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父母

    “好了,陵川一会儿就来了,别想那么多了。”

    慕老爷子摸摸下巴上的胡子,睿智的双眸中闪过一抹痛惜,随即看向逐渐走靠近的那个少年。

    “孙儿,见过外祖父,外祖母,两位舅舅,舅母!两位表妹。”

    “好,好,看着这是长高了一些,只是有些瘦了,老大媳妇,吩咐厨房给川儿多做些他爱吃的。”

    “是,娘,川儿院子的小厨房一直有人侯着呢。”

    小段氏笑着接话,脸上的笑意看着很是欢喜。

    慕陵川面色清冷,哪怕是面对老夫人的关怀,也是如此,却也没有辜负老人家的关心。

    “多谢外祖母,舅母关心。陵川只是最近长个子,所以有些瘦,并没有亏待自己。”

    慕老爷子面带微笑,看着老妻关心外孙,等了片刻后才带着人离开花厅。

    “有什么话午膳后再说吧,我带川儿去书房了。老大,老二也忙自己的是吧。川儿也不是外人。”

    “是,父亲!”

    书房里,祖孙俩面对面坐着,在他们面前是一盘围棋,慕陵川执白子,慕老爷子执黑子。

    看似随意,棋盘上确实厮杀阵阵,你追我堵,形成不相上下的阵势。

    半个时辰后,慕陵川以两子输了这盘棋局。

    “看来并没有懈怠棋艺,怎么突然过来了?”

    慕老爷子脸色红润,神色复杂的看向慕陵川,起身坐到了另一边。

    慕陵川跟着坐了过来,拿起红泥小火炉上的水壶,一派悠闲自在的沏茶,倒茶。

    “外祖父,喝茶。”

    慕陵川先给慕老爷子端了杯茶,才给自己也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外祖父,可知母亲派人来了安庆府了?”

    慕老爷子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压抑着怒气,轻声问道,“这个孽女又想做什么?”

    想到自己那个傻女儿,慕老爷子就觉得头疼,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尊都不要了,儿子也是说丢就丢,真是恨不得当年出生的时候,把她溺死算了。

    只是,这也只能想想罢了,当她成为皇家儿媳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当初外祖父为了保全慕家,离开京城来到安庆府,想来母亲很是不理解的吧?当然更多的可能是不甘心吧。”

    “要不是为了她,我何苦跑来这里?她还有什么不甘心的?”

    慕陵川对发怒的慕老爷子视而不见,已经习惯了,一眼提起他那个傻母亲,外祖父就会这样。

    “因为太子亡了!”

    “这,就算太子死了,那也是二皇子该想的,和她一个皇子侧妃有什么关系?何况她派人来安庆府做什么?这里还有什么可惦记的?”

    虽说当初慕老爷子也是朝堂一品大员,可是因为旧疾复发因病退出朝堂,后来更是远离京城,来到老家安庆府。

    现在的慕家最多就是普通的家族,没有出色的子弟,也帮不上什么忙,可能也就肯定银子多一些?

    慕陵川目光变得清冷漠然,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意,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他轻声笑道,“外祖父莫非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他们隐藏的儿子在呢。母亲已经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儿子了!自然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慕老爷子震惊的看着慕陵川,嘴唇哆嗦着,话到嘴边却是好一会儿都说不出来,“你……你是说……她这是想让你……让你当他们隐藏的势力?”

    “呵,可能母亲还以为这是她自己的主意吧?有那个男人在她以为她做的一切,能隐瞒的住吗?真是天真!”

    慕陵川冷笑一声,脸上的神色满是嘲讽,最后一句话不知道是在说他母亲天真,还是在说他们彼此天真的以为,能掌控他慕陵川的人生天生。

    慕老爷子的心跳的快速,浑身更是有些颤抖,可能慕家上下都以为慕陵川一直是在他的保护之下,才能平安的长这么大。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都假象,眼前这个只有十岁的少年并不比任何成年人差。

    他永远我忘不掉当年那个被养在庄子上的幼童,只有三岁的小孩子推开了他的房门。

    从此一切都变了,变得让他心惊胆跳却只能顺着他的谋划走下去,来保全整个慕家。

    那个三岁孩童就能说出隐藏在慕家背后的巨大危机,更是谋划着离开京城的势力范围,远走高飞。

    而且是仅凭他的一己之力,就离开了他父母的视线,一走就是几年。

    若不是他主动联系,慕老爷子都以为这孩子已经丧命在外面了。

    可,这孩子不仅活的好好的,甚至还拥有了一股他都不清楚的力量。

    慕家能安全离开京城,并且在安庆府能这么快的站稳脚跟,跟这孩子的势力脱不了关系。

    可是,是这样又如何?

    他们是祖孙俩,血脉相连的亲人,不是吗?

    现在他知道他那个傻女儿竟然想要利用这个孩子,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高兴,而是恐惧。

    随着时间流逝,他们母子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薄的可怜,现在莫非连最后的一丝情意也要斩断吗?

    到那个时候,这孩子就只会乖乖的认命吗?

    怎么可能啊?

    “川儿,你母亲她被我和你外祖母娇宠的有些不知事,想法比较简单,她……”

    “外祖父,她不是不知事,她是太知事了。”

    慕老爷子闭上眼,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川儿,想让外祖父怎么做?”

    他那个女儿啊,这是让他操碎了心啊!

    “人既然来了,就让他们在祖父这里好好伺候着吧,我不想看到他们。”

    “好,祖父知道了。只是,三河镇上的人你准备怎么处置?”

    那里还有京城那边送来的人呢!

    “无妨,留着她们也能引来一些别有居心的人,还省的我去找他们呢!”

    “川儿,你你说是不是已经有人猜到了什么?”要不然这里面怎么会有杀手前来慕陵川的命呢?

    这让慕老爷子很是担心,这不仅是关系到慕陵川的尴尬身世,更是关系到了慕家上下几十口的生死。

    “应该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定。只怪这里面京城来往太过频繁,可能被有心人注意到了。”

    前来刺杀他的人不全是来自京城,还有别的组织。

    不过,慕陵川并没有多做解释,反正就算慕老爷子知道了也只有担心的事,并不能改变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