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原因

    苏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这几个小娃子也就六七岁的样子,遇到那样的事竟然没有被吓一住?

    能说他们胆子大,还是随你他们心眼宽?

    “这几天你么那个来回乱跑了。”

    “我知道,我爹也给我这么说了!”

    “我爹也说了……”

    看来家里大人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了。

    “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一定要小心,这些拐子他们都是有团伙的,万一昨天人家不容易不是一个人,你们这些人还不得被一块抓走?”

    “嘿嘿,我爹昨天都差点儿打我了!”

    虽然不是很明白,明明自己做的是好事,为什么他爹还要打自己。

    虽然苏得宝很骄横,但是还是很怕自己老子的。

    这件事还是在小河村和王家村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毕竟要不是那群孩子,说不准那个小娃娃就被拐子给抱跑了。

    一时间这让村里的大人对小孩子管的特别厉害,在村口更是有老人坐在那里,就怕哪家孩子调皮的跑出村子去。

    除了不知愁的孩子们还是作天作地的玩闹,有经验的老人都有些忧心忡忡。

    这几年天灾不断,虽然朝廷也给老百姓免了一些赋税,但是物价却是越来越高了。

    安庆府还算不错的,听说有的郡府已经出现流民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聚到他们这里来。

    这些对于苏糖来讲,还是有些远的,毕竟她人小力量不足,家里的事也有父母操心,还轮不到她。

    其实苏糖没有多大的重视,主要还是原主来自上辈子的记忆,她不记得这几年有什么大事情了。

    主要是当时她这个时候还没有回老家,并清楚这几年发生了什么。

    反正当她们母女回来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还在。

    主要的就是十年后的大旱灾,也还离得远着呢!

    可是看着村里的老人都紧张兮兮的,这也让她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

    “陵川哥,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就算再傻,连着几天苏明江都往家里买粮食,也让苏糖感觉到了不对劲,只是不管她怎么问,苏明江也没有告诉她。只是拿骗小孩子的话来糊弄她。

    没办法,她只能来找慕陵川了,她想慕陵川不会把她当小孩子来糊弄的。

    慕陵川让她先别着急,坐下来慢慢说。还把胡婆婆做好的点心,推到了她的面前让她吃。

    苏糖一头黑线,这是真当她是小孩子呢。

    只是,看着这晶莹剔透的糕点就好吃,要不是先吃一块试试?

    慕陵川眼中带笑,看着吃了一块又一块点心的苏糖。刚才小丫头眼里的抗拒他也看到了只是他也知道小丫头是禁受不住考验的。

    “来,喝杯水!”

    不知不觉盘子里的六块点心就进了她的肚子,这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同时又有些羞恼,就忍不住瞪了慕陵川一眼。

    都怪他,谁让他把点心拿过来给她吃的。

    “这是胡婆子做的水晶桃花膏,味道怎么样?胡婆子采摘的新鲜桃花用蜂蜜腌制好,我看着小巧玲珑你应该喜欢的。”

    好吧,她是挺喜欢的,也不大一口一个,却是挺小巧的。

    “还不错,那腌制的桃花还有吗?我娘也会做点心,如果还有我拿回去一些让我娘尝尝。”

    苏糖很不客气的张口询问,目光灼灼的盯着慕陵川。

    慕陵川点头,又给她倒了杯蜂蜜水,“还有,等你走的时候让胡婆媳给你些。”

    又喝了半杯水,苏糖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顿时就无语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都怪你差点就给忘了!”

    慕陵川有些头疼的揉揉眉心,“非得知道?”

    “那当然,我觉得村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我爹不告诉我,只能来问你了,怎么了?你不会也不想告诉我吧?”

    “过一些日子就会恢复过来的。”

    苏糖下巴微抬,示意慕陵川继续讲。

    “是朝堂之事。”

    “什么事?”

    “太子病重!”

    这四个字也让苏糖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了。

    身为天子自然不会只有一个儿子,那么儿子多了自然也会不太平。

    当今太子即是长子,又是中宫嫡子,是实至名归的储君,未来皇位的继承人。

    有他在,底下的所有皇子哪怕有那个心思,也不会太明显。

    现如今太子病重,压制不住底下的弟弟们了,所以朝堂不太平,自然也就影响到了大秦的地方。

    “当今皇后只有这么一个嫡子,如果太子亡,那么所有皇子都是有机会的。这个时候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动作,可是只要在太子亡后,能得了刚丧子的皇后亲近,那么距离储君位置也就不远了。”

    “只是,这和我们有啥关系?”

    别怪她这么问,哪怕前世她有看过一些宫斗剧,可是,并不代表她就懂这些弯弯道道。

    “现在只是病重,那么如果这个时候能为太子寻找到良医,可不就是入了皇后的眼?”

    苏糖这就迷糊了,“那这到底是想让太子好呢,还是不好呢?”

    慕陵川冷笑一声,“谁说寻找名医,就一定能找的到呢?”

    哦,原来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可真是虚伪至极,明明心里恨不得人家早死,还要利用这个机会来做戏。真是,真是让太子知道还不得气死啊?”

    “听说,太子已经昏迷了,还是用药材吊着命呢!”

    慕陵川眼中的冷意更甚,皇家本来就没有亲情可言,这不是很正常吗?

    说不准能气死太子,还正是如了那些虎视眈眈的皇子心意呢!

    苏糖歪着头打量着慕陵川,目光里充满了探究。

    “这么看我做什么?”

    慕陵川好笑的看着苏糖,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不都说了我是金大腿了吗?没点儿本事怎么让你安心抱大腿呢?”

    “呵呵!呵呵!”苏糖突然我替也心虚,讪笑着不敢再说话了。

    同时,心里也有些懊悔,那天夜色太美,虽然没有月亮,可是气氛太美好,让她“胡言乱语”说了好些话。

    也让慕陵川知道了“金大腿”的意思,这也是她躲着好几天没上门的原因。

    哪知她都给忘了,这家伙还在这里分着她呢!

    是谁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

    男子,啊不,是小男子也是会小心眼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