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冬季

    今年的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慕陵川才慢悠悠的坐着马车回到村子里。

    本来几个月不见,苏糖还是挺开心的,只是看着慕陵川苍白的脸,虚弱的身体,立马就让她皱起了眉头。

    当即,就给父母说了一声去隔壁慕家了。

    现在作坊也停了下来,一家人就窝在家里没出门。

    苏糖来到慕家,看到胡婆子正在熬药,慕忠正在把马车上的东西搬进屋里。

    没看到慕陵川想来是已经回屋了,苏糖来到慕忠身边,正想问什么,就闻到他身上也有淡淡的药味。

    “忠叔,你们这是遇到打劫的了?怎么都受伤了?”

    慕忠苦笑一声,其实不仅是他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吃亏,想来公子也没想到他们会阴沟里翻船吧!

    “一时大意,就让敌人有了可乘之机,我的伤不算严重,都是皮外伤,养一些时日就好了。公子却是伤的不轻,麻烦的还是内伤,只能慢慢的养着。”

    镇上也还有两个抢号呢,长平,长安这次也因为保护公子受了重伤,这都养了一个月了还是没能下床。

    “什么时候的事,严重吗?会不会被人追了过来?”

    苏糖有些担忧,她可没忘记上次慕陵川他们院子里的动静,她不担心自己,却担心敌人会对村里的人,或者家里的人动手。

    慕忠知道她的担忧,笑着摇头,“不会的,上次的人是另外一帮人,已经解决了。这次的刺杀虽然有些麻烦,但是我们已经有了准备,不会让他们再次出现的。”

    “哦,我进去看看他!”

    苏糖来到慕陵川的屋子里,暖烘烘的,虽然他们人今天才回来,但是胡婆子一直在,早就把地龙烧起来了。

    所以,慕陵川他们回来没有收到冻。

    慕陵川靠在炕头坐着,手里还拿着一本是,看到苏糖进来,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就连他那红润的双唇也没有血色,刚说了一句话就咳了起来。

    “你来了,咳咳!”

    苏糖快步进来,来到炕前,把炕桌上热着的茶给他倒了杯,有一股药味。

    “这是药茶?”

    她端着杯子递给慕陵川,看着他把药茶喝下,接过空杯子放好,自己就坐在炕上,两只脚一甩一甩的。

    “嗯,这是大夫开的药,专门喝茶的,对内伤有用。”

    “究竟怎么回事?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都遭了几次刺杀了,这次更是这么严重?”

    慕陵川放下手中的书,闭上眼好一会儿才睁开眼,扬起个凄苦的笑意,更是流露出一种苏糖看不懂的眼神,让她看的心情跟着有些酸涩。

    “可能是我的存在有些不容于世吧,所以,才会有人想要让我消失。”

    哪怕他从小就记事早,自认为已经很理智,冷静,心智更是早就冷情,却仍然是会伤心难过的。

    更别说这还是来自他的父母的关系。

    也许是受了伤,也许是前不久才再次面临到死亡的威胁,也许是看到了苏糖眼里关心,让他变得有些脆弱,突然有了种想要倾诉的冲动。

    只是,话到了嘴边慕陵川却忍住了,眼前的小丫头哪怕再聪明,也才六岁之大,当她了解到他那不堪的身世,会不会也觉得他活着就是多余的?

    他不想从她眼里看到,厌恶,嫌弃的神色,她是不同的!

    苏糖听的心里一阵难过,小手握住慕陵川的手,有些凉,有些瘦,“没有谁说多余的,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老天的恩赐,我们不能辜负老天给自己的这次活着的机会。

    我们都是第一次做人,谁也没有比谁高贵多少,谁也没有否定另一个人存在的能力。”

    慕陵川:第一次做人?

    这个说法真是太独特了,不过,他很喜欢呢!

    “……”

    看着慕陵川犹豫的神色,苏糖拍拍他的手,“不想说就别说,不用为难。我只关心你的身体,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人为难自己,我们还是孩子呢,想那么多会长不高的。”

    苏糖说着还皱了皱小鼻子,对着慕陵川做了鬼脸,明亮的双眼中满是笑意,歪着头对着他眨眨眼。

    “呵!”

    慕陵川最终还是被她逗笑了,这一个月来低迷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眼中也多了不少的神采。

    这已经是他为数不多的温暖了,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大部分都是苏糖在说,慕陵川在听,主要说的是这几个月家里,村里发生的事。

    苏糖见慕陵川神色有些疲乏,就开口告辞,说了等晚会儿再来看他。

    现在的慕陵川是不能轻易移动的,苏糖也怕他无聊,就决定经常过来陪他说话。

    出了院子,胡婆子的药也熬好了,慕忠就把药端进屋给慕陵川和。

    “糖糖,这是要回家了?”

    “嗯,我看陵川哥有些累了,等他喝了药就让他睡会吧。”

    “好,大夫也说了,多睡觉对公子体内的伤有好处。”

    回了家,沈芸娘正在看苏明江教儿子描红,手里还拿着针线,这是在给没出生的孩子做小衣呢。

    “怎么回来了?慕小哥儿怎么没来?”

    沈芸娘刚才只是听到苏明江说隔壁回来了,没看到人。

    这天气她也不太想出去,本来怀着孕就笨拙,天又冷,更不想出去了。

    “他,他生病了,身子骨不好,大夫说了得慢慢养着。”

    “啊,生病了,那不会传人吧?”苏明江一听有些紧张的看着苏糖,要知道家里现在可是有个孕妇,还有个小的呢!

    苏糖翻了个白眼,不说她隔一段时间就给家里人加点灵泉液,不会生病。

    慕陵川真要是生病会传人,她也不会前去看望的吧?

    莫非,她的老爹就没有发现他们一家四个这一年了,都没有生过病?

    “怎么说话呢?慕小哥儿可不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真要是有碍也不会让糖糖靠近的。”

    沈芸娘白了一眼苏明江,没好气地说道。

    苏糖抿嘴偷笑,看着苏明江懊恼的样子心里更乐了。

    苏明江弱弱的为自己辩驳,“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吗?这天寒地冻的要是生病了,可是不得了的呀!”

    沈芸娘也知道苏明江是被三弟家的小儿子前一段时间生病给吓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