就别去了,你的绣活刚拿回来也不去也没事儿。”

    沈芸娘松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是有些不习惯出门。”

    “没事,你的性子我还不知道,要不是我不懂绣品都不用你亲自过去。”

    妻子不善与人打交道,苏明江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了,怎么能不了解对方的性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