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相求

    感受到了苏糖的无声安慰,苏明江心里心理就是一暖。

    也许以前生活不如意,可是,现在的他很幸福,有妻有子,有女,一家人平安健康,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放心,爹已经不难过了,爹有你们,这比什么都重要。”

    苏明江父亲苏善财地地道道的庄家人,年轻时长的不错,很招小姑娘喜欢。

    虽然家里条件不好,却仍然被隔壁村的秋二娘看上,嫁了过来。

    秋氏肚子也争气,给人丁单薄的苏家生了四子一女,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比较贪财,贪慕虚荣一些。

    当初想到卖二儿子,也是因为想送老大去学堂,让他出人头地。

    所以,当初导致她难产受罪的老二就被她给卖了。

    只是,可能谁也没想到,被卖了二十年的人,还能有一日回来。

    要说刚开始可能还有些心虚尴尬,经过一年的相处也摸透了苏明江的性子了。

    所以,秋氏才会时不时的小打小闹折腾一番,多多少少往手里扣一些东西才满足。

    她是意识到哪怕老二看着对她还算孝顺,却怎么也不可能像其他儿子那样的。

    家里人多,特别是随着儿子们娶妻成家,屋子也就加盖了几次,院子也就大了不少。

    一进门就是柴房,院子里几个小娃娃一起玩,苏荷在一旁看着。

    “奶,二叔来了!”

    苏荷冲着正房就是一喊,院子里的四个小萝卜头都是满脸好奇的打量着苏明江和苏明江身旁的苏糖。

    “来了就进来吧,还让我接他不成?”

    上房传来秋氏不满的声音,然后就是马氏笑着走了出来,“二弟来了,快进来吧。”

    苏明江笑着应声,摸摸苏糖的头,“糖糖在院里和姐姐玩,好不好?”

    “嗯,知道了!”

    苏糖乖巧的点头,看着苏明江跟着马氏进了上房。

    “大妮姐,你吃饭了吗?”

    院子里也就苏荷在,几个小的都没在,应该是在屋里待着。

    说起来苏明江的几个兄弟,日子过得都还不错。

    大伯苏明山,在镇上一家干货铺子做掌柜。

    妻子马氏,生有两子两女,大郎苏玉简,今年十岁,在镇上读书,只有休沐的时候才会回来。

    大妮就是苏荷,今年八岁,二郎苏玉符今年六岁,三妮苏梅今年四岁。

    苏糖父亲苏明江排行老二,自小被卖。

    回来的时候又从新上的族谱,家里的孩子也才跟着一起排序。

    苏糖是二妮,弟弟苏启是四郎。

    三叔苏明峰,妻子张氏,生有四岁的三郎苏玉笛,两岁的五郎苏玉笙。

    夫妻俩心眼不多,人也老实就在村子里种地,农闲了苏明峰就去镇上打短工。

    四叔苏明林,是兄弟几个长的最好的,心思又活络,被镇上绸缎铺子东家的独女孟氏给看上了。

    虽然不是上门女婿,却也是搬到了岳父家里,跟着一起招呼铺子里的生意。

    现在有一个两岁的四妮苏梨。

    据说孟氏现在又有了身孕。

    还有一个小姑苏明婉,嫁到了镇上一家点心铺子的独子冯开远,已经有一个两岁的儿子冯卫。

    小姑长的好看,又会说话,一进门就生了个儿子,很得公婆的喜欢,日子过得很惬意。

    所以,苏家小辈里除了去镇上读书的苏玉简,就属苏荷年纪最大。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苏荷自然就不能弟弟妹妹那样随心所欲的玩了,她这是刚帮着三婶把厨房收拾好。

    她对于这个长的可爱的妹妹很不喜欢,因为二叔对她的疼爱让她羡慕嫉妒。

    所以,在大人面前苏荷一直很友好,只有她们两个的时候,脸色就没有那么好了。

    所以,对于苏糖的问话她冷声了一声,语气很冲“你说呢?”

    苏糖被她的冷淡语气一噎,不知道小姑娘哪里又不对劲了,噘了噘嘴,从院子里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上房的窗户下,不在搭理闹脾气的苏荷。

    她胳膊支着下巴看着是在发呆,其实耳朵已经支棱了起来,听着屋子里的谈话。

    苏荷撇撇嘴,就自顾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屋里坐着苏老爷子,秋氏,老大苏明山,老三苏明峰,还有马氏。

    苏明江进来先是一阵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娘,不知您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秋氏脸色不太好看,目光在苏明山身上顿了顿,这才看向苏明江,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没有成功,这个儿子她实在是打心眼里亲近不起来。

    当年因为这个儿子难产,让她受了好大的罪,更是让她几年都病歪歪的。

    后来更是狠心把人给卖了,哪知道这孩子天生命硬,二十年了又回来了。

    而且看着过得还不错,心里就更是气闷了。

    只是,现在的苏明江也不是她能随意拿捏的了,做什么事都得要顾虑一些。

    她的语气很生硬,说的也是有些冲,“你大哥想要跟着他们东家带货,银子不够,想着跟你们兄弟几个借一些。”

    苏明江一怔,目光看向苏明山,“大哥,具体是什么情况?”

    苏明山长的像苏善财,高高瘦瘦,一张憨实的脸,给人一种很是信任的感觉。

    只是能如果忽略那双精明的目光的话。

    “二弟,知道我在东家那里还是有几分情面的。我得到消息,东家准备亲自前往南方挑一些新鲜货,我就想趁此机会一起去,只是手里的银子不够,就想先接一些,等回来我给你们一分利钱。”

    苏明山的目光很亮,很有神,看来是对这次南下很有信心的。

    苏明江却还是有些担心,他对生意不是很懂,也没办法判断,只是南下那么远,怎么听着也有些不靠谱。

    “大哥,你们东家为什么要亲自去?咱们安庆府离淮扬府可是不近,这一路上可是不太平啊!”

    苏明山知道他的意思,“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东家这次请的有镖局护卫,还跟着镇上几家东家一起组成的商队,不会有事的。你就说你能借给大哥多少吧,别的你不用担心。你担心的我们东家早就想到了。

    我就想趁着这次机会大赚一笔,要不是我和我们东家有几分情分,这次的机会也不会落到我身上的。有的人想去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