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夜语

    苏糖和父母道过晚安,看着他们进入屋子关上门,这才来到院子中,目光投向那颗柿子树上。

    今夜没有月亮,所以,要是不注意是不会发现那里有一个人的。

    刚才在吃晚饭的时候,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柿子树上的慕陵川,差点就惊呼出声了,忍了好久才和父母说完话,然后回房睡觉。

    苏糖来到院子西墙根,提气,然后双脚用力跳了上去,一跃而上跳到慕陵川所在的枝干上,挨着他坐了下来。

    慕陵川的脸色有些难看,往日每每看到她都会露出笑容,今晚却只是看着她。

    “心情不美妙?”

    “嗯,所以?”

    “所以?要我哄你吗?”苏糖歪着头,满脸的无辜之色,她才六岁好吧,大哥你都十岁了,好意思这样做?

    慕陵川看懂了她眼中的意思,空寂心里突然就舒服多了。

    人这一生总的有追求的,他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是朝着这个目的做的。

    只是,今天他才觉得,眼前这个小丫头也是自己的追求的。

    他想让她永远保持这样的天真,永远保持这样的欢笑,那些人生苦难不要落在她的身上。

    人生太苦了,有他品尝就行了,小丫头就一直这样快乐好了!

    “你今天很奇怪诶!”

    “怎么奇怪了?”

    “刚才你明明没有笑,我以为你不开心,只是,听你说话并没有任何问题,不奇怪吗?”

    “有吗?”

    “没有吗?”

    慕陵川柔柔小丫头毛茸茸的脑袋,搂过小丫头的肩膀,两个脑袋靠在一起,看着这没有月色的夜晚,静默了下来谁也没有再开口。

    苏糖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却也感觉了今晚的慕陵川有些不对劲,也许是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受了委屈?

    她想到了今天德叔说的那边来人了,是慕陵川父母哪里吗?

    也是,能把孩子丢在外面这么久,万一很是真心疼爱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唉,算了,她就原谅今晚慕陵川的失态了,怎么说两人也是好朋友,不是吗?

    说实话,苏糖还是有些心疼慕陵川的。

    哪怕前世父母忙着赚钱,对她还是很关照的。

    哪怕后来她除了意外,瘫痪在床,也是没有放弃她。

    今生就更别说了,苏明江和沈芸娘对她和弟弟都是一样的疼爱,并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想法。

    所以,她体会啊特安不被父母喜欢的苦涩,却能理解这样的苦难。

    只是,这是慕陵川的人生,谁也替代不了。

    想到这里苏糖伸出软乎乎的小手,轻轻的拍着慕陵川的手,给与他无声的安慰。

    至少你还有我这个朋友!

    慕陵川察觉到她的动作,嘴角忍不住上扬,心里我变得暖暖的。

    苏糖睁开眼,伸了个懒腰,突然就呆住了,这是自己的屋子,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她就窝在慕陵川的怀里,想着自己的事,两人谁也没说话,她都不知道自己啥时候睡着的。

    就更别说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

    “哎呦!”

    想来是忠叔把她送回来的吧,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糖糖,快起来,今天还要去学堂呢。”

    屋外沈芸娘的声音随着敲门声响起,把苏糖给惊醒了。

    “知道了,马上就起来了!”

    今天竟然起晚了,晨练也没做,这是因为睡的太晚了?

    小孩子的体力就是差,睡不好就晚起了。

    “糖糖,快吃饭吧。”看到你女儿过来,沈芸娘就把饭放到她面前。

    “果果,也起来了?”

    苏启坐在那里,拿着自己的先木勺喝粥,看到苏糖过来。就咧着小嘴,笑着道,“姐姐睡懒觉,羞羞!”

    以前苏启的起的晚,苏糖就这样逗他,没想到也有这么一天,被小家伙弄得哭笑不得。

    “是,是,果果说的对,姐姐错了。”

    哪知苏启还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嫩生嫩气的说道,“姐姐乖,以后早起,做好孩子!”

    好吧,这句话又是她之前对他说的,这是把她说的话给反回来呢。

    苏明江夫妻俩在一旁偷偷发笑,看着他们姐弟俩扯笑话。

    被“教育”的苏糖乖乖的吃着自己的饭,却忍不住暗暗翻白眼。

    沈芸娘宠溺的看着苏糖,想着昨天丈夫对她说的事,“糖糖,昨晚你爹把你的想法给我说了,听着是可行的,只是你觉得娘的腌菜能行吗?”

    苏糖夹了一片腌萝卜,吃到嘴里脆声声的,“行,绝对行,你忘了以前大公子和夫人最爱娘腌的小菜了。”

    苏明江有些“委屈”的看着娇妻,“怎么样,就连糖糖也觉得行,你不会觉得我是在哄你了吧?”

    沈芸娘被苏明江说的有些脸红,“我这不是怕我的做的不好,让你失望了?”

    她自然希望家里能有些进账的,只是这腌菜一直就是她做着自己吃,这让她做了卖,就有些底气不足。

    哪怕昨晚丈夫一直都是对他做的腌菜赞不绝口,却还是以为是在安慰她。

    “这样,我们先少腌一些,等找到了卖家在说?”

    虽然他们家里人都觉得好吃,只是毕竟还真没见过有人卖腌菜的,也不敢确定就一定能行。

    “多腌制几种,腌的种类多了,挑选的机会就多,这样一来说不准都能选到自己喜欢吃的腌菜。”

    沈芸娘点头同意,“只是现在这个季节,也只有莴笋,还得再等等。”

    “嗯,那就先买些莴笋回来,口味腌上几种。”

    “好!”

    夫妻俩商定好,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了,苏糖也背着书包去学堂了。

    路上碰到苏得宝几人就一起往学堂走,苏糖看到他脸上的青紫,有些疑惑。

    “你这是又打架了?”

    哪知苏得宝却是一觉的激动,连带这那双小眼睛也睁大了好多,“苏糖,我给你说,昨天我们可是办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哎呦,你不知道我们昨天去找王愣子耍,不知哪里来了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娃在小路跑,原本我们也没在意,哪知王家村的人其中一个竟然是小女娃的妹妹,这就是拐子嘛!”

    确实是挺巧的!

    “后来呢?”

    “当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啊!只是这男人特厉害,要不是我们人多,说不准真让他把人带走的,只是小妹妹虽然被我们救下来了,那男人却被他跑了!”

    说着苏得宝还叹了口气,跟着他的几个小伙伴,也是一脸的失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